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联比稿始末 – 一个民族自主品牌的悲哀

作者: congjie

注定

“银联的人太扯了,自己业务做得不好,出来找媒体开肯谈会,居然还弄个副总哭哭啼啼,搞笑嘛不是……”2008年,新京报某记者对我如是说。

“我很少封杀客户的,但这个(指银联)很幸运被我列入其中;我那时候做freelancer,帮我一个朋友的公司,银联是他们的主要固定客户之一,当时也是比稿,他们比品太差,我的半条小命差点玩完……”就在刚刚,业内某资深文案对我这样说。

可惜我没听这些“忠言”,还是义无返顾地、贱兮兮地踏上了这条不归路,被中国银联,一个致力于打造民族自主银行卡品牌的中国企业,在玉树地震后的第九天,很民族,且很郑重地娱乐了一把。

幌子

话说灾后两天,即2009年4月16日,银联召集了一次竞争性谈判,也就是我们业内俗称的投标,又名比稿。我本人没有去上海参加,而是委派了上海的一位朋友代为出席。其实后来想想,其实这场闹剧从一开始就埋下了伏笔;而之所以仍然有20几家的公司春情涌动,大概都是被那纸符合ISO标准的标书欺骗了。

4月16日上午9点,在银联的会议室,各家前来投标的公司济济一堂,共同与银联的招标代表们就自己关心的问题进行磋商。在各自交付了200元大洋之后,领取了一份《2010年度会展活动策划及执行服务定点采购谈判文件》,当时还有人戏噱道:“若是银联通过网络的方式发放给1000个公司,那岂不是20万就到手了,啧啧……”。不过市场就是这样,供需双方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况且大家在拿到谈判文件的一刹那,看到里面密密麻麻、事无巨细的条款,马上就被蒙蔽了……

不仅如此,在从发标到正式投标的中途,银联还例行公事给每个参加谈判的供应商发去了一份修改文件,更让人深信这次竞标工作的公平、公开、公正,甚至是专业了。

不过所谓的专业也就戛然而止了,其余发生的一切,都堪比噩耗……

始末

在确定参加竞标之前,银联要求每个供应商以电子邮件的形式确认参加。我不知道其他公司的状况,但从最终出现了数量如此之多的公司参与的局面上看,大家应该都遵循了这个步骤。请不要小看这件事,虽然它只是稀松平常的流程中非常不起眼的一环,但从另外一个角度分析,实际上银联在很早就清楚有多少公司最终参与,也知道这些公司的名字。可奇怪的是,银联负责组织的人员并没有进行再一次的确认。所有的供应商都翘首以待,等待着4月23日9点钟的钟声敲响。

我们是8点50分做完登记手续的,于是便被告知需要在传达室的岗亭边等银联的人来接。等待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之前已经先于我们到达,同样在等待的公司;以及后来在9点前陆陆续续进来等待的公司,大致也有6-7家之多。我和同事还在盘算,看来是雷声大雨点小啊,那么多公司接标,可是实际最终出现的也并不多啊,按照选三家的最终结果,看来我的中标几率还不小。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一直等到了9点快半,也不见来接我们的人的踪影,等待的人都有几分焦急。此时的场景是,由于太阳比较大,大家都聚集到了岗亭旁边的一个铁笼子里。只见各色人等,有拿着资料的,有抽烟的,有聊天的,有惴惴不安的,有踌躇满志的。不过所有人的脸上都写着一个字:急。这时候要是有人从银联的大门外看进来,准保以为这里圈了一群嗷嗷待哺的猴子。

mosh_img_1790120
mosh_img_1790121 

直到规定时间过去了半小时左右,我们才终于得以见着银联的第一个代表 – 来接我们上楼的一位工作人员。这时大家心里也没有多想,觉得银联这样的大企业,迟到接见我们也是正常的,谁让人家是客户,人家是爷呢(写这段话的时候我暗暗在骂自己贱得可以)。

磨难从此开始,抵达传说中决定大家命运的206会议室门口,我们被告知“迟到”了……我和同事立刻觉得有点丈二,至少在我的记忆里,我还是第一次“被迟到”,那种感觉还真是微妙。于是我们围住带领我们上楼的这位工作人员,举着手里标明进门时间的条子,要求“被公正对待”。只可惜这位工作人员大概也没见过这阵势,忙说自己只是带路的,就仓皇而逃,留下我们一干人等瞠目。

后来回想起来,既然银联不承认我们准时到达,那为何又派了这么一位工作人员来接我们呢?显然是他们的内部沟通出了问题。

慢镜头再回放,就在我们到达传达室的前几分钟,已经有某位银联负责人将先期到达的供应商接上了楼。就在我们焦急等待的那半个多小时,人家已经在进行庄严的,不可逆的拆标环节了。

被无端拒之门外的这几家公司当然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况且我们还是千里迢迢从北京前来赶考。于是我们继续围在门口,恳求一个答复,因为没人觉得自己有错,没人觉得我们会得到一个不好的结果。

于是在听完了前面2家公司的汇报之后,评委席有人出来,是位姓王的先生。于是大家赶紧围上去说明情况,这位仁兄一开始没有弄明白我们的用意,以为我们是真的迟到者,一脸严肃地跟大家说,“很遗憾,你们没能准时到,也就没资格再进行竞争了”……不善于倾听导致的后果就是他被大家夹在中间根本无法动身,于是这时才听明白我们并不是迟到者。从他尴尬的表情上,我们得到了些许宽慰。眼见着他一个人也做不了什么决定,再加上他的态度也渐渐有所好转,我们也就放他回去协调,给各位一个答复。

等待……漫长的等待……

还是娱乐一下好了,插播一条银联比稿等候攻略,以飨后来的各位达人:

1、进门要乘早,迟到的自认倒霉,就算早到也要留时间证明的底单,不然你还是算迟到的。
2、同时要站在保安室旁边的小笼子里等待专员认领,跑出笼子的恕不接待。
3、要注意自己的仪容,因为门口处处有监视器,万一通过重播监控录像来确认到场时间,被人嘲笑仪容仪态就算是活该了。
4、请自带酒水。早上可在饮水机处自行取水,等杯子被取完了(基本上中午以后就没有了),请出门步行10-15分钟便利店买水,如果你走的快的话。
5、请自带午餐。同上,找到一家饭馆的时间为10-15分钟,就算找到了上菜时间和可口程度还是有风险的。要赶在规定时间内返回?否则,请参见第一条及第二条。 

也大约是在午饭前后,我们得到了银联负责人的答复:由于我们没有赶上统一的拆标环节,所以将不被列为此次谈判的正式侯选。

大家爆炸了,我们做错什么了?一时间愤怒冲上了所有人的心头……如果罗伯特德尼罗在的话,我相信经历了这些他会在《愤怒的公牛》里演绎得更好。

更另人愤怒的是,我们的愤怒无法转化为真正有力量的愤怒。在银联负责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的表情里,我感到大家的愤怒就像陷入了无底的海洋,变成了超人不会飞,最终绵软无力、虚无飘渺了开去。我想这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最大的悲哀吧。

于是大家据理力争,有的到传达室查录象以证明清白,有的找自己在银联的联络人伸冤,有的则默默等待最后的宣判。回头想想我们的回应其实是如此的苍白,苍白到都不能穿透206会议室的那扇门,让里面的评委知晓。

我想,大概也是里面的评委不想再多听几家了吧。除了我们6家被挡在门外的公司,已经有12家公司进入了正常的程序,即使按照每家算上答疑的25分钟来计算,那也意味着全部结束要用掉300分钟,整整5个小时。

后来发生的一切大概也印证了我的这个推测,最后的四家公司汇报时间由原定的20分钟被砍到了12分钟,大致也是为了评委们能在这个可怜的周末按时下班回家吧。

最终跟我们一样没有被纳入考虑范围,但还是留下来在评委面前露脸的公司有三家,也就是走了个过场。正对206会议室的情景可以这样描述:就仿佛那是一个集中营,大家已经都被榨干(我深信有很多家公司前一天晚上都是熬了通宵去完善方案的细节),大家用各种各样的姿势放松和休息,同时等待着最终的结果。从早上8点半到下午5点,近20家公司的代表除了等待还是等待。整个过程中,除了有负责人出来带该提案的公司进入206,再无任何招待工作。唯一可以让大家喘息的午饭,我们还是单程步行了20多分钟才找到了可以用餐的地方解决,仿佛连上海的马路都在笑我们潦倒,叹我们悲悯。

唯一让我们欣慰的是,在等待的过程里,大家反倒由对手变成了朋友。当人成为了唯一可以娱乐和消遣的工具是,原来对抗可以化为和平。我想这是银联也没有想到的结果吧。而这么多同行齐聚的机会,在我超过6年的公关从业生涯中也从未遇过,我想也许中国公共关系协会可以考虑在比稿的环节增加大家的交流机会吧,不必再费力去组织那些评奖活动了。

结论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我想我们这些供应商都有颗大心脏,绝无变态可能。我们的情绪里只剩下对银联的悲哀 – 因为他们对创意工作的不尊重。而银联在整个过程的处理上,都透露出国有体制的僵化和死板,以及受体制熏陶后的人的冷淡和漠然,甚至是孤傲。当我手中再拿起他们的谈判文件标书的时候,我也更感到了文件的惨淡和无力。银联用完美的标书遮掩了水准的业余,我们也不知道他们还会再拿什么去构建银行卡高速路,再拿什么去服务海内外持卡人,再拿什么去跟人家VISA竞争。

由此我也深深感到了本土创意土壤的贫瘠和创意环境的恶劣。就在2009年人民银行召开的”金融支持文化创意产业”座谈会上,高层明确了通过金融力量推动文化产业和服务业发展,促进文化消费,扩大内需,支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决议;使各方面加深了对金融必须在尊重市场规律原则下才能更好地支持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认识。国家对于创意文化产业的支持不言而喻,可是这不是一场自上而下就能一劳永逸的革命,企业素质不提高,反而将成为创意文化产业发展的最大桎梏。

临别银联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个细节,在电梯口旁边的烟灰台上,细细的白沙上压出了漂亮的银联logo。我不禁在内心慨叹,要是银联的工作人员也能将每个细节处理到这种地步,或许银联真正能够早日成为让国人骄傲的民族自有品牌……

原文地址: http://space.mosh.cn/member/u373345/blog-read-bid-87447.html

2 Comments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