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罗永浩和他的手机情结

damndigital_laoluo-print_2013-01_01

“老罗语录”流传最广的一句是“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但我更喜欢这段:“每个生命来到世间,就注定改变世界。如果你成为一个好人,就让世界更美好了一点点,如果你成为一个恶心的人,就让世界变得更恶心了一点”。

来源:腾讯数码

从摩托罗拉“大砖头”用起

谈及对手机的热爱,老罗说,女的还有对手机不感冒的,男的好像都喜欢吧?反正我身边的男的都喜欢。

老罗的第一款手机是姐姐送的“大砖头”,一款被称为大哥大的摩托罗拉模拟机。但没用多久就赶上数字移动网上线,大家都开始更换小巧的数字手机,所以“走哪儿都拎着大砖头就显得很奇怪”。这时姐姐又送了他一部三菱小菲,老罗形容其“珍珠白,细长棍,很娘炮”。老罗自己买的第一部手机是摩托罗拉V998,他很喜欢其工业设计,但用了两年落在出租车上。在手机店转了好几天,本想换部手机的老罗最终选了与V998的升级版V998++,因为“其他的工业设计都不喜欢”。

从第五部起,老罗便认准了智能机。他认为手机是必备工具,做成什么样都得带一个,不像别的东西比如PDA、MP3可带可不带。而将别的功能加到手机上就会令用户感到有额外收获。

曾经只用多普达

曾经的智能手机江湖,可谓Windows Mobile,Palm,Symbian三足鼎立,然而老罗只用多普达,认为那是“唯一可选的”。“当时花6800元买了部多普达,虽然易用性不怎么样,但终归是智能手机,能发邮件听MP3”。老罗说,直到2007年iPhone发布前,用过六七部智能手机,全是多普达。

老罗选手机似乎是用排除法,他说Palm(删除了“工业”)设计很好,但不支持其他文件格式,“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即使你有两万个理由”。他认为黑莓在国外成功是因为PushMail,其实“黑莓不算很智能”。他觉得在同一时期,Symbian的功能性比Windows Mobile要差很多,虽然其易用性和第三方支持做得比较好。而“唯一可选的”多普达在老罗看来也有问题:虽然在工业设计和ROM上都很用心,但机海战术使得哪款都不突出,每一款都是“旗舰机”的说法也很可笑。

平庸时代的“渠道为王”

“大同小异,渠道做得好就能成事”,这是老罗对过去国内手机市场的评价之一。老罗说,一个东西卖得好,被人民大众接受,应该因为它是个好产品,而不是因为它会营销、会控制成本、会铺渠道。老罗认为这样的市场是“不健康的”。

老罗分析了“产品不是足够好,却被大家接受”的原因,他认为有两种可能:一是大家都不好,这时候谁渠道做得好,成本控制得好就占据优势;二来,如果产品有本质差异,有特别好的,其他都很平庸,结果这个特别好的却没卖好,那可能就是整个商业环境出了问题,或者是整个渠道上出了问题。

老罗说,“苹果iPhone出来以后,我觉得这个产品很好,而且也果然获得巨大成功,所以整个市场的反应还是挺让人放心的”。

“锤子手机”炼造中

老罗说从90年代中后期,家里有了第一台486时就对Windows 95的图标感兴趣。那时候别人都打游戏看毛片下毛图,顶多发个邮件,他却花了一两千个小时折腾图标:不会用PhotoShop,就装了一个画图标的弱智软件,把不好看的图标改一改再给系统换上,每天能玩上八九个小时。老罗说,“别人都不理解,我自己做完了也很空虚,但是到做手机的时候就明白了,这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所谓的‘天意’吧。”

老罗在图标领域的积累,甚至帮到了其手机团队中的UI设计师。他说之前他们的通讯录和短信界面太像苹果了,虽然没有抄袭,是自己设计的,但美学体系和使用的元素跟苹果一致,结果就导致了雷同。设计团队指出三处差异,但老罗认为老百姓不会买账,会仍然认为跟苹果完全一样。所以老罗花了三四个小时在素材网站上下了2000张图片,分成5类,这5类都很简洁美观,却都跟苹果不太一样,比如这类跟苹果的差异是“点缀性使用了某些色彩”,这类则“点缀性使用了某些质感”,再将2000张图片删减至50张,每类10张。老罗将这5个文件夹给设计师们一看,他们就明白了,3个小时后,改过的方案比苹果更为简洁美观,又跟苹果有本质区别。

老罗表示现在唯一的焦虑是iPhone屏幕实在太好了,“同样的图标放到三星I9100上效果会打30%的折扣,但放在iPhone的屏幕上就会比苹果的还好看,好在HTC ONE X和三星I9300的屏还不错”。老罗表示除了上述机型,他的ROM还会支持小米一代和二代。

老罗说三十五岁创业做英语培训时每天都很烦,因为不是他想做的行业,一些优秀的年轻人也不愿意进来。但有了“锤子科技有限公司”后就解决了这两个问题,他现在每天都饱含工作热情,招兵买马也容易了很多,一位在杭州创业且年收入数十万的年轻人甚至关了公司北上加盟。“所以,非常好”老罗自信满满地说,“做手机能成功这件事在我们内部基本上没什么悬念了”。

目前,老罗的手机团队有十六七人,包含UI设计师、技术开发和产品体验师,他表示到第一版ROM发布时也不会超过二十人。

对外嚣张的意义

“连续加班多日后,今天凌晨和印堂发黑的同事们一起确定了手机ROM里最核心的“电话”、“短信”和“联系人”的全部功能和UI。这只是第一稿,但易用性和美观程度已秒杀苹果,更不用说那些安卓手机了………咦?怎么搞的?为什么一说实话就像吹牛?过分优秀的团队总是这样,要么保持沉默,要么说实话被骂。”

临近12月1日第一版ROM发布,老罗微博时不时会出现类似上面的话。

一位网友如此评论:加班加出幻觉了,牛不牛逼看市场反应吧。另一位则抱着看热闹的心理:老罗,真心期待,看你如何收拾烂摊子。

王自如曾对我说,“大家只看到老罗在网上吹牛,却没看到他实际上做了很多事”。当我将这个评价转达给老罗时,他当即表态“当然”,并表示“不会撒谎,只是将事实用很轻佻的语气说出来”,接着他阐述了这样做的好处:一是很多人在骂的同时帮助了传播,二是因为很多人在骂,所以调低了大部分人的期望值,东西出来后反差很大就是赚了。然而,老罗认为这些都不重要,最核心的是第三点:“对外能多嚣张多嚣张,跟内部能多靠谱多靠谱,产生的结果是:外人认为我特别不靠谱,公司内部认为我特别踏实,对外的嚣张产生铺天谩骂,对内产生很好的凝聚力,大家就会觉得:这帮傻X懂不懂啊,好好做出来干死他!极大增强了内部斗志。”

就在当天晚上,老罗将上面那条微博转发了一次,并加上评论“其实我也可以整天都说温和的明白话。我在内作风稳健,在外口出狂言(张狂是张狂,但都是实话)的好处在于,围观群众的辱骂质疑可以让团队内部产生同仇敌忾的心理,“报复般地”想把产品做得更好。”

老罗说,“我从来不担心传播”。对此,网友“三流诗贰逼人”似乎很赞同,他在那条“连续加班多日后”的微博下留言:“老罗一个人顶一打广告团队了。”

异类

老罗具有中国人稀缺的三样特性:张狂个性、逻辑思维和自嘲精神,这使得他成为异类。

他的观点从不中立,他亦曾批判什么都“一分为二”的“唯物辩证法”,认为那相当于“什么都没说”。

他说全球顶尖的设计团队,如保时捷、B&O、frog都有丑陋的作品,他认为毫无疑问责任在甲方,因为做决策的“老板是个土包子”,而这是“无解”的。

他认为苹果如此成功的原因是乔布斯是个文青,又奇迹般地有做科技企业的意愿和能力,“这种概率是极低的”,他说自己从小就是文青。

聊了一个半小时手机,老罗连夜加班缺觉的倦容消退了很多。在送我们出门的途中,他说,知道为什么手机厂商都喜欢去望京么?不是他们喜欢扎堆,而是配件厂商都在那儿。他有些兴奋地补充到,马上我们也要搬过去。




3 Comments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