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ital Abstracts采访互动创意热店FI的ACD Anton

Digital Abstracts采访互动创意热店FI的ACD Anton

一直很崇拜FI (fantasy interactive)的互动作品,有幸能看到DA(digitalabstracts.com)FI ACD Anton的采访文章,并翻译出来共享给大家,本人英语水平实在有限,有错的地方请指正(万分感激)。

本文翻译至http://digitalabstracts.com/interviews/56.htm,推荐看原文。

Interview with Anton Repponen

你好Anton,欢迎来到DA,请简短的坐下自己的经历,你是怎样成为一个设计师以及目前的状况。

你好,DA

我出生并成长于圣彼得堡(俄罗斯)就学于塔林(爱沙尼亚),离开学校后我学的是建筑,但是那时我已经作为自由设计师为一些地方机构在做平面设计师的工作了,我没有特别的集中在某一个东西上面,尤其是当时,我正在研究不同类型的设计,大概这些促成了我现在想要集中做的事情。有一次,我放弃一切,来到瑞典的斯德哥尔摩。3年多前,我在那里加入了FI 团队。我目前在FI纽约是ACD/Sr.Deisnger

你未来计划是什么?

看未来。

环游世界,访问所有的国家,读所有的主要的经典著作。在我的工作来说,在我的工作范围里面很明显的融进了我正在做的和我所接触到的一些未知的领域,比如视频和音乐。当然我也有一个私人目标,我不想在这里透露,抱歉 :)

F-I,什么是你的最爱和不喜欢的。

最好的部分当然是我身边有那么多才华横溢的人。我喜欢大家一起花足够长的时间集中在那些至关重要的项目里面。我也非常感激有能力为那些非常值得尊重以及知名的客户,比如国际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EA,Nintendo, Porsche 等等。我不喜欢的是,当我花很大的精力投身于各种项目时由于各种原因被客户取消,同时包括一些正在Pitch的项目。


你从纽约到斯德哥尔摩。你喜欢在哪里工作和生活,为什么?

其实,我在斯德哥尔摩住了两年就加入了Fi 团队,经过来回两个办公室之间的旅行,我决定留在纽约。有一个职位的机会我就去了。我认为我喜欢纽约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为它是一个聚集了那么多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的民族和人才的城市,我在这里感觉不到自己是一个外国人。在我住的地方,我还没有遇到一个谁从小就是在纽约成长的人。

Fi 做了大量的界面设计,你永远不会觉得做这些事情乏味吗?

不,我不这么认为,我将之称为交互设计。就像烹饪,在这里您可以有相同的成分,但仍然能做出完全不同的菜肴。当我们要开始架设或设计一些东西的时候,来自完全不同背景的客户需要用不同的方法来解决他们的问题。即使最终是一个互动项目,例如,在不同的解决方案和我们使用的工具集都用不同的方式和途径。Jingling the ingredients. (PS:这句实在摸不着头脑是什么意思。)另一个方面,人们在一个项目里面分工不同,不管是设计师或者只是纯粹的互动或信息构架又或者用户体验上;例如,我就只能做形象和icon的设置。

自由职业者,或者全职,你选择了全职的工作,你对这两个方面怎么看?

我喜欢全职的工作,我喜欢团队工作,并与他人互动。如果的你的大脑僵住了,你就可以尽管去寻求办公室里面的任何人的帮助,无论他是设计师,交互设计师,还是开发人员。他们每个人都可以给你启发,告诉你现在技术上他们可以做一些东西,或者看看你的东西,然后给你一些反馈意见,帮助你把事情做的更好更简单。我喜欢能我完全信赖我周围的专业人员,很简单,因为他们很明确我们在做什么。

什么是你为F-i做的最喜欢的项目?为什么?

为Wacom工作真的很有趣,无论怎么样我很自豪能够成为Kontain设计团队的一员,Nintendo和EA的项目是我的项目表里面发挥的最好的。但最最喜欢的还是在今年,和大概将要到来的明年的项目。其中一个是为庞大的众所周知的视频门户网站,我们正在研究是人们在在线视频里面如何交互,还有我们当前正在为一个客户工作,完全不同思考,而不仅仅是我们自己的。

什么是你工作过的最糟糕的客户。为什么?

最糟糕是那些没有作出决定,不断改变主意,不制定明确的目标的客户。但说实话,我觉得有没有不良的客户,这完全取决你自己,如果你有足够的弹性,以适应他们的需求,推进并能够解决他们的问题。这听起来虽然陈词滥调,但是真的是这样。

你能告诉我们你在F-i是如何从项目开始到最后管理项目的创意主导的工作的吗?描述过程。

我们在工作队的项目,通常由一个监制,一个设计师,一对互动开发师,一个UI构架师以及开发应用程序开发人员。一开始我们有一个规划和估算阶段。 然后我们进入概念化框架和创意。在这一阶段,我们更多集中在UI上,根据项目制作互动原型,然后设计师将开始“look and feel”和设计方向的工作。我们有一个与我们的客户都非常透明的关系, 并通过更新每日晨报,在那里我们的团队和客户将进行一次简短的电话沟通,回报关于项目的进度 ,设置目标,并转制BaseCamp系统,比如我作为一个设计师张贴到一起的描述和解释每天所有的设计进度。因此,客户永远是都知道我们现在是正确的,我们正在努力。

在最后,我们计划一个或者两个星期去润色和调整所有细微的细节,以确保每个像素的位置,这个过程我们称之为FIQ

F-I一直在招聘,难道找到一个人并成为你们的朋友这么困难吗?

我不认为这很难,如果您在技能方面是合适的人选。我们在这里做的并不是什么火箭科学。我们有一定的招聘程序,使我们能够确定这个人是适合处理我们的工作的。总的来说,我们的主要目标是,我们要确保任何新的团队成员将在项目工作中得到乐趣。如果他/她投入地工作,那么它的奉献精神和热情将被肯定。

老实说,我们收到相当多的申请函(从设计的角度来看)那些都是制造出非常惊人的作品的人。无论是插图或动画或其他数字媒体,但是当我们与他们取得联系,并认为这正是申请人想要的工作,我们才知道他/她将无法每个工作日在这里上班,只是因为在这里我们有不同范围的项目。

F-i计划未来会怎么样?也许办公室在马来西亚?或者其他什么地方?

这是一个秘密,但我可以听到太平洋的海浪声。


3 Comments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