frog: 社交之力 – 中国乡镇与移动互联

damndigital_frog-The-power-of-Social_2013-08

在过去的几年中,移动智能设备的战火越烧越旺,每一个新的产品推出,厂商们都依赖着更强的性能、新颖的功能还有漂亮的设计吸引消费者的眼球与钱包。大家也往往将目光都放在这些高端机型所关注的一二线市场。而随着制造成本越来越低,智能手机已经越来越深入到中国的乡镇甚至农村。一些智能设备厂商也渐渐开展低端战略,这些信息不难从最近的新闻中看到。

最近有幸带领团队走往这些区域。所见之处尽是惊喜,越来越多的人们在行走、休息、工作间隙使用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已经深入到这些地方人们的生活中。就如十年前由国产、贴牌与山寨厂商所推动的手机普及一样。另一场关于移动互联的革命已经悄然进行……

随着近些年来城市化的建设,原先分散在各个村庄的人们自然的聚集到一些新兴的小城镇中,林立的新社区,热闹的商业街道与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们,一度让我误认为置身在某个大中型城市。而这些新兴的街道上,占据着最好位置、最为热闹和显眼的,却是形形色色的手机商铺。那些我们认为是科技上的未开化之地,因为移动智能时代的来临变得异常繁荣。

即使获取了巨大利润的移动运营商们,也把战场从一二线城市住下延伸。在这些新兴市场上,运营商们除了不停增加直营门店的规模与数量,他们更争夺每一家私营商铺的独家销售协议,争夺更多的用户接触点,让数据流量套餐尽可能的随机销售。

营销策略更是层出不穷,除了更便宜的数据套餐价格,预存话费后还能免费获赠廉价智能手机,我们甚至可以看到买智能手机送大型家电这种天方夜谭式的促销;针对对价格更为敏感的乡镇用户,运营商们还同时推广低至35元每月的家用网络套餐,帮助用户在家中设定wifi网络,节约流量开销。

激烈的竞争,一方面促成了处于劣势的运营商对于双卡双待有着更高的宽容度,用户数量的增长,远超过了将对方用户完全转化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售后服务也在这些区域被重新定义,营业厅的营业员们,除了耐心的教新用户如何使用智能手机,还帮来到门店的用户们升级手机系统,修复软件问题,下载最新的游戏,甚至帮他们下载盗版的歌曲。不同于功能机时代,软件与内容的维护更新也成了必备的售后服务之一。

当我们每次谈及智能设备,手机OS的复杂程度都被视作一个巨大的壁垒,经常质疑教育程度较低的用户们,能否轻易的跨越这一鸿沟,我们也一度以为,智能手机的增长都由那些一二线的人们推动,但在这些地方,用户却主动以自己的方式绕过这堵高墙,形成了独特的全新生态。

即使在人口少一些的小城镇,道路上的行人,百无聊赖把车停在路边的司机,商店中的营业员,甚至是骑着电动自行车的人们,无不时不时的低头看手中的智能手机。在路上你能听到此起彼伏的QQ新消息的滴滴声。就在不久前,这里的人们还在通过网吧中的公用电脑与朋友与陌生人们沟通。而随着3G网络的普及,人们越来越多的将手中的移动电话作为主要的互联网接入设备。或许他们不像我们那样拥有一个邮件账号,不知道如何浏览网站查看新闻,甚至不会使用Qwerty键盘输入文字。但他们熟练的开关数据连接,懂得连接wifi,使用快播或是PPTV这些流媒体视频App来观看最热门的电视节目与电影,爱玩的游戏是植物大战僵尸和愤怒小鸟。这些行为都与一二线用户并无不同。智能手机对这些用户来说,或许更像是一个随身的娱乐、联络工具多过于强大的工作、生活助手。也正是这些功能,吸引着越来越多的T4-T6用户加入到智能手机的行列,即使是一些稍微年长的中年用户,也开始跟随这一趋势。

除却这些娱乐的功能,我们更看到被使用最多的是社交IM软件。对于这些人们而言,QQ及其他腾讯的服务,自10年前计算机普及时,便是他们与朋友家人联络的工具,更是拓展有限社交圈的重要渠道。而地址定位、重力感应这些新功能随着智能手机的引入。社交方式在这里也起了微妙的转变。

我们知道,微信井喷式发展的背后是由一二线的用户大量迁移所带来的,在这背后城镇区域人们的贡献也不容小觑,如果你随手打开微信的附近用户功能,你会惊讶的发现附近的用户数量不亚于任何一个一线城市。在人口流动较小的城镇中,由于城市化然人们更加集中,搬入新型楼房的人们,再也无法像之前那样与邻居们快速的热络起来。这些新市民更加渴望一种没有负担的方式拓展社交圈,认识更多的陌生人,他们以更开放的态度与陌生人聊天,去了解那些自己所不熟悉的生活。而微信的摇一摇功能,虽然始终伴着毁誉参半的评价,但它所带来的低门槛高隐私的方式,无可否认的成为这些四六线用户最有吸引力的功能。用户们口口相传着这些新的功能与社交方式。即使是那些无法接受过智能手机待机时间过短的消费者,也越来越无法抵御这些诱惑。开始尝试拥有两只功用完全不同的手机,智能手机用于娱乐,而功能手机提供可靠的通信渠道。

虽然这些用户们不会使用智能手机中绝大部分的功能,我们甚至很难去判断智能手机在他们手中的使用方式是否还能称为智能手机。但不可否认的是,用户们所依赖的社交偏好,推动着他们自己去发现、熟悉着智能手机。智能设备在这些区域以特殊的方式发展着,或许这就是社交所带来的特殊力量。

刘毅林,青蛙设计创意副总监
刘毅林加入青蛙设计后,在短短四年间,他领导着一支包含设计师、策略分析师和技术员在内的精英团队帮助来自各行各业的世界顶级公司创造富有影响力的产品、服务和体验并成功将其商业化,行业领域横跨快销、消费电子和移动电信网络。他本人在设计领域拥有超过九年的工作经验,工作内容涵盖用户界面、用户体验及广告等。在加入青蛙设计前,他曾在微软担当Windows Live和一些概念创意项目的创意工作。刘毅林长期活跃于各大会议讲坛,曾出席UPA(北京光华设计发展基金会用户体验中心)及IXDC(中国交互设计专业委员会)举办的大会活动,在活动中为大家带来其本人独到的交互设计及用户界面相关意见领袖观点。他也曾受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邀请并在学院进行主题演讲。

特约撰稿人信息

frog青蛙设计是一家国际化创新公司。我们帮助世界顶级的公司创造富有影响力的产品、服务和体验并成功将其商业化。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