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差点杀了我!——董洽先生七八事

编者按: 因为看了《波士堂》庄淑芬女士那集的采访, 见到了听闻许久的董洽先生的真面。于是又看到了同盟执行董事兼奥美旧人的杨舸先生撰写的与董洽先生有关的文章。未来, MadisonBoom在杨舸先生的同意下也会将他过去的系列文章刊登出来, 与大家分享。

注: 董洽先生, 曾经担任上海奥美董事总经理。在董洽和范可钦朝代, 上海奥美培养大量武林人才, 包括黎音、杨舸、喜勇、戴宇舫等今日广告行业赫赫有名的本土顶尖创意人。关于他的更多英雄事迹, 请google或者百度一下; 或者询问广告行业的老人们。再八卦一下, 董洽先生的夫人是wwwins的老大。
———————————–

作者: 杨舸

见过亲切的领导, 没见过这么亲切的领导, “亲”到差点把我给“切”了!

那是我进奥美大概两年的时候吧, 上海4A公司还刚刚兴起, 西方广告懂得人不多, 像我这样刚学了一招半式的, 就被各种没钱请奥美做广告的企业盯上了, 又正买了一套蜗居, 欠了一屁股债, 晚上反正为这债务睡也睡不着, 干脆就接起了私活, 自我安慰说是利用所学加速推动大陆广告业的发展步伐。

一切都顺利, 眼看着债务渐渐也都快偿清了, 一个客户就把我给毁了, 要我写个脚本, 急得不得了, 竟将简报传到我公司里来了, 也是命中注定, 我三步并做两步去拿, 就见董洽正在传真机边上等一份文件, 眼看着这份简报吱吱吱的出来, 还没等我抢上前去, 已被他拿了起来, 以他一贯的毒辣眼光, 一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请你下班后到我家来一次, 我要跟你谈谈。”语气很平静, 但是却很诡异。玩完了! 我知道, 该卷铺盖滚蛋了, 却没想到这是一次生命的威胁。

下了班, 前往他家, 这个家很宽敞, 很漂亮, 也很品味, 这里一向是一个能够放松心情跟老板嘻嘻哈哈的地方, 是老板亲切关怀我们的地方, 那天, 却如此让我坐立不安。

记得刚进公司没多久, 董洽就把我们一帮子新员工叫到他去家里去吃饭, 我大学教书七年, 不知是实在工作差劲呢还是面相上不得台面抑或大家生活都拮据, 也没领导请过我上家里吃饭, 每每听见硕士博士同学受邀在导师家里用膳, 便口水不断, 心生羡慕。那日前往老板家, 记得在波特曼东风还是西风? (甭管东风西风, 现在谁也不知道是东风压倒了西风还是西风吹晕了东风) 那房间虽不大, 但地盘奢华, 令我这个没见过世面憋死了也不敢进豪华酒店如厕的人, 肃然起敬, 以小人之心揣度老板是否是国民党派遣来拉拢我们这些革命后代的? 不过小人归小人, 那天的美味是没的说, 董洽亲自掌厨, 不做厨师做广告, 是有些可惜了, 菜是中西结合的, 大多是我一个穷教书匠从来没见过的, 酒呢, 那牌子英文的, 大学光顾了学中文, 现在也记不住。但却记住了资本主义的腐朽生活方式, 哈哈!

话扯远了, 董洽拿出那份传真, 要我解释, 是怎么回事情, 我想老实交待大概总能得到宽大处理, 鞭子辣椒水免了, 美女也不需要了, 就一五一十全招了。他忽然变得愤怒异常, 平时一胖乎乎的人, 说话风趣逗人, 忽然间就变得声色俱厉: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在公司里跟你谈吗? 因为做阿鲁(台湾人对“私活”的说法) 是要被开除的, 你还竟然利用公司的设备和时间做阿鲁! 但是我不想这么做, 我不希望就这么结果了你, 我觉得你跟刚来时候不一样, 那时候, 你不会做广告, 我曾经对你很失望, 觉得你是一个老师(唉, 这一刻, 师道尊严全没了! ) , 完全是一个书生, 但是你现在做得越来越好, 我需要你, 要是在公司喊开了, 就完全没有回旋余地。可是你看你这在干什么? ? ? 你叫我怎么做? 你叫我怎么办? ……他说着说着, 气得在屋子里乱转, 走到厨房, 拿出一把菜刀来, 对着我咬牙切齿“我恨不得杀了你! ! ! ”那刀明晃晃的, 估计他们家阿姨今天刚奉命磨好了的。

我一下子被震住了, 天哪, 干个私活, 还要搭上一条命! 至于吗? 我知道他吓唬我, 可万一失手, 或者他没失手刀把失手了飞出刀片……我还有女朋友将来要做老婆的, 有了老婆自然就还会有孩子, 而且还可能不止一个孩子, 我这一被误杀, 他们的将来可怎么活呢?

我心里一震, 不是为那把看着会随时失手的菜刀会不会把我给切了, 而是为他那句不想在公司里声张的话给震了, 一向以为他为人做事都很认真的, 没想到开口就透露信息准备放我一马, 赶紧低头认错, 不是假的, 是真的认错, 忽然觉得为他干活很愿意, 因为他认可你的价值。本想这谈话在我深刻的认识面前就算完了, 最多就扣些薪水或者弄点处分以观后效吧? 可是……这事儿没算完, 不但没完, 还早着呢, 刚过去了一小时, 才晚上八点!

还谈什么? 我不记得了, 哈哈。面对屠刀, 我方寸大乱(还好没去干革命) ! 他够狠的, 居然从晚上七点, 跟我谈话一直谈到凌晨六点! 11个小时哪同志们哪! 当然, 水还是有的, 水果是有的, 夜宵也是有的, 还是他亲手做的, 真是好口福! 想洗澡都没问题, 就是我没带换的内裤, 这东西也不好意思借的。

其实我一小时就投降了, 但是尽量配合他, 每过一两个小时深刻检讨一番, 小时候在妈妈的抽屉里有我写的一抽屉检讨书, 知道不能一下检讨到位的, 必须留有余地, 以示在别人的帮助下检讨不断深入……哈哈! 下次如果再犯错, 一定先打电话通知他们家阿姨, 把菜刀收起先, 至少检查刀片与刀把的结合牢度。

还好, 一直到离开奥美, 没再犯这样的错误, 或者即使犯了错误也没这么低级, 或者即使那么低级也没有被发现, 或者即使发现也被当作没发现。所以刀把是否松了, 跟我就没什么直接的关系了。

听上去以为我面对一个凶神恶煞? 错了, 他那种恶煞的样子实在是我脱掉800度的眼镜也都能分辨得出来是装的。无非是制造一个视觉记忆点, “媒介投放”只一次现场直播无需重播就让人永生难忘。

其实他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 根本就没个老板样子。

跟你讨论案子时, 就跟孩子似的, 叽里呱啦兴奋地讲上一通, 你要稍微对他贡献的点子露出一些疑问, 他就丢下一句, “我随便说的, 你们自己决定吧! ”然后拍拍屁股嬉皮笑脸的就走了, 让你一下子想讲的违心话都没有了落地的实处。

家里没事了, 他自己在家整理资料, 看见一张我刚进奥美时上台发言的照片, 很土的打扮。他如获至宝, 兴冲冲地跑来在我面前晃悠: “杨老师, 你以前刚进奥美的照片, 想要吗? 给我5万元! ”——呵, 我的照片那么值钱? 我嘿嘿傻笑, “你留着吧, 一不小心我成名了, 那价钱还会高个几倍呢。”

给外国客户提案, 他喜欢亲自翻译, 有回创意总监面对客户兴奋地讲了几分钟, 忽然想到要他翻译, 他说了一句, 就结束了。创意总监很疑惑: “完了? ”他却笑笑说: “你讲了一大堆, 其实就是这句话呀! ”把客户弄得云里雾里, 以为你们在串通着糊弄他们呢, 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老外苦学中文的重要原因之一!

台湾国语跟大陆普通话有很多不同, 他老是找我这个文案来问, 但是又不把我这个曾经的大学老师放在眼里, 就好跟我争论某个字的发音或者意思什么的, 然后打赌一碗加州牛肉面, 基本上他每次都输。不过至今我吃了很多次他的饭, 就是没吃过一碗他的加州牛肉面。人说吃人家嘴软, 赢了他也不好意思追, 吃饭(酒肉和气氛伺候) 还不比牛肉面花钱? 你硬要吃牛肉面, 这不是挖人疮疤吗? 这个做人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嘿嘿。

有回我做完了作业, 猛玩游戏, 他站在我面前我也没发现, 好一会后, 他终于忍不住了, 咳嗽一声, 我惊起抬头, 他却嘿嘿一笑: “我站在这里这么久了, 你玩游戏也就算了, 老板站你面前你还继续玩, 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满脸尴尬, 还没想好如何应对, 他居然嘻嘻哈哈地走了, 真是皇恩浩荡啊。

……

说起他的亲切可爱, 大概上海奥美第一代的, 都有一箩筐呢。不过你别以为他就会亲切, 其实他的专业是一流的。他写的策略, 经常让我觉得别开生面, 我是写不出来的。16年广告业经验, 还没见过策略写得超过他的, 除了他太太林友琴(这个以后再表) ! 也许你会说, 那是你处于启蒙阶段的缘故, 没见过大场面, 印象难免特别深刻。不过很多国际客户对他的策略同样赞不绝口, 我想他们应该都不是像我这样的菜鸟吧?

他是让我走上广告行业的第一个引路人, 也是我生命中最敬重的一个人! 虽然每次跟他在一起都喜欢嬉皮笑脸胡说八道从来不把他当个老板

来源: MadisonBoom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