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精选:如何评价 iOS 7 beta1?

damndigital_views_iOS7-beta1_cover_2013-06

iOS 7一经发布,相信已经有不少朋友都已经第一时间下了开发者预览版,抢先体验起来了,当然,各种套领域内也是热火朝天的了。此文是来自知乎上的一个问题,引来了各路人马的讨论,我们精选了一部分,看看他们都是怎么说的:

如何评价 iOS 7 Beta 1?

有什么亮点和失望的地方?
苹果的设计是否在扁平化大潮中有属于自己的风格?
如何看待明显的借鉴/抄袭 Android、Windows Phone 等其他移动 APP 和越狱插件的(大杂烩)倾向?
以及对界面以外的其他功能、特性的评价。

来源:知乎

@张亮

创新工场投资总监、Apple4us.com 创始人

之前回答过,传 Jony Ive 正在推动 iOS 采用扁平化设计(Flat Design),这会有怎样的影响?

观点不变:苹果现在遇到的最大的问题,并不是设计应该拟物还是扁平化,而是 iPhone 和 Android 在使用体验上已经没有云泥之别。虽然毫无疑问 iPhone 更好,但就像柳传志的比喻,两只鸡站在一起,别人不在乎谁大一点,鸵鸟和鸡在一起,差异才显现出来。现在 iOS 和 Android 的关系不是鸵鸟和鸡,如果不能保持这种悬殊差异,你凭什么产品贵那么多?

然后是今早看了一堆介绍和视频后的感想:

没错,很多 icon 让人吐槽不能。色彩过艳、光源混乱、很多 icon 傻大傻大的、风格不统一——为什么能组合出这么乱七八糟的图标首屏呢?

这就是让很多设计师看到 iOS 7 之后几天无法咽下一口气的根本:大家都在想,为什么我都能做得更好,而苹果却做得不好?

我个人的意见,icon 虽然重要,但并非设计一款操作系统的核心。作为设计师,Jony Ive 不会先想 icon 再想整体架构和规则,只会反过来。那么,也许这些 icon 是最后时刻赶工出来的,很多细部会逐一调整。也许很多调整仍不能让我等满意,但我倾向于不去怀疑 Jony Ive 的审美。

深入去看,可以看出 Jony Ive 的着力点在于提升整体操作系统的使用体验。比如,解锁屏幕时,所有图标不是一起而是以不同速度降落到桌面上,非常有趣。比如,发送短信时,短信会歪着头发出去。最关键的,他做了一件几乎不必要的事——重新设计了所有原生应用——而在这里面,很多原本我们已经觉得已经 ok 的应用体验被充分改进了,比如浏览器、日历、App Store、短信息等等。当然,偶尔也有重灾区,比如 Reminders。

iOS 7 里对于白色的大量使用让我觉得,既新,又经典。同时,iOS 7 又采用了很多有“毛玻璃”质感的设计(Jony Ive 热爱毛玻璃是出了名的),的确这是一种让人乍看不知所措的混搭,但它让我想起科幻电影里经常出现的多块屏幕拖拽的感觉,漂亮又有趣。

总之,iOS 7 的图标们虽然怪到了一定程度,但仔细看看具体每个应用的设计又会找回很多信心。虽然早就知道苹果在重新设计几乎所有原生应用,但的确无法预测苹果有这么猛,大破大立到了很多人感觉陌生的程度。从大方向上,我觉得这是对的。也许有一些细节不尽如人意,但在我看来那都是能改的。苹果之前这套设计已经用了六年半,就算大家现在都能接受,难道你能接受一百年吗?难道苹果非得等所有人看厌了以前那套设计才姗姗来迟一套新设计?我宁肯苹果今天顶着骂名冲上去,这说明这家公司依然是有勇气的。

做个比喻吧,任何人想要开始新生活时都知道,旧生活不是不好,而是有太多好的东西在里面,而新生活不是太好,而是一时半会儿根本不可能像旧生活一样好。抛弃旧生活开始新生活,通常需要的不是权衡取舍,而是咬牙决断。看到苹果都这样了,很多小公司你们有什么犹豫的呢还。

然后是 Jony Ive 爵士的这段视频,哥你说话越来越慢速度直逼习主席啊,但我真心觉得这段视频碉堡了。

很简单,就是你能从他说的东西,以及 iOS 7 的很多片段(毕竟我们还没上手)看到苹果对于手机操作系统的思考和改变的意愿。

做产品的人或许理解,当团队里有人想大改成功产品有多难:所有同事都会不由自主的成为阻力。人们总是可以找出理由证明不应该巨变。而三大挑战是,你能否独自一人找到一套突破性思路?你是否有足够决断力不被各种善意建议动摇?你是否有强沟通能力让孤独的想法渗入团队?兼具三点真的很难。很高兴 Jony 能顶住压力坚持住了。

当然,依然有很多细节执行不到位,比如 icon 的设计。但是,想想 Ive刚接手软件领域的设计八个月,时间比我们身边大多数产品经理都短,但已经在使用体验上搞出了不少新意思。此君以精研物理材料的材质特性并善用之而著名,不妨幻想一下一段时间后,当他对软件如对硬件一样了如指掌时会怎样。

要言之,iOS 7 beta 版是个方向 100 分,执行 50 分的产品。Jony Ive 和他的团队至少还有三个月时间去完成初步迭代,未来五年内他们有足够长的时间去逐步完善它。不管怎样,这已经是 iOS 4 以来我唯一看了发布会立即想装上开发者版本试用的 iOS 系统了——世界是新的,这感觉真好。回到文章开头回答的那个问题,我想,苹果在试图提供全新的移动操作系统体验,也许这里面有我们看不顺眼的东西,也许这里面有从别人那里拿来的东西,但光是“全新的体验”这五个字,不正是我们芸芸众生每天孜孜以求的吗?

最后,补上这坨视频。未改初衷,它仍是苹果的方法论。

@马骥Photo

设计师

整体上我觉得新iOS非常性感,直播的时候非常High,细节和背后的理念引起很多共鸣。

共鸣是因为,对作品最好的解读方式就是:设想你是创作者,站在创作原点之上如何思考和回答一些核心问题。我没有做过手机界面,但组织过几次杂志改版,经验和感受是类似的。

对于Jong Ive,我想他必然要回答这样一些问题:如何表达自己的核心设计理念,比如扁平化。如何“发明”一套根植于这个理念之上的语言,其中关键的几个单词是什么。最首要的单词肯定是字体和网格,如何在此基础上建立整套网格系统。
当然还有一些和手机界面相关的问题。比如图标。比如如何增加别的系统早有的功能来增加自家系统的竞争力。比如如何吸收设计流行风潮,纳入自己的语言系统。

下面是一些散落的想法。

1、抄袭?

iOS7大量借鉴了其他系统其他app,我觉得这种Open的态度非常端正,非常让人赞赏。我常说,做一本新杂志,最正确的方式,就是抄袭10本杂志(而不是1本),把它们融为你的语言系统里并作出新意。设计不是闭门造车,而设计风潮是一个多头并进,集体演化的过程。用抄袭来慨括合理借鉴,这误解和夸大了个人在集体设计风潮中的能力(所谓天才论,所谓独创论),也忽视了个人在借鉴和发扬过程中所表现出的才华和机智。以前看到有人谈学术,大众总理解学术的演进是爱因斯坦式的、天才式的狂飙突进。但真实的境况往往是个体耗费几十年的心血,在核心学术期刊密集的交流与彼此影响中,对自己关注的问题有那么一点突破。这已经相当不易。

回到设计,关键在于,你借鉴的东西在完整的语言和逻辑系统中是否是恰当的?是否因为你的语言系统而产生新意(设计的精妙之处就在于平常元素混搭起来而产生的电流)?你的借鉴是否并不违背你的自身理念,相反更像是你所坚持理念的自然推导?
比如多任务界面,借鉴了Web OS的卡片式界面。因为这一界面是已有多任务界面中被证明是最优秀的,最经典的界面,而创造全新而独特的界面是非常难的,需要突然而至的灵感。这里的新意在于与放大动画的结合,后者是全局式的语言。符合自身逻辑还因为,卡片能自然纳入基于触摸的图层系统里,这一点后面还有叙述。

Jony Ive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话,像是针对“Think Different”而来的,大意是比不同更难的是更好。因为不同更像是大众层面对创造力的误解,而更好其实关乎品位。品位太重要了,它指向审美的直觉判断,根植于长期的见识、经验和理念。字号大一点还是小一点,与周围元素的尺度关系如何,这些都需要真正的品位。好的品位会在无数细节中体现审美的细腻感受和全局理解。

2、网格

看得出Jony Ive应该是所谓瑞士国际风格的拥趸,这也是他“扁平化”理念的设计思潮来源。这一现代流行风格,建立在高度理性的网格之上,发明了Helvetica字体。我理解的瑞士国际风格,就是设计应该有一个基本的逻辑起点,在这个基本的逻辑起点上建立整体的秩序与和谐之美。这个逻辑起点是什么?我们删去任何质感和纹理的,任何象征隐喻的,任何个人趣味的干扰,剩下的就是点线面最纯粹的构成关系,在这个关系上用审美品位去判断和确定它的大小、轻重和比例关系。比如Helvetica字体,正因为它的逻辑起点如此理性,导致它的结果完美到了任何一笔都无法移动和修改的程度。
Jony Ive的视频中透露了不少信息,比如下图的Mail界面。我们看得出Jony Ive建立了一个像素级别的网格系统,最小的单元格为8个像素。并用它的倍数来建立尺度关系。主标题字体大小为3个单元格也就是24个像素,副标题字体大小我猜测是这样确立的:让行距是字体大小的2倍,主标题行距是6个单元格,副标题行距我希望它比主标题行距稍小,于是为5个单元格,也就是40个像素,于是副标题大小应该为20个像素。实际上稍有不同,调整为21个像素。

ios 7_zhihu_maji_01

图标的网格要复杂的多。我难以判断这些圆形和连线从何而来,一般来说,除了感性的尺度感受,复杂网格的建立往往基于一些几何公式,黄金分割是其中的一种。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在某一逻辑起点上的内部展开。

比较重要的问题是,新图标圆角的更大的弧度从何而来?

ios 7_zhihu_maji_02

图标的网格要复杂的多。我难以判断这些圆形和连线从何而来,一般来说,除了感性的尺度感受,复杂网格的建立往往基于一些几何公式,黄金分割是其中的一种。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在某一逻辑起点上的内部展开。

比较重要的问题是,新图标圆角的更大的弧度从何而来?

ios 7_zhihu_maji_03

ios 7_zhihu_maji_04

ios 7_zhihu_maji_05

ios 7_zhihu_maji_06

让我再次回答“拟物”和“扁平化”的区别,拟物的着眼点在于外部联系,即界面隐喻,而扁平化则从内部展开,在抽象层面上回答美为何物。如果说你只能在拟物的层面上来感受美,这就像绘画在大众层面上的经典争论:画得好是因为画得像吗?

3、细字体、细线

细字体(Helvetica Neue UltraLight?)的选择动机可能有多种。

的确可能受到Windows Phone影响,细字体比现行的Helvatica更“清晰”,在多文字的页面上更容易阅读。

但我想首先它可能和Jony Ive对iOS7希望达成的感受相关,比如说:轻盈。

从形状上,这一字体的圆形特征呼应了大量的圆形元素。

另外我觉得细字体是在“扁平化”的思路上,和细线呼应,共同建立一个线条的最细单位。于是以最简洁的方式形成轻重对比,产生设计的层次、丰富性和区别度。我见过大量类似的平面设计(比如杂志)选用细字体,道理我想是一致的。

这些最细单位在字体上,和标题字体Helvetica区别开。

ios 7_zhihu_maji_07

在排版和图形上,大量的细线被运用。或者是图标的轮廓线,或者是文本页面的区隔线,或者是指南针上的刻度。

ios 7_zhihu_maji_08

ios 7_zhihu_maji_09

最精彩的莫过于Siri,细线构成的跳跃音波到圆形图标的过渡动画,非常有趣。我同事所谓设计中的“亮点”。

ios 7_zhihu_maji_10

4、圆形

圆形配合Helvetica家族字体,感觉非常像Monocle杂志。这是一本近年最著名的瑞士国际风格杂志。

ios 7_zhihu_maji_11

ios 7_zhihu_maji_12

道理也相似,圆形是最抽象、纯粹、经典的图形。另外,这是在基本图形单位上对圆角和字体的呼应。

因为其经典,圆形加上色彩的变化则可以表达很多东西。

ios 7_zhihu_maji_13

ios 7_zhihu_maji_14

ios 7_zhihu_maji_15

5、色彩

运用色彩的动机很简单。

扁平化之后,当大量的纹理和质感去除之后,如何制造图标的区别?

色彩。这是最扁平而自然的方式。

当界面基本色调抛弃了“科技蓝”,转以白灰黑(请注意发布会的Keynote从蓝色渐变换成了黑色渐变)之后,如何不至于沉闷?依然是色彩。

问题是,Windows Phone首度大量运用色彩之后,你如何做出新意?
新意来自色彩的朦胧化处理,像是焦外虚化,增加了几分柔和、美妙的感受。这就涉及到毛玻璃拟物图层的运用。

6、图层、放大动画、毛玻璃拟物

所谓扁平,其中之一应该是减少图层深度。
老iOS的拟物图层有逻辑错误,比如亚麻布既在桌面图标层的下层,做文件夹和多任务的背景布,而又能出现在上层的通知中心里,图层的位置混乱。

新iOS简化图层数量至3个。

ios 7_zhihu_maji_16

传统的锁屏界面是置于图标层之上的图层,iOS将其降至与图标层同一图层,滑动解锁的动画变成:将锁屏界面层滑开后,图标出现。

iOS7将所有的“临时”图层都置身于上层,通知中心、控制中心、文件夹,并巧妙地以放大动画来衔接,表明它们的位置。

图层的简化当然清晰了逻辑,而半透明毛玻璃的拟物是精彩的设计。
因为它增强了这些图层的“临时”感,告诉你仍然安全,你仍然呆在原地没动,你仍然能看见你自己的位置——就在这半透明的图层下面。

半透明质感与色彩的搭配,则是视觉上的亮点。短信界面的键盘是毛玻璃质感,当你输入并发送短信后,底部会升起一个朦胧的蓝色色块,非常有趣。

ios 7_zhihu_maji_17

7、触摸手势

从上向下滑动是通知中心,反之是控制中心,左右呢?

自Reeder开始,卡片式的界面隐喻成为新设计的主流趋势,用卡片表明页面的上下叠加关系,然后唤起触摸手势来返回。
左上角的“返回”依然得到某种程度的保留,只是去除了按钮,扁平成为文字或者简单的图形。
这一设计是重要的,因为它解决了返回键过远的问题,为未来的大屏幕手机埋下伏笔。

8、情感

扁平不意味着理性而缺乏情感。
设计当然可以从理性出发但依然传达情感和感受。或者经常相反,从模糊的感受作为动机,运用一系列的经验手段来抵达这个模糊的感受。

纤细的字体、柔软的圆形、鲜艳的色彩、朦胧的图层,散发光晕的壁纸……这一切带有科技感的界面显然不同于安卓工程师式的冷与酷,而带着设计师式的温柔情感。

作为普通的使用者,我们当然有拒绝这一风格的自由,就像国外有人调侃其为“Pretty Gay”。但从专业的角度,我以为,Jony Ive从他的感受出发,其内在逻辑的紧密度和完整性非常高。
如果让我用一系列词汇描述这些感受,我觉得是轻盈、明亮、温暖……喜悦。

—— updates ——

终于忍不住装上Beta版,把玩了2小时。

原来写下面文字时,更多是从我感受到的创作者的理念出发,现在加上个人的直观体验后,丰富、延伸了一些感受,也矫正了一些想法。

1、看见

程序文件夹在放大后变浅,变透明,也就是说,在经验中它应该更“清晰”了。这说明“放大”动画强化的是一个看见更多、更远细节的过程。

我将壁纸换成星空,壁纸在放大时跟着放大的动画,不免让人联想起Snow Leopard的时光主题动画,动荡的、时光穿越的场景。或者,是天文望远镜里的视野。

看见,通过镜头看见,镜头里会看到光晕,另一个具有丰富隐喻的壁纸是动态的光晕主题。我点开程序文件夹,我点开任何程序,放大动画就像焦段猛然地调到了远处,所以那必然是长焦的、朦胧的世界,“临时”图层暗示了这一点,毛玻璃是对“看见”的遮蔽,是对“看见”的敞开。

我的手机向左微微翻转,也就是说我的视线在向右移动,远景(壁纸)和近景(图标)发生了微妙的相对运动,我看见了星空微微失重,我看见了一缕光晕在逆光中。

2、糖果

图标的弧线已经不再是普通的圆角了。(iOS 7 的圆角图标是怎样一个图形?)但我更喜爱这些圆滚滚的图标,它们的肚子很大(iOS 7 中的 Safari 图标是不是非常丑?中我的回答),身上披着鲜艳的糖纸。

Game Center的彩色气球,它们也是糖豆、水里的气泡、远处的光晕,也是照片图标上的彩色向日葵,也是所有这些圆滚滚的图标。
但我仍然能辨认的出,这些甜蜜的、一碰就兴奋的弹跳开的,小东西,我看见它们就记住了它们(干嘛非让我记住那老气的赌桌?)我管它们叫做Game Center,一切圆润而鲜艳的都是喜悦的中心。

3、眩晕

你们还会强调,文件夹的放大来自MiUI,玻璃来自Cydia吗?在创作者敏感、强壮而蓬勃的化工厂中,难道不应该把它们,各种线索各种灵感先扔进去——创作就是在无意识的搅拌机中翻转,让各种元素彼此兴奋碰撞彼此胡乱连接,迸射出眩晕的、短路式的快感。

是的,眩晕,我的确有些头晕。

Jony Ive的贡献在于,他能将他鲜活的感觉,在理性的支撑下表达在工业设计上。还记得早期那些糖果颜色的Mac吗?这些被指责过于饱和的彩色图标,明显是在为他马上推出的彩色iPhone做准备。(所以面对黑色不好配的观点,我们敢预言这些图标不是对硬件精彩的配合吗?)这一次,在软件界面上,Jony Ive再次提供他鲜活而丰富的感觉,他仍然在“拟物”,但不是材质、形状或者用途上的直接联系,而是建立在通感或者说联觉上的无意识联想。这是移动系统上前所未有的。

Jony Ive仍然是个优秀的设计师,但也许不是个好产品经理。或者周围没有人敢于提醒他普通用户的感受。或者是他为了实现某种效果的取舍。试玩的体验是,所有为了强化上述感受的手段,动画、色彩、白底一起强化了眩晕的感觉。

4、锐利

眩晕还因为过于锐利。

图标扁平化意味着,去除了质感、图标边缘处微妙的层次过渡,于是呈现了一种“无边框”效果,在Retina屏幕上尤其显得锐利,似乎有一条像素级别的细线干净利落地区别了图形内外。
所以才大量采用细字体来呼应这种锐利。

或许Jony Ive也是故意用这种锐利来反衬毛玻璃的朦胧。就像iPhone5在乌面边缘上的抛光。

@刘廷基

交互设计师

ios 7_zhihu_maji_18

真机上效果可能有所不同,单从看到的主界面的图标看,感觉杂糅了几种不同的设计风格:

1. 渐变的鲜艳单色背景+简单的白色前景。信息,邮件,音乐等
2. 极简主义风格,纯白底,简单线条,注重字体设计,突出内容: 日程
3. 渐变单色背景+单黑色平面几何图形:照相机
4. 白色底+带高光立体效果前景:Game Center
5. 无底图,应用内容直接展示:地图,Passbook,Notes,reminders。

先不看用户是否接受,多种风格的杂糅会影响品牌的标示度。之前的iOS系统,任意挑出来一个图标就可看出来是iOS的。现在的这些图标就难以做到这一点。iOS正在失去它的视觉特征。不仅仅在主界面上,整个手机的界面设计都明显缺乏一致性和鲜明的个性。

另外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图标识别性变差。特别是图片、设置和Game center,一般用户很难一眼就看出来图标是什么意思。

整体颜色风格变得明显年轻化,或许会赢得更多年轻用户,但是这种鲜艳单缺乏质感的设计对于商务和成熟用户会造成损伤。Android系统有较强的可定制性而且机型众多,用户选择余地大,默认的通用风格可以特别一些。iOS产品单一,个性化定制缺乏,这么做恐会失去一部分现有用户。

总的来说,我个人不大看好这次设计风格的改变。


3 Comments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