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应用

编者按:本文同期发表至《三联生活周刊》2012 年第 18 期,此版本有较大增补。

对 骨灰级的 Unix/Linux 程序员来讲,软件应用是由命令行构成的,二十年前如此,现在也如此。在这个社群里,下载工具首选是 ftp 而不是点对点的迅雷或比特彗星;编辑器自然只能在 Vim 与 Emacs 之间挑选;上 BBS 那必须是用 telnet 来上“原汁原味”的站点。各种流行的应用,都有其可追溯的命令行版本。

有人会问,那有没有对应的社交应用?什么,难道你没有听说过 Mailing List (邮件组)么?与伟大的 Linux Kernel Mailing List ( Linux 内核邮件组)相比,玩具般的 Facebook 算什么呢?与 Linus Torvalds 在社区中的超然地位相比,年轻到不可思议的 Mark Zuckerberg 也谈不上有什么了不起的贡献。最起码, Linus Torvalds 作为 Linux 内核邮件组的创始人,其所发邮件的被转发率与回复率,就比 Facebook 的创始人在其网站中的相对比率要高得多。

来源:ifanr

当然, Linux 内核邮件组是一小撮 hacker 的社区,而 Facebook 里有几亿人。

虽 说没有一小撮 hacker 的奉献就不会有我们现在的软件基础,但若只停留在命令行的时代,计算机就不会进入千家万户,网络冲浪也绝不会是什么享受;智能手机,说起来也不过就是 Unix 或 Linux 的一种设备,但对大众来说,就是改变世界的 iPhone 或 Android 。

大众所知道的一切是从视窗操 作系统开始的。图形界面、交互技术的不断发展,让我们不断获得新的应用平台,而只要技术的背景有一点点变化,就会带来产品形态的极大变化。社交应用形态的 变化,就是其中的典型。从邮件客户端到即时通讯客户端再到 web 1.0 时代的各种社区网站,社交应用以月份为纪元的单位在进化。

到网 页前端语言 javascript 的使用成熟之后,互联网就进入了 web 2.0 时代。人们不再需要一个个页面的跳转来获得信息。在一个页面中就能刷出好友们所有的最新动态,完成各种关注、转发的操作,这是 Facebook 们能比之前的各种校友录红火得多的基本前提。

在手持设备能安装通用操作系统、进行 3G 通信之后,随手拍解救宅男、宅女就成为可能,我们也正式进入读图时代。这个时候, Instagram 一类的“玩图”应用,理所当然地大行其道。这些应用中的社交元素,与其说是苦心孤诣的天才创造,不如说是顺应本能的合理安排。

技术的任何一种突破,都会带来新的创作形式,这新的形式也呼唤全新的内容;博客、微博,就造就了其各自的明星。当人们凭着兴趣来分享这些新鲜的内容时,就形成了新的社区。只要技术还在进步,社交应用也必然会一直推陈出新,而旧的社交应用也绝不会江山永固。

一 个应用,比如 Facebook 在网络中获得了数以亿计的用户后,人们必然会为它的规模感到震惊,数字的幻觉会让人认为其已经大到倒不掉的地步。然而,通过对复杂网络形态的研究,我们能 知道,流行应用的流行与流行感冒的流行并无数学上的区别,很可能来时势头猛烈,但去时也渺无踪迹。术语上来讲,它们都遵从随机无尺度网络下的节点增长方式 及幂律分布。

当 程序员们在构建最初的网络时,他们的想法是很单纯的:网络是平等、民主的,但现实中的网络却与理想中的截然相反。现实的网络具有中心节点及优先情结。因 此,一个应用只要能影响到意见领袖及活跃人士,那它很可能在短时间内就能覆盖到大众。随着各种从众心态与风潮的影响,到最后,赢者得到全部,一个应用就会 称王。

但意见领袖、活跃人士,顾名思义是很有意见,也很活跃的。一个应用若是不能时刻走在技术的最前沿,或紧跟活跃人士的品味,那它也很快会被抛弃。术语上,这叫做对无尺度网络缺乏适应度。初出茅庐的谷歌代替如日中天的雅虎,就是一例。

移动互联网时代,新生社交应用冒头的速度,将比以往的互联网时代还要快得多。无论是云计算、云存储,还是智能设备,任何一项小的技术领域的更新,都会带来全新的玩法。

举 例而言,带宽的扩容与存储的廉价带来了视频网站的大发展,而这也促进了弹幕分享网站的繁荣。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在观看内容的同时能随时交流,与独自观影的 感受完全不同,社交的意味浓烈的多,也有趣的多;很多专门为弹幕分享社区所做的视频,都得到了极其广泛的传播。这就是一种不可忽视的新兴社交应用。

而 iPad 、 Kindle 等平板电脑的发展,让古老的阅读行为也进入了新的天地。与豆瓣等传统的分享封面的社交应用不同,现在书籍本身就可以制作成一个精巧的社交应用。当它们上传到电子市场中时,与传统的社交应用并不会有地位上的区别。

人们在阅读一本电子书时,很可能就某页、某句有独到的感慨,他们可以随时在有灵感的地方进行批注或查阅其他读者的批注。与同好的交流很可能又会引导出各种同人志的作品,这些作品可以被上传到该应用里,随着 UGC 的不断丰富,一本书就会变成一个社区。

在更加超前的领域,各种新的模式也正蓄势待发。例如, LBS 类的社交应用目前还比较尴尬,通常被视为是 web 2.0 时代社交应用的补充。究其原因,还是定位技术仍存在缺陷,不够精确。

然而,地理信息的定位若能与物联网的芯片定位结合,那又会是全新的一个领域。到时候,从手机、冰箱、汽车、工作机器人等所带传感器中 feed 过来的信息,将与来自好友的信息汇合,这显然又会催生出新的社交应用。即将到来的时代,社交与生产的界限将会非常模糊。

在 腾讯创业之初,其即时通信产品虽然受到用户欢迎,但经营却不被看好。原因是在当时的网络条件下,要保持长期又实时的握手通信,无论对用户还是对运营者来 讲,成本都过于高昂,远不如搞那些个能脱机浏览的网页站点来得划算。但是,发展到如今,人们可以直接在微博的 html 页面里使用“私信”等功能即时聊天。开发者完全不用担心 HTTP 协议比底层的 TCP/IP 协议在维持实时通信上代价高昂的多。甚至很多新一代的社交应用开发者会问,什么是 TCP/IP 协议?

腾讯当年之所愁,即微博今日所不吝。 最新,最潮流的社交应用,总是会使用到当前技术下的大成。人们如今在开发、推广一款社交应用时,不但要用到计算机学科的知识,还要用到社会心理学、传播学 的内容。甚至基础学科的物理、化学,也可能会拿来做参考。例如,社交网络的关注模型,就与玻色-爱因斯坦凝聚有很大的相似性。生物体、大脑、人类社会、互 联网等,复杂的结构体大都以相互链接的网络形态来实现内部的组织,对它们的共性研究现在也不过才刚刚开始。

如果说二十世纪是物理学的世纪的话,那么二十一世纪显然是网络的世纪。而这网络是人所使用的网络,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社交。社交应用,将注定成为人们长期关注的热点。

另 一方面,在这样一个人人都谈论网络,开发应用的时代,一个人也很难不把周围的一切人造物都当作应用。从技术决定一切的角度来看,倘若把文字作为技术,那么 文学就是内容,而文化就是最老且最根本的社交应用。我不能确定下一个风靡世界的新社交应用会是什么样子,但我知道最老的那个显然会一直流行下去。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