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中国专访: 走近新车间 – 创意发生的地方

damndigital-xinchejian-interview-with-makers_2013-04_cover

絮语

去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壹美索的开放空间,我参加了来自日本的堀尾宽太先生的个人展出。他将圆盆、水壶、橡皮管等常见的日用品与线圈、马达进行组合,创造出有意思的作品。

像堀尾宽太先生这样的人很多,他们平时爱自己动手做一些小发明小创造,或者是改装自己的电脑,拆开相机或者拆开游戏机等。为了了解这些人以及他们的工作、生活,我来到上海的“创客”空间新车间

采访:london Huang / Vivian Peng
撰文、组稿:london Huang
协力、照片拍摄:Mary Ma
(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自DamnDigtial)

关于新车间

新车间是2010年成立的国内第一家创客空间,就位于上海市长乐路某建筑二楼(三楼就是W+K上海哟)。

什么叫创客?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创是创意、创新,是寻求改变并且付诸实践。所以我觉得,只要肯动手实现自己的理想的人,大抵就是创客了。

走进新车间,感觉环境上没有太多刻意而为的修饰,头顶上是裸露的水泥,入口处有两排大柜子装满了创客们的作品和个人物品。这一部分咱们就看图说话吧:

左上是创客Lio的游戏机侧面涂鸦;左下是新车间里的一个绘画作品;右上是想法箱;右下是放东西的柜子。

damndigital_interview-with-makers_2013-04_13

这是每个创客的姓名牌

damndigital_interview-with-maker_2013-04_07

这是在新车间诞生的第一台3D打印机

damndigital_interview-with-makers_2013-04_010

 

关于新车间的人们

我们第一次去新车间的开放日(每周二是新车间开放日,大家可以在这一天参观新车间,并有人在现场分享自己的创意和项目)时,Rockets很热心的为我们介绍了新车间的详细情况,并且给我们展示了他自己的作品,新车间的成员对于媒体和好奇的民众的来访已经见怪不怪,或者说是他们已经习惯了这些“打扰”,都怪新车间太“酷”。

这次采访的五位新车间的成员,他们分别是David、Lio、Mika、Lucio以及Rockets。

David是新车间创始人,“我很喜欢动手做一些东西,但是在家中把东西搞得很乱家人不高兴,我就想要有个专门的空间”。

Lio是荷兰人,“我在中国呆了5年,我之前在微软工作”。

Lucio是巴西人,“我大学学习法律,MBA念的商科,在巴西有一家公司的股份,我现在在上海没有找工作,专心玩3D打印机”。

Mika是广东人,“我是一名交互设计师,我一般晚上来新车间玩,我会骑自行车过来”。

Rockets在DFROBOT公司上班,“我们公司做的DreamMaker3D打印机,已经投入商用”。

这五位“创客”分别来自不同的行业,甚至不同的国家,也有不同的学习背景。他们相聚在新车间,他们代表了新兴互联网时代对新科技、新技术感兴趣并且有所为的一群人。不妨看看他们怎么看待自己,以及和他们类似的人群。

DM:你怎么知道新车间的?

@Lio:我大约是两年前知道并加入新车间的,当时新车间还在上海长宁区安化路,我差不多最早一批到新车间的人。那时候的新车间离我当时住的地方很近,我在网上看到他们发起的活动,好像是2011年三月的事情,然后我去参加了之后觉得这很有意思。相比自己一个人在家做一些事情,大家一起在这里做事情感觉很棒。

@Lucio:之前我一直在做3D打印机,所以在网上做了一些调查搜索,就发现了新车间,一开始我也不清楚他们是做什么的,感觉他们是捣腾网络的黑客空间,之后我参加了新车间,才发现其实并不是这样,在这里人们可以互相分享灵感,互相合作项目,这完全颠覆了我的想象,也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可以说。

DM:你怎么理解创客/ maker?是什么造就了一个创客/ maker?

@Lio:我们每个人生活中都会用到很多工作或者东西,你在使用时会想这个有没有可能更好,我们可能去超市或者去宜家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是一个创客在需要什么东西的时候他想到的是要不自己做一个。做一个比买的要好,同时我享受了这个过程。

至于是什么造就了创客……嗯,一个人拥有大把的空闲时间?哈哈

@Rokects:我觉得人人都是创客,只要你在做东西。以前会有很多人说创客、geek等等,创客应该是一种生活方式,是北京创客空间的王盛林说的,只要愿意自己动手去做,其实像我们父辈自己打家具,装台电视机,这些都是创客。到了我们这一代,大家都缺乏动手能力,都在玩(电脑)游戏,到最后玩物丧志,我们需要动手的东西。凡是企业家,都有一个动手的经历。动过手以后就知道什么是不切实际,就会有概念,现在很多人都在凭空地想,却没有办法做出来,甚至来试一试的勇气都没有。一千个人有一千个点子,一百个人会去做,十个人做的很好,一个人已经做的很好了,所以点子并不值钱,最重要的是要做出来,这才是IDEA。其实你做个十字绣,剪纸、写书、食物、户外等等都是创客,这些只是项目不同,并不是说一定要高科技,也并不是一定要聚集到创客空间,这里只是提供一个聚会的场所,大家可以交流想法。

@Lucio:创客是一个真正在做东西的人,不是仅仅谈论这个东西,而是脚踏实地的去做,这是最重要的特质。

DM:在没有灵感的时候如何找到灵感,如何让自己更有创造力?

@Lio:如果你来新车间,看到这里的人们都很认真的在做,把他们的想法都一个个实现,这感觉很激励人。很多人没有一些方面的背景(Back ground),比如我们这有个maker是设计出生,一点都不懂电子类的知识,但是他不断的试,和我们这儿的其他人合作,做出来产品。

@Mika:这个是个长期积累的过程,我的床头上的音响旁放着一个笔记本随时可以记录我的想法,但如果是你遇到瓶颈想找idea那更多需要的是理解和观察。

DM: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让每个人不管身处何处都可以完成自己的作品和任务,那新车间要把大家聚在一起的意义是什么?

@David:(线上)共同协作从来没有真正的有效过,除非实在没有办法你的Partner在美国必须通过线上联系,我过去在工作就是这样,但免不了还是三个月飞到一起聚一次,人和人之间的交流时没有办法用网络的协作真正的完成,只能解决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网上的其实称不上协作系统,真正要讨论事情还是需要面对面。

在新车间这里很多都是新认识的,并没有很明确的目标去放射性的想做什么,其实如今你在线上协作平台的时候也在看关键句,到底哪一句重要,没有办法像这种环境大家都漫无目的地去聊天,去讲一些笑话。线上协作平台永远不能取代线下的见面,特别是创新领域。

@Lio:大家聚在一起的感觉是很实实在在的,你可以触摸到,你是可以用互联网做很多事情,但是我不能看到这个东西,摸到这个东西。就算很多项目是只限于线上的,比如一个网站。确实,很多东西你可以用一台电脑,会用点软件就完成,像Google,像Twitter。很多软件高手觉得自己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做,很简单,只要一台电脑和软件就可以。但是你如果需要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东西,你可以来新车间,有很多人把这里当做家,这里才是真实存在的。

@Mika:新车间更多呈现的是当你在做一个作品的时候,会有一个人跳出来告诉你“哎,可以 这样做”,就像那天我在拆打印机的时候,我拆不开,网上确实有很多资料,可是没有办法手把手直观地帮你,那天晚上有个人在就告诉我到底应该怎么拆。新车间好玩的地方在于聚集了很多不同背景的人,一大批人在做一件事情会完成的更好更快,比在家里闭门造车要好的多。你在家里网络上看到的只是以自己的角度来看,但是这里的某个人可能在这个领域已经研究的很深,他只需要告诉你一些,你就可以提升的很快。这里也有很多工具,大家都可以使用,大家一起购买门槛也就降低了。

DM:开源意义是什么?类似于Arduino这样的发明,在网上所有的图纸和设计、电路板配套软件都不用付费可以下载,这样的形式会不会阻碍其他有创意的发明的发生?

@David绝对不会,不会往反方向发展。(DM追问:苹果公司对于这个观点大概是相反的意见吧?)

你不能拿今天的既得利益者去看明天的创意的来源,很重要的事,其实我们今天已经走到一个半圈,专利已经失去它的意义,什么是版权什么是专利,版权和专利是一个政府的手段,在不用自己掏钱的情况下去鼓励人民创造。如果你发明一个东西,我给你25年的专利,在这25年中别人要用就必须付给你钱,你可以靠这个维生。

这个不是一个长久的东西,这是最近200年的发明,版权法在英国开始不到300年,中间有很多的过程到现在已经失去意义了,以前是,一个我写的东西,如果没有特意去申请版权的话,那么这个东西是属于公众的;现在是只要我写下的东西,不管我有没有申请,我已经拥有它的版权了。

第二个,之前的版权法让别人使用东西非常复杂,而今天的版权法保护的不是新的创造者和创意,而是既得利益。以前是作者死了以后这个东西就不能被当做买卖,但是现在有智慧财产权,把这个东西从原来的政府手段,后来变得像房产一样可以世世代代传给女儿,女儿、孙女可以继续收钱,这个就是既得利益者。

苹果、google、微软等都是既得利益者,我们必须往后一步看,山寨其实是下一个创意真正的由来,开源和山寨其实是一个系统,它讲的是分享所有的东西,快速地创新,在理论方面有很多著作是说开放创新是人类默认的模式,只不过在工业革命之后的两三百年,一个短暂的使用或版权的方式去加速在工业革命时代需要的投资发明的行为,我们已经超过这个阶段了。

@Rockets:不会,开源在一定程度上把这种保护变成了大家的保护,因为现在你自己发明一个东西是很难,其实3D打印机30年前就存在了,价格也居高不下,现在3D打印机专利过期了,作为一个发明者用廉价的方法把它开放出来,这当然是对社会有益的。

我觉得当然这也是个人选择,开源这个东西可以让更多的人参与研究,闭源和开源是可以共存的,你在中国的环境下很多人不遵守开源的协议,说到底是一个规则的问题。这个概念是好的,执行上当然也是有要求的。

如果你硬说开源不好,那今天大家都被各大企业垄断了,专利其实到最后就是大公司的玩具。专利保护的是创新,当专利已经成为创新阻碍的时候,我们就不能再用老一套来保护自己。我相信专利是好东西,是有用的,但一定要用在好的地方。在任何国家,申请专利都是非常复杂,政府部门为了减轻自己的负担需要你提供很多证明来确定,实际上这个东西是很难做的,所以大家都交给代理做,代理当然会收费。专利就是把你的发明公开的过程,只不过是收费的。

 

新车间创客的作品

这一部分我们来看看几位创客在新车间的作品,这些作品中有的是按照已有的图纸做法做出来的,有的则完全是创客想出来的有意思的创作,总之每一个作品都是想象力和生活体验的结晶。

鱼菜共生

创客:David
实拍鱼菜共生之一

damndigital_interview-with-makers_2013-04_24

实拍鱼菜共生之二

damndigital_interview-with-makers_2013-04_21

@David“这是一个“鱼菜共生”,是一个很有效、干净、环保的系统,可以同时种菜和养鱼的生产系统,它不是闭环的封闭的,里面的鱼和菜我们都拿出来吃,但这相对于我们其他的耕作方式,比如用土耕作、水耕等,这个效率高得多,对环境也好”。

DM:您当时为什么选择做这个项目呢?

@David因为我本来就喜欢种东西,在阳台上曾经用土种过很多菜花,但是有一年的大雨把泥土冲掉塞了水管,当时就想是否可以用无土栽培的方式,水培的效率非常好,可是有一个问题,里面的营养液基本两个月需要更换,会产生二次污染,所以那时候就想有没有更好的,一年以前正好看到有关鱼菜共生的资料,就好奇心开始尝试。以前在做水培的时候其实营养液的调配需要很多的学问,但是鱼菜共生的意思是只需要用养鱼的水就可以了,我当时也半信半疑,这一年下来其实成果非常好,我在后院也有两三平米的大系统,去年提供了家里很多蔬菜、黄瓜西红柿等等。今年会有一个40平米的大系统在做,还有两个100多平米的地方都在改作成鱼菜共生。

Stinkybad

创客:Lio

damndigital_interview-xinchejian-makers_2013-04_20

@Lio这个网站呢是个分享信息的网站。在平时生活中觉得很多时候分享变成一个麻烦事儿,你对着自己的屏幕看到一个有意思的视频或者文章,但可能这个域名很长,你只能通过即时通讯或者邮件这么笨重的方式分享给坐在你对面的人。

Lio觉得,“为什么分享这件事要这么麻烦呢”。于是这个网站就是在这种思考下做成的。你可以把要分享的网址复制粘贴到Stinkybad,然后系统会自动生成一个单词,反之,你将这个单词再输入进网址栏,就可以打开这个网址了。

Remote Control Door

创客:Lio

@Lio我在新车间的里面的一个房间,做了一个遥控门(remote control door)的小装置。每次很多人来新车间,没有钥匙所以要我来开门。之前新车间旧址在我家附近,我骑自行车要10分钟到,但这样很麻烦,所以我做了这个装置,只要你用手机在门上一贴再输入一个Pin码这个门就可以打开了,无需钥匙。

Little Heart Bit

创客:Mika

@Mikalittle heart bit是一个和心跳相关的项目,这是个心型的电子装置,它闪光的频率可快可慢。因为心跳代表很多东西,在不同情境下心跳的频率也不一样,就像现在接受采访,虽然我们之前沟通过,但是采访这件事情让气氛变得有些紧张,心跳也当然会不一样,这个频率的差别如果能被显示出来的话,一定会是个好玩的东西,这就是我最初做这个的想法。

DM:你当时为什么想要做这个?

@Mika没有特别的原因,就是想用一个东西来表达自己的那种感觉,有很多种东西可以表达,你可以在脸上挂两片变色灯,如果你脸红,它们也会变成红色,有很多种符号和形态,我只是用了其中的一个来表达。当然最基本的是来自人的自身数据的变化。

DM:这个东西你还在继续做吗?有没有要改进和添加的新功能?

@Mika对。新功能倒是没有,但是会想做一些很小微型的控制室,可以接收到人身体的数据,可以把人身体的数据拿来用,用最便宜、简单、易懂的方式来传送这个,并贡献出去。

3D Printer(3D打印机)

创客:Lucio
3D打印机打印出来的作品以及制作材料

damndigital_interview-with-makers-2013-04_03

3D打印机打印出来的作品

damndigital_interview-with-makers_2013-04_23

@Lucio3D打印机就是可以使用特殊的材料,将设计的东西真正做出来的机器。你运用电脑去设计整个构架、外形,在运行过程中也用电脑来控制。

DM:你用了多久时间做3D打印机,可以和我们谈谈使用体验吗?

@Lucio:差不多有6、7个月,每天使用10个小时左右,对我来说更像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每天我都学到新的东西,每一次我都不断改善我的设计,尝试新的东西,我觉得目前的3D打印机正在变得越来越简易,能让更多的人使用。

DM:你觉得目前3D打印机使用方便吗?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Lucio:我个人觉得使用非常简单、方便。我差不多做了25个3D打印机,我在外面也授课、教学生们如何制作3D打印机,我负责核心的东西,他们负责建造整个结构。

要改进的地方很多,几乎所有的我都希望能够改进。首先我希望能改进的就是它的外观,现在看上去很DIY的感觉,我希望以后会更有设计感,目前的3D打印机操作已经很简单,打印也很快,质量很高,所以剩下的就是外形。其实不仅是外形,应该说是整个全部重新设计,技术和外形。3D打印机现在是开源的,我已经在原来的基础上调整了很多方面,下一步就要尝试在3D打印机上加入更多我自己的元素。

稍后互动中国将推出3D打印机的专题,还有实拍3D打印机的打印过程,敬请期待下周的未来生活进行时:)

Sousvide (真空低温烹调法)

创客:Rockets
看起来和一般的电饭煲没有区别的Sousvide ( HHP )

damndigital_interview-with-makers-project_2013-04_03

@Rockets“大家会叫它恒温电饭煲,其实应该叫Sousvide,是一种低温慢煮的概念,可以在一个50°-60°的环境下进行烹饪的技术。能够利用低温来保证食物的新鲜和营养,另外低温改变了食物的结构,特别是肉类制品会比较鲜嫩”。

DM:这个和普通的电饭煲有什么区别?恒温电饭煲可以把饭烹熟吗?

@Rockets一般的电饭煲都是100°的,高压锅可能还会超过一些。一般人们加热食物是为了卫生上的考虑,日本人有吃生食的习惯,欧洲也有吃生肉的习惯,云南少数民族也是,人类煮熟一方面为了改变蛋白质结构,更容易消化,另一方面就是为了杀毒,在低温的情况下可以抑制微生物的发展,长时间的低温烹饪就能够完全杀去微生物。低温慢煮就是利用这样的原理,很多高级的餐厅也在用这样的技术但设备会很贵要上千美金,其实技术很简单。

 

新车间作品和图片赏

拥有犹豫眼神儿的WALL·E

damndigital_interview-with-makers_2013-04_22

储物柜里奇奇怪怪的作品们

damndigital_interview-with-makers-project_2013-04_01

直升飞机?

damndigital_interview-with-makers-project_2013-04_02

新车间的创客的名片

damndigital_interview-with-makers_2013-04_14

damndigital_interview-with-makers_2013-04_07

 

写在最后

最后一点话想了好久,做完采访后觉得新车间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在那里的创客们,他们想到,也做到了。全国类似新车间这样的创客空间有如星星之火一样燎原在每个期待创新和改变的地方。我们都可能一瞬间有个绝妙的点子,然后,往往都没有然后了。

正如一位创客告诉我的,“一个点子值多少钱,根本不值钱”。重要的是你肯为了这个想法付出的时间和汗水(多么朴实的道理啊),有梦想照进现实,才是人生的意义啊。


11 Comments

  • […] 互动中国专访: 走近新车间 – 创意发生的地方 […]

  • […] 毫不夸张地说,2012年是3D打印年,这项有着三十年历史的技术终于变得易用和大众化。从各种大小的模型,小礼品、服饰、到医用助听器、假肢⋯⋯3D打印机的可能性无穷无尽。不久之前,互动中国专访了上海的创客基地——新车间(link),与中国的“3D打印之父”Lucio进行了一番交谈,同时在他的演示下目睹了3D打印机如何将一个电脑中的设计图变成实物的过程,甚为惊喜。今天我们就来简单了解一下这一热门技术背后的原理吧! […]

  • […] 毫不夸张地说,2012年是3D打印年,这项有着三十年历史的技术终于变得易用和大众化。从各种大小的模型,小礼品、服饰、到医用助听器、假肢⋯⋯3D打印机的可能性无穷无尽。不久之前,互动中国专访了上海的创客基地——新车间(link),与中国的“3D打印之父”Lucio进行了一番交谈,同时在他的演示下目睹了3D打印机如何将一个电脑中的设计图变成实物的过程,甚为惊喜。今天我们就来简单了解一下这一热门技术背后的原理吧! […]

  • […] 毫不夸张地说,2012年是3D打印年,这项有着三十年历史的技术终于变得易用和大众化。从各种大小的模型,小礼品、服饰、到医用助听器、假肢⋯⋯3D打印机的可能性无穷无尽。不久之前,互动中国专访了上海的创客基地——新车间(link),与中国的“3D打印之父”Lucio进行了一番交谈,同时在他的演示下目睹了3D打印机如何将一个电脑中的设计图变成实物的过程,甚为惊喜。今天我们就来简单了解一下这一热门技术背后的原理吧! […]

  • […] 毫不夸张地说,2012年是3D打印年,这项有着三十年历史的技术终于变得易用和大众化。从各种大小的模型,小礼品、服饰、到医用助听器、假肢⋯⋯3D打印机的可能性无穷无尽。不久之前,互动中国专访了上海的创客基地——新车间(link),与中国的“3D打印之父”Lucio进行了一番交谈,同时在他的演示下目睹了3D打印机如何将一个电脑中的设计图变成实物的过程,甚为惊喜。今天我们就来简单了解一下这一热门技术背后的原理吧! […]

  • […] 毫不夸张地说,2012年是3D打印年,这项有着三十年历史的技术终于变得易用和大众化。从各种大小的模型,小礼品、服饰、到医用助听器、假肢⋯⋯3D打印机的可能性无穷无尽。不久之前,互动中国专访了上海的创客基地——新车间(link),与中国的“3D打印之父”Lucio进行了一番交谈,同时在他的演示下目睹了3D打印机如何将一个电脑中的设计图变成实物的过程,甚为惊喜。今天我们就来简单了解一下这一热门技术背后的原理吧! […]

  • […] 毫不夸张地说,2012年是3D打印年,这项有着三十年历史的技术终于变得易用和大众化。从各种大小的模型,小礼品、服饰、到医用助听器、假肢⋯⋯3D打印机的可能性无穷无尽。不久之前,互动中国专访了上海的创客基地——新车间(link),与中国的“3D打印之父”Lucio进行了一番交谈,同时在他的演示下目睹了3D打印机如何将一个电脑中的设计图变成实物的过程,甚为惊喜。今天我们就来简单了解一下这一热门技术背后的原理吧! […]

  • […] 毫不夸张地说,2012年是3D打印年,这项有着三十年历史的技术终于变得易用和大众化。从各种大小的模型,小礼品、服饰、到医用助听器、假肢⋯⋯3D打印机的可能性无穷无尽。不久之前,互动中国专访了上海的创客基地——新车间(link),与中国的“3D打印之父”Lucio进行了一番交谈,同时在他的演示下目睹了3D打印机如何将一个电脑中的设计图变成实物的过程,甚为惊喜。今天我们就来简单了解一下这一热门技术背后的原理吧! […]

  • […] 毫不夸张地说,2012年是3D打印年,这项有着三十年历史的技术终于变得易用和大众化。从各种大小的模型,小礼品、服饰、到医用助听器、假肢⋯⋯3D打印机的可能性无穷无尽。不久之前,互动中国专访了上海的创客基地——新车间(link),与中国的“3D打印之父”Lucio进行了一番交谈,同时在他的演示下目睹了3D打印机如何将一个电脑中的设计图变成实物的过程,甚为惊喜。今天我们就来简单了解一下这一热门技术背后的原理吧! […]

  • […] LittleHeartbit 共享的技术。而 LittleHeartbit […]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