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中国专访: 一群”有理想的人” – 看当下广告人的工作和生活

adman_work&life_damndigital-interview

编者语

5月,某国际Agency的一位年轻员工猝死,业内哗然一片。其实每天都有各种各样悲伤的事情在世界范围内发生,大家看到的只是新闻报道的数字,有心人可能会嘟囔两句哦哟是广告人呀。好像一个饱满的、有灵魂的人就在消失那一刻被停住的时间“扁平化”了,他被抽空的血液,他不是活生生的一个存在,他只是新闻里一个数字,人们滚滚向前的生活中的一个过客,甚至都算不上是过客。

就好像前几天厦门的BRT快速公交爆炸案,新闻里滚动上升的死亡人数也只是冷冰冰的数字,后来当我得知死者中有一位是我的校友,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些突发事件,这些曾在身边却又消失不见的年轻生命,让我们严肃下来考虑行业内广告人的生活和工作。我们尝试以群体匿名采访的形式,把这一次互动中国专访的视角对准广告人。我们这一次不问广告创意、不问比稿和生意,我们想问问你为何做广告?你快乐吗… …

群访以全匿名的形式采访到五位业内同仁,他们或者已是独当一面的leader, 或者由于个中因素离开广告业,或者还在不断成长的路上前进着,从他们诚恳的回答中,至少能看到一部分广告人真实的工作和生活状况。

采写、编辑: London.h
协力:DamnDigital Newsroom
Cover image: Leon
(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自DamnDigital)

采访对象背景介绍:

被采访者S君:

一位在广告圈战斗了16年的“前辈”,最早在广告公司做接待,一步步从执行做到管理高层,在外国人充斥的广告圈里,S君可谓“稀有动物”。她评价自己进入广告圈是“命中注定的”。

被采访者T君:

在4A广告公司摸爬滚打过,做过网页设计,也做过互动广告,现在自己创业做互联网相关的产品。他形容自己刚毕业时赶项目,是“赚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

被采访者H君:

大学毕业开始做广告,在文案岗位已有五年工作经验。她对广告行业充满激情,她说入行是被mad man“骗”进来的,她说现在“是一个充满机会的时代,互动让一切变透明,也让人更有安全感”。

被采访者W君:

从文案做起一度担任某互联网大公司创意总监,业内顶有名的文案牛人,现在一头扎进创业红海。W君他希望多做一些有意义和有意思的事情,至少“让自己写回忆录的时候不显得枯燥无味”。

被采访者K君:

他曾在街头为别人绘画,在本土小公司“跑过龙套”,也在奥美互动辛勤工作过,现在已经是一家广告公司老板了。他说“最快乐的是感受到团队的热血,这感动像一部电影”。

 

采访正文如下——————————————

关于入行:说说入行业原因?有没有后悔?如果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 你会不会选择广告业.

S君:

进入广告业纯属偶然,但偶然中又有着必然,总觉得象谈恋爱一样,早晚会遇到,逃也逃不掉,就是命中注定的感觉!我不是广告专业的,也没有任何广告背景,而我做广告也是机缘巧合。我首先是从广告公司接待开始做的,我大概做了三个月,老板可能觉得我性格也很好也很认真,就开始让我接触广告。

我觉得我本身很幸运,我能把工作当兴趣做,很多人工作只是为了有收入是为了养家糊口,但是我是真的很爱做广告,虽然很累,可是这是我的爱好。也只有你把喜欢的事情当工作,你才能真正把事情做好。所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选择广告业,我算是入对行了吧。

W君:

本来跟广告业没有丝毫关系,误入广告行业而已,觉得工作方式比原来的有意思,工作可以玩滑板,听音乐,还能跟各种奇葩人物嘴仗。没有后悔可言,任何选择都不后悔,他们在日后变成宝贵的人生财富。重来一次?我可能会选择电影行业,希望的作品能留点久一些,而不像广告。

T君:

大学期间主修的是多媒体与影像设计,虽然当时选择专业是冲着网页设计去的,同时也对所学专业内容视频特效/剪辑/3d动画产生了浓厚兴趣,大三投了简历找实习,没去视频网站,却被我的恩师“忽悠”进了安瑞索思,稀里糊涂的成了互动广告人。

在现在的工作中,4年的广告经验给了我莫大的帮助,不论从产品创意的思考方式,到产品设计,用户体验以及后期的产品推广营销,这些技能帮助我更好的去做产品。可以说,如果没有那4年,就觉得干别的太没劲儿了!

K君:

我一直开玩笑说:从娃娃时就开始学美术的我是因为天分不够而沦落为一个广告人的。对我来说,现在的工作就像一场恋爱,既然是恋爱就要爱得轰轰烈烈,爱得毫无保留,不计付出。很多人嘴上天天都挂着:“珍惜生命,远离广告。”我反想问:“感情既然不好又何必强求在一起呢?干脆一点,爷们儿一点的当机立断吧。”

我自认为自己是个浪漫主义者,我会在每一次的创作环节上花尽心思去做新的尝试,说白了就是爱折腾,并且享受着每次折腾后“爱人”给我的一切回馈,好的坏的,我乐意,即使是失败,也从不曾后悔。老天如若真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想对它直接说:请让我沦落,并一直堕落下去。

H君:

我在毕业之前都不知道有广告这种工作和这个行业。我自己从小蛮喜欢看书,大学学了工商管理,我自己认为商学院和文学院比较不一样,是教给你世界是怎么运转的。然后毕业的时候心想自己文字功底也不错,又有Marketing的思路,看到广告好像能把我这两个特点结合起来,我就入行了。还有一个小原因是看了Mad man,很受鼓动就跳进来了。

如果能重新选择,我十之八九还是会选择广告行业吧。但也有可能希望自己在和广告相关的行业有些经验,比如平面媒体之类的,或者公关公司,有了这些经验可能对我的职业选择有更明确的指导。

关于职业:你工作的快乐吗?工作中的成就感在哪里? 用什么方式解压?职业生涯中犯过最大的错误是什么?

T君:

回头想想,其实是快乐的!不过要看你如何定义“快乐”! 每一次brain storming,都觉得状态是最好的,当整个团队协作完成了项目,上线了,得奖了,觉得连夜的通宵都值了。这时就会想起一句话“客户虐我千百遍,我待客户如初恋”!

尽管在项目进程中有众多的不如意,觉得客户是土鳖,account是傻冒,cd是混蛋,全世界就数自己最聪明,赶了几个通宵的方案就一句话给毙,实在是不爽!但憋着总不是个事儿,我就会加完班跟同事朋友去家lounge bar,喝点儿小酒,然后各种吐槽骂娘,心里别提多痛快!

其实现在看来,有些想法也确实幼稚了些,客户不是土鳖,人家有一套完整的市场策略;account也不是傻冒,因为你不知道ta在让你修改创意之前,已经跟客户唇枪舌战了一番,他们是跟你统一战壕的战友;cd也不是混蛋,他必然有他的过人之处。 只是在对待这些工作关系的时候,懂得如何处理。如果能说服他,那说明你成功了

K君:

快乐永远与痛苦相伴随,缺一不可。两种感觉在一起时你才能体会到其中的一种。

记得刚入行那年我还是个“跑龙套”的,在一家本土小公司服役,从创意到设计甚至插画连带完稿一人包干,完稿时出了差错,扑克封面上的品牌Logo不见了,我和总监一起看打样没有检查出。直到将印好的大批扑克交付给客户后才被发现,公司赔了款,总监被开,我升职加薪…

H君:

如何解压这个问题还真是个很惨痛的问题,我自己说来会用短时间的小旅行、散步看电影这种常规方式来解压吧。有位广告界前辈告诉我说,先看一部电影再去上班,这样脑细胞全部活动起来,会感觉是一个很有精神的一天。

大的错误还没有犯过吧,但是我觉得还是有一些教训可以分享的。我入行的时候很有热情,但是后来我发现我有个问题是:容易把热情当成专业性。这其实是不相干的两件事情,热情会让你对工作很投入,但是热情不意味着沟通性就好,有时候空有热情没有考虑到团队和你是不是配合,有时候是不是太重视你的热情而丧失了和别人沟通上会达到的协调。所以回头看早点发现是可以避免这个问题的。职业性也代表你要有一个冷静的头脑,善于沟通

关于薪资:从你的客观角度谈谈广告行业的薪资待遇。广告行业工资平均水平高吗?您对自己薪资满意吗?您目前理想薪资是多少?

S君:

我觉得广告人都赚的是辛苦钱,不管是Account还是Creative花出来的时间是蛮多的,我觉得我们也没有很多福利,很多公司是14、15个月的年薪,我们往往12、13个月差不多了。现在很多国企可能工资不高,但是补贴都很高,总体来看广告行业还是薪资不高的。

我觉得和我付出的相比薪资,付出的一定是高于薪资的。我是看中长期发展的一个平台的,也是觉得应该眼光长远一点,你要考虑空间大不大,能不能学到东西。

W君:

同为脑力输出行业,广告行业的薪资并不算高,但有些快速增长的行业比如社交网络传播,很多年轻人薪资和价值不相称,特别浮躁,但好的人比如资深的美术和文案,由于薪水问题也不愿意进入。目前我自己创业,拿基本的工资。我们公司的福利不低于同业,但为员工创造更多的个人快速成长通道和工作环境。

关于加班:你怎么看待加班?你以前加班严重吗? 加班是为了什么?有没有因为加班而想过放弃做广告?

W君:

广告业加班基本都非常严重,而且没有加班费,最多的一次是连续三天通宵加班,第二天一早去提案。加班真是这样行业的陋习,加班也分两种,加的班是有价值的,为一个精彩的创意而加,另一种加的班根本就是浪费生命,如果你一直加的是后一种班,那就赶紧离开吧。

S君:

你选择了这个行业就应该有加班这个准备,但是也不是说没有极限狂加班。

我认为生活和工作是要有个平衡的,不是加班就是好,问题关键是效率高,而且要问加班是不是值得加。我不会因为加班而放弃工作的,我只会觉得需要尝试新的东西而放弃广告,因为人生苦短,我会想要不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为加班转行感觉比较初级的想法吧

T君:

休息是为了更好的工作,加班是为了更好的休息。从我个人来说,也许晚上更容易投入工作,这是学画期间养成的坏习惯,而我所待过的几家广告公司,是贪黑,不起早(对于传统的公司来说,上班已经晚了个把小时了)。

但这个问题从未影响到让我放弃做一个广告人,其实以前公司也不提倡加班,所以也没有加班工资这一说法,因为在你签了工作合同的时候,合同内就包含了这个条款(我去,厚厚一打的英文条款签的时候谁看啊,这跟注册网站时,勾选“我已接受xxx条款”无异)。所以,如果等行业成熟有了规范,希望公司都不提倡加班,也别用画大饼的方法告诉员工加班是为了更好的工作

关于生活:你想象中广告人的生活状况是怎么样的? 你目前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

S君:

我刚入行的时候做接待,我觉得能进去和客户开会去做广告是一件很时髦很有趣的事情。我当时是仰视那些做广告的人的。我96年97年那时候广告公司很兴旺、也都才起步,我当时觉得广告怎么那么灵,然后也有很多名人拍广告,会觉得十分精彩很自豪。

我是70后,我要就业的时候整个社会是外企比较兴旺,在别人眼里外企就是公务员了,工资高福利好,接触的都是老外,感觉档次都上去了。那时候白领像是现在金领的感觉。我现在同学聚会,有外企有广告业的,还有公务员的,还有国企的,可以看到这个状态都完全不一样了。

W君:

广告人生活应该是更自由而丰富多彩,睡到自然醒,驱车找个咖啡馆,这时候你接到一个案子,参与的人都是各个领域的高手,有位带头大哥扛着一大箱子钱,大家想了三天三夜把方案整出来,并卖给这次请上岛的品牌财主,马上分到一大笔钱。你曾接触过的品牌都免费使用,因为你就是这个品牌的创造者之一。突然又一天,你的帐号又多出一大笔钱,因为那次大案子执行效果极其理想,财主一高兴多打了1000万… …哦,睡醒了,现实是刚刚结束无数的比稿,有的中了有的没中,赚的钱不多但客户的要求都很高,时刻都在为客户的创意而活。客户的品牌已经攻占我的生活,还不能离开很长时间一个人旅行,因为越来越多人要等我吃饭,责任重大啊!

K君:

有人说当不了美国总统就去做广告人,因为他同样可以改变世界。多年来我宁愿相信这句并不在描述一个事实的蠢话。我们能改变世界,虽然我们看起来微不足道,我把自己看的很轻,把世界看的很重,这样我就就能了解到这个世界哪里真的需要去改变。

其实,我想象中的广告人其实更像优秀的律师,就是用自己的专业所长替客户解决麻烦,按时计费,得到尊重,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仅仅是衣食,没到房子)。目前我平均每天工作11个小时,周一到周四基本都泡在项目上,神经算是天天紧绷,周末才能偷个闲。

关于未来:你有什么想法? 什么打算?

 W君:

我的想法很简单,让一家小而美的基于社交网络的整合传播公司和一家基于社交网络的线下咖啡馆都能越走越好,能够坚持自己的梦想慢速致富就够了,人生只活一次,但愿能多做一些有意义和有意思的事情,多做一些不可能是不可能的事,让自己写回忆录的时候不显得枯燥无味。其实未来变化很快,我们很难预料,但始终追随内心就对了,活得尽量纯粹些。

H君:

因为现在时代越来越透明,消费者和客户都需要真实的东西。现在有许多不错的代理商已经深入到客户的生意中帮助客户,纠正他们产品,这样能从一开始就更受到消费者欢迎。

我希望将来可以向产品的方向走,比如甲方有他们的调研部门,而乙方更擅长是沟通,可以在软性情感方面给更多的支持。举个例子,R/GA是一家全球的数字代理公司,他们帮助Nike做了Fuel Band,他们成为Nike的合作伙伴帮助Nike去做这个产品本身了。和普通的Agency完全不一样了,合作方式也变了。以前的代理商是比较被动的,因为产品是这样子,就算不好我也硬着头皮把它说好。但是广告应该是个锦上添花的行业,没法卖掉不好的东西。有个说法是“好广告帮助坏产品甚至更坏”。但是R/GA是从擅长的方面来帮产品改良,让产品变成用户想要的东西。所以我希望将来能往这个方向发展。

 

后记

其实我有个做广告的朋友说过这样一句话,“我看过很多写广告人的文章,也有很多采访涉猎到广告人的工作和生活,可是你如果不亲自来体验,不曾披着晨光走出办公室,不曾黑着眼眶熬过夜,不曾试过广告人的状态,你就永远体会不到真实的滋味”。

我想是这样吧,广告人生不一定好过,但也许可以有趣,人生苦短,要苦中作乐,做爱做的事儿吧。




7 Comments

  • 菲茨杰拉德 says:

    额,我想说那位猝死的是做公关的。其实公关也好,广告也罢,甚至很多执行公司,线下公司,studio,都很苦逼。为什么我们要忍受甲方的压榨呢?为什么不能得到尊重呢?在这乙方的这些行业生存,心态很重要。上面被采访的人为广告画了一个光环,光环很美,看多了很刺眼。

    [ 回复此评论 ]

    EB Reply:

    @菲茨杰拉德, 说的真好,真希望不要误导年轻人了~

    [ 回复此评论 ]

    Darksoviet Reply:

    @菲茨杰拉德, 不是甲方想压榨你,而是你为什么总愿意让甲方压榨,这是一个态度问题,每个人的态度都是这样,也就形成一个行业问题了。其实甲方乙方应当是一个平等的关系。

    [ 回复此评论 ]

  • 路过的 says:

    加班也分两种,加的班是有价值的,为一个精彩的创意而加,另一种加的班根本就是浪费生命,如果你一直加的是后一种班,那就赶紧离开吧。

    [ 回复此评论 ]

  • […] 互动中国专访: 一群”有理想的人” – 看当下广告人的工作和生活 […]

  • 雪豹 says:

    关于加班:你怎么看待加班?你以前加班严重吗? 加班是为了什么?有没有因为加班而想过放弃做广告?

    W君:
    广告业加班基本都非常严重,而且没有加班费,最多的一次是连续三天通宵加班,第二天一早去提案。加班真是这样行业的陋习,加班也分两种,加的班是有价值的,为一个精彩的创意而加,另一种加的班根本就是浪费生命,如果你一直加的是后一种班,那就赶紧离开吧。
    –其实,我想对W君说,有些加班即便是后者,也不一定要选择离开…
    比如,做策划的加班,可能需要把自己的创意/想法做出来.
    而技术人员等着你的策划案去做效果,技术人员的加班相对于策划人员的加班,成就感肯定没有策划 人员的强
    但你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团队协作的问题.
    策划人员的加班意义在于他实现了他自己的理想
    而技术人员的加班,是帮助策划人员实现了他的理想…
    难道后者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么?
    所以W君需要成长…

    [ 回复此评论 ]

  • Dailyads says:

    广告人不加班的在国内好像都不正常了

    看《Mad man 广告狂人》的时候,他们加班也挺多,尤其是创意部门的同事。

    [ 回复此评论 ]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