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中国设计天赋: 虚拟与现实混搭下的数字生活反思 ——《忧郁的互联网》故事专辑

这一场数字化革命来得不知不觉,身处其中的我们一不小心就后知后觉。于是,我们思考,带着一点点忧郁和理性⋯⋯

编者导言:

技术让生活变得更为容易,而技术本身却正在变得越来越复杂。在数十年以前我们抛弃了原始的简单,开始用沙子和金属构建一个复杂的微型新生界,在这个世界里,一切都以接近光速的速度在前进,任何理性和感性的决断,最终都被表示为0和1,我们每天都与这个新世界打交道,已经开始习惯了这种新的生活方式,如同依赖生活中的水电煤一般。 很难想象再回到没有这一切的年代,我们该如何生存。
互联网究竟是什么?如何理解它的本质?
互联网对于艺术,文化,商业, 以及人类自身,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分别有怎样的意义?
未来趋势会是什么?
对于广告人来说,又该如何去看清虚拟,与现实之间的真相?如何从中发现趋势?如何将数字技术更好地应用于又是如何理解大设计和大创意的?
⋯⋯
这些问题的答案促使人们开始不断思考虚拟,现实,未来的趋势,我们究竟该何去何从,如何应对这股虚拟的数字技术革命浪潮?
一部《忧郁的互联网》,一段闲话家常式的故事独白,谈论互联网之于生活,设计与创意之间的发展路径与深刻反思。
受访者:华扬亚实验室“头儿”、华扬联众全国创意总监:王雪松
文字、初稿: Vivian Peng @DamnDigital
协力、校对:London H、Viking Wong @DamnDigital
Cover Image: Wang Qi@DamnDigital
(互动中国编辑部倾情策划 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自DamnDigital)

 

 

两颗粒子孤独游弋,一颗叫现实,一颗叫虚拟;如果它们相互对撞,将爆发出怎样的光芒?

(以下均为受访者王雪松本人话述的整理,以其本人述说的角度展开)

开篇:互联网—疯狂的数据

如果问互联网是什么?最初我们认为互联网的本质就是数据:0和1,一个是虚拟,一个就是现实。

但实际上,你会慢慢发现,它延伸出一些东西。它把人的一切行为、情感、模式都变成数据,是Digital化的,因为这样机器才能理解。 我们首先是把自己敞开给机器了,因为互联网为我们提供了便利,其实我们也不自觉的向机器开放了自己。然后它就不断读取我们的数据,建立自己智能系统。

但是,数据是什么意思?

中国最早的数据艺术家(个人认为)是于坚,他有一部长篇诗集《0档案》(Link),里面有各种数:我的医疗证件,我的身份证,我的门牌号⋯⋯各种数据,把你的历史一一记录下来, 出生在哪里、籍贯、婚否⋯⋯数据是你的各种属性和坐标,到后来,出现了互联网,数据所能代表的你的信息就更多了,涵盖了关于你个人的全部Personality(个人属性),这是智能化网络的产物,智能化网络而后是realtime的网络,然后是社会化网络, 基于LBS 的网络,还有云计算,增强现实等 。数据所代表的你的个人也就越来越丰满了。

但是,未来呢?

趋势这个东西我一直都有去观察,因为做了这么多年,你不去了解这个逻辑是很难做下去的。所以我们一直想做一个关于国内互联网发展与生存现状反思的东西,要把这些对于我们生活影响重大的重要互联网事件都涵盖进去,去反映,去表达我们的思考,一直不知道从何下手。

⋯⋯

忧郁的互联网

“我在抱怨永远只能看到过去的真像的一些影子时,可能对目前正在成形的真实无感无觉,因为我还没有达到有可能看见目前的真像发展的地步。”——列维·施特劳斯《忧郁的热带》
在北京东城区人民美术印刷厂西小院儿里有一间规模不大的创意工作室,里面设计的环境却舒服地叫人不忍离去。实验室里的空间,摆设,工作休息空间,墙上的涂鸦,乃至小物件都是精心设计的产物,一切都那么恰到好处。

这就是华扬亚实验室,聚集着一群喜欢思考,喜欢尝试与实践,游走在广告,创意,技术,设计边缘的混搭型人才。

带着对于互联网与数字化生活的思索,2010年下旬开始,亚实验室开始拍摄制作这部互动影像短片——忧郁的互联网。

URL:http://www.yahplus.cn/floatinginternet/

这是一部持续观察互联网的论文式影像短片,全作品分为四个部分:face,earth,apple,e_motion。自去年完成前两部分之后,新版part_3_apple增加了关于苹果和Siri的呈现。e_motion部分则全部采用了导演版的街拍剪辑。再次感谢导演萧三涵、主演徐僧、摄影韩琰、制片秦墨、音乐宫格尔和录音师陈雷的帮助与付出。亚实验室将继续以影像的方式思考互联网和数字时代的情感变迁。
《忧郁的互联网》全篇


版权归华扬亚实验室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使用 

 

《忧郁的互联网》制作故事

1.为什么忧郁?

我们一直想做一个关于国内互联网发展与生存现状反思的片子,但是一直不知道该从何下手。然后,有一天,我就跟另外一个同事一起喝酒,喝红酒导致各种文艺范儿就上来了,突然之间就想起一首诗。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艾青《我爱这土地》

这个诗意一出来,我就脑子一动,想:土地是一个很实的东西,为什么我爱土地爱的深沉。而且艾青这首诗写于很早的时代,跟我们今天已经完全两码事了,中国也变得天翻地覆了。

以前看过一本书叫《忧郁的热带》,这是现代人类学的鼻祖列维斯特劳斯那样一本人类学的书。 里面有一句话:(大致意思)人类学要往往从现在这个基础去研究以前的一些事情。并且试图得出一种模式,看人类是怎么发展的。但是你从现在去看,是看不清楚的。你不但看不清楚过去发生的事情,有时甚至眼前发生的事情也看不清楚。我觉得这就像网络带给人的感觉一样。

网络能怎么发展下去?将来会是什么样?思索前后,我就突然想到“哎,那我就搞一个叫‘忧郁的互联网’吧”,我觉得这个还是挺好听的。

那所以忧郁的互联网其实就是第一,它有一个所谓人类学反思这样一个起点,第二互联网当时就是有人高呼,有人愤怒,各种反应。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用一个态度,这个态度其实很中立的:就是有点忧郁。不说它好,也不说它不好,我们也使用它也不拒绝它,但是我们只不过是有点忧郁而已。

2. 节奏

既然忧郁的话,自然不可能跑的很快,所以我们慢一点走。 因为你慢一点走的时候你才会想,于是我们设定这个小片子的节奏应该是有点缓慢的,所以缓慢就变成了这个节奏。

然后还用了流水,缓缓的水流上面飘过照片,一张张Face。这是反映了当今我们的网络生存状态,一个头像代表你的身份。无论是微博或是Facebook,我们都用一个头像来代表我自己。

 

3. Face & Earth

Face的背后也是意指Facebook了,我们从面对面的沟通渐渐变成是一个Face-to-Face,变成Face-to-Screen的沟通。我们回想电影《社交网络》,第一个场景就拍扎克伯格跟他女朋友聊天,拍了十几分钟,镜头没有切,顶多是有点推进,说半天,他在表现什么呢?扎克伯格在做Facebook之前他会和人面对面沟通的!你回到镜头的结尾,因为电影一定是结构性的,一定是要有电影语言的,你回到结尾看到扎克伯格对着那个电脑唰一下的镜头⋯⋯所以,电影要表达的其实就是沟通,从Face-to-Face到Face-to-Screen到Facebook这样的一个过程。

我们在论文的第一章就叫Facebook,就讲人的社会沟通、人的疏离等问题 。你本来在看这个屏幕,然后突然之间你也进入了这个屏幕。而且在技术上,摄像头技术已经完全普及,因此完全可以做到彼此“面对面”的沟通。

Face之后就是Earth,当然也就是指Google Earth嘛。

4、Apple

苹果很有意思,从一开始做硬件,而后诞生了无数的伟大产品,造就了无数的苹果粉。说到苹果,我们认为它最伟大的里程碑就是iTunes,而后是APP Store 。这是在占据这个互联网的入口。

其次,苹果又是一个很好的隐喻。大家都知道伊甸园亚当偷吃苹果的故事,关于人、自我是如何产生的。恰恰苹果公司(logo)又是咬了一口的苹果。于是,我就有一个很简单的想法了。

 

5、e_motion

最后一部分叫做Emotion,就是emotion的拆解,E就是电子的流动,因为我觉得以后的情感可能就是这样的东西,当然Emotion我们用了反差的表现手法…拍的街上的人,日常生活的状况。这个整个构成了我们忧郁的互联网的一个线索,我们认为这是可以长期的观察下去的。

一部忧郁的互联网,让我们看到了互联网近两年来发生的重大事件,那些在今天与我们日常生活密不可分的重要互联网事件,也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数字技术创意人士对于数字化技术与数字化生活的深刻思考。

用感性反思未来

编者:王雪松是最早一批从传统广告行业走出来进入互联网的人士之一,在他看来,互联网不是一个自然而然诞生的新事物。而是人们孜孜以求的结果。是在人们对于沟通,对于相互联接的巨大渴望之下诞生的技术产物。

在以后数字和非数字的区分其实是很模糊的,因为我们肯定是要朝那个方向去走的,这个大的方向是人类自己想要的一个东西。Kevin Kelly书中提到四个时代性的间隔,第一个就是哥白尼发现地球不是中心,解决了我们和宇宙之间的间断。第二个达尔文说我们是进化而来的,解决了我们和自然界以及其他生物的一个间断,第三个弗洛伊德说自我意识和外化人格的间断,无意识和意识的间断,第四个是人和机器的间断。人要想从工业革命以来,很多事情用机器解决,更方便,生活更好了。但是机器一方面提供了便利,一方面又很可怕。

在20世纪初,好莱坞众多的科幻片里都描绘了未来机器时代的可怕与惶恐。这说明一方面我们需要机器,一方面我们还没准备好完全接受这样的东西。

基于此,我们再思考,互联网是什么?也许会更明确地看到,互联网是人工智能。今时今日,越来越多的事实现象都在告诉我们,互联网是人类迈向人工智能的一个路径。

然而,要让我们真正去拥抱一个人工智能的未来吗?相信一下子一定很难接受。

然而,千万别忘了,人还有拥有一件机器很难完全复制超越的法宝,就是情感。所有机器文明都是在理性模式下走的,最后如果我们真的接受不了这个情况的话,我们需要用感性的方式去调和,去感受智能。

 

数字化趋势下,创意人,技术人与设计人该如何回应?

在今天去讨论大设计的概念,那一定要结合Digital,结合互联网时代背景来考虑,以前我们做广告,秉持的都是以创意为主的观念,首先出一个大家都觉得比较牛的创意,而后去找执行,然后找设计师、找插画、导演什么的,都是这样一个流程。

设计师是什么?

设计师与机械工程师不同,比如建筑设计师,他可以从十几岁二十几岁一直干到八十几岁,我曾经自己旁听过建筑的课程所以我对其中的一些人是相当尊敬。我觉得这些设计师是多么的有持续性,可持续的生产。他就算是为某一个具体的项目做的时候他有他一贯性的思考,所以,一贯性非常重要,无论是美术指导art director,亦或是广告公司的设计designer,我认为都应该有一颗持续一贯的设计师心态,一定要有你自己关注的问题体系。

此外,设计师要有自己独特的观看世界的角度。好比搞文艺的,写小说的人,写作是为了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之外永远会有别的事情发生,在别的地方会有别的人哭泣,你对这个世界是怎么看的,你是怎么把自己的激情放到这个事情里面让别人能够感受到你。我觉得设计师也应如此。因为设计师永远会面对一些基本的元素,比如说线条、色彩什么的,处理文字和词语、句子⋯⋯在处理面对这些基本元素与问题的同时,要保有一个心态:我知道我的设计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世界上的别的人、别的事物的存在。

那么创意是什么呢?

创意就像是为了把一个事情说出来我去寻求一个idea,有一段时间全国各地都在谈idea,我指的是除了我们广告行业之外,包括建筑行业、创意产业,搞科研的⋯⋯大家都在寻求一个idea。说白了,idea就是一个想法而已,你这个idea有些时候是为了一个很具体的目标在做的。

其实,在我看来,真正的好东西并不该存在明确的所谓创意和设计的区别,设计只不过是用设计的语言在做,创意它有它的规则,但它不是一个语言,所以我觉得从设计师或美术指导生涯应该更注重你作为一个设计师的可能性,作为一个自我的持续的去关注一件事情去提升你的能力和表达的可能性,这个是最重要的。

大设计

话再说回来,刚刚你问的大设计的问题。在今天去讨论大设计的概念,那一定要结合Digital,结合互联网时代背景来考虑。

所以,今天我们谈大设计,需要考虑的所有创造性的表达为何物的。回应最初我们说的那些虚拟,现实,网络,数据等究竟为何物的问题。在此基础上,怎么理解创意?创意就是说要把我们的一些对世界的、对别的人的感动的事情放置到全球化的网络里面去,Google在整合三百年的信息,我得让它整些我的创造性的想法进去呀,如果这个创造性的想法整合的多了它就变成是我们可以拥有的更多的可能性了,是一个可能性的问题。所以在这个层面上我们去理解大设计就好办了,你可以不分得那么斤斤计较。

尾声:感性的混搭

王雪松说,他最喜欢的全球三大城市分别是:德国,纽约,北京。用它自己的话说,德国,在表面意思不够严谨外表下洒落着最自由灵魂的都市,是两头极端重装下的灵魂之都,很少有城市能够像德国一样,能够为各种常人想象不到的两个完全不搭界的元素组合到一块儿形成一个新东西的这么一个城市。这让笔者想到了德国的地下电子音乐。能够把学院肃穆的交响乐,与不羁跳跃的地下电子音乐结合在一块儿,做出让出乎人想象的灵魂跳跃旋律,大概全世界只有德国人才能做出这样的音乐吧。

 

两颗粒子孤独游弋,一颗叫现实,一颗叫虚拟;如果它们相互对撞,将爆发出怎样的光芒?

 

关于《忧郁的互联网》:

URL:http://www.yahplus.cn/floatinginternet/
制作团队
联合出品 版权所有:Yah Lab亚实验室 Hylink以思创行 华扬联众
出品人:苏同
策划:王雪松、王海龙
剧本:王雪松、萧三涵、黄泡泡
导演:萧三涵
监制:黄泡泡
制片:秦墨
主演:徐僧
音乐:宫格尔
美术:钟诚
服装/化妆:刘文文
场务:罗建雄、李阳、杨涛、刘爱明
后期:震荡单元
互动指导:王雪松
美术指导:龚小姐
后期制作:磊磊
程序:老贾、老闪
片名设计:宗宗、冉冉

 


4 Comments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