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ign Mind: 好的奖学金计划——社会企业家任重道远

“奖学金获得者”过去往往指那些和麦克阿瑟或古根海姆这样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的人,但如今并非如此。无论白宫、媒体集团还是会议和论坛,都在提供受人欢迎的奖学金项目,来提升个人和机构的水准。也就是说,并非所有的奖学金计划都一样。事实上,为个人和群体设立的奖学金计划千差万别。

一个似乎特别适合此类项目的群体是社会企业家。尽管对它的定义存在争议,社会企业家的本质目标在于提出深层的社会问题,并使之迎合市场、行业或消费者需求并引发广泛的系统变革。和非盈利机构不同,社会企业家致力于构建更人性化的资本主义,将社会影响列为优先考虑的投资回报指标,而非盈利本身。和任何创业公司一样,他们也面临着实现创意,进行试点,为董事会寻找有力支持者等严峻挑战。绿色回声基金会位于曼哈顿,它为初创企业提供基金并支持社会企业家和相应机构。它的主席Cheryl Dorsey指出,这个新兴的细分商业群体面临着新创企业典型难题之外的各种阻力。“社会企业家的确在强有力地改变社会现状,这毫无疑问威胁到现存的一切秩序”,她说,“因此,面对力求维系现状的系统性平衡,改变如同一场高地战役”。

TED伙伴计划

有很多不同阶段、针对不同需求的支持社会企业家的基金。比如TED伙伴计划,它支持包括科学家、艺术家、学者等各种行业先驱。成为TED伙伴的最大好处是可以参加年度会议,费用全免,有机会在TED Fellows或TED校园舞台上演讲,当然还有加入TED著名的成功网络。尽管伙伴计划享有盛名,社会企业家需要的远超过一个登上舞台的机会。

Ashoka

1980年由Bill Drayton创立的机构Ashoka,为相对成熟的社会企业家提供3年的奖学金研究计划。他们寻找那些初步证明自身想法,期待将机构带入另一社会影响阶段的企业家,而不是新兴社会企业家的孵化器。

PopTech

那么社会企业家早期阶段应如何寻求资助呢?社会创新网络和思维领导力论坛PopTech正是这样一个组织。我最近参加了它在缅因州卡姆登举行的年会,有机会参与到13个完全不同的新一期PopTech社会创新研究班的领导者群体讨论中。过去4年中,PopTech选取了一些研究群体来卡姆登进行为期一周的培训,来探讨商业中的挑战、宗旨、招聘事宜,并为会议筹备演讲。

筹备会议的一周中,研究者围坐在一个大型圆形会议室中,背对大西洋探讨他们面临的一些主要挑战以及维系自身组织运行所需的宝贵技能。来自不同领域和机构的专家坐在圆圈外围,他们可以轮流进入圆圈中心,就任何话题自由互动——包括沟通技巧、招聘策略、法务建议,以及如何与资助者建立信任和进行以用户为中心的研究。项目第一天,Rainer Arnhold 研究计划总监、Mulago基金会执行总监Kevin Starr,让这些学员用8个单词讲述机构的宗旨,来使得投资效用最大化。

因为这一挑战学员的独特方式——让他们自我审视用全新方式解决宏大的人类问题,Starr通常被看作最难对付的导师成员。“很多学员都不同程度地抗拒进入这个环节,因为他们自认为从很多不同方面来创造价值,而所有的问题都彼此关联”,他说,“但事实上当无法聚焦问题时,他们将一事无成”。

这个计划的另一好处在于,每个成员可以向包括媒体、大公司高管、NGO主管、决策者以及投资人等台下观众,以引人入胜的方式介绍所在机构。

Medic Mobile

2010年成员Josh Nesbit创建了Medic Mobile,一个致力于在发展中国家的贫穷地区通过技术(主要运用前线短信软件,由另一位PopTech的成员Ken Banks研发)令社区健康工作者用手机协调病患并管理医疗记录的机构。他记得有一位来自Duarte Design(阿尔·戈尔著名演讲《难以忽视的真相》的背后智囊)的专家成员,教授了表达技巧以及五分钟之内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那次后我大概做了200次的5分钟PopTech演讲,如果不是倚靠这些‘五分钟’以及让人们认同这些议题价值的演讲能力,Mobile Medic无法成长为现在这样一个机构”。

“比资金更重要的是感觉到大家庭的温暖和彼此的支持……发现有人和你一样疯狂这件事很有价值”。

PopTech教员中的一些人是原来计划的毕业生,他们不仅为成员提供有价值的指导,有时还包括一个社会企业家会诊环节。因为通过和设计这个项目的社会工程师接触,PopTech能够找到那些能彼此给予建议以及可能建立未来伙伴关系的成员。

绿色回声

对于那些尚处于早期阶段的社会企业家,非盈利投资机构绿色回声可以提供种子基金,以及帮助机构建立广泛的社会网络。绿色回声自1987年开始在全球资助了500名成员。绿色回声主席和项目毕业成员Cheryl Dorsey说过,和PopTech计划一样,他们积极致力于投资人力和领导力——资助那些具有系统性变革的创意并能够将之实施的人。“当行程中布满危险与失败之时,那种不仅能够重整旗鼓而且将挑战视为机会的人会最终成功”。绿色回声的大量学员致力于发起或建立多数不足两年的机构。两年研究给予的8万美金,将推动他们实现自己的目标。它同时支持社区构建和导师项目。

然而,协助建立了组织GTECH的2008年学员Chris Koch认为,除了获得财务自由得以全职建立这个组织,这个项目给予她宝贵的合法性。“绿色回声是好的开始”,Koch说,“由于这种认可和严格指导过程,我们更容易去找匹兹堡基金会来获得成长基金”。

和PopTech一样,Ashoka、TED伙伴计划和绿色回声为学员提供了一个大家庭——他们不仅获得财务支持和自我认知,同时还有持续不断的情感动力。新媒体支持计划的执行创意总监Adam Stofsky, 早期在地下室艰苦工作直到2009年获得了绿色回声的资金支持。“从事这种资金短缺的事业,比金钱更重要的是家庭的温暖和支持”,他说,“知道有人跟你一样疯狂这件事很有价值”。

特约撰稿人信息

frog青蛙设计是一家国际化创新公司。我们帮助世界顶级的公司创造富有影响力的产品、服务和体验并成功将其商业化。

1 Comment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