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ign Mind: 热情的悖论

Scott Barry Kaufman,一位专注于智力、创造力和性格等方面发展的认知心理学家,开始反思他在教育、商业和社会研究中所施用的方法——他通过多种手段接近对方,甚至包括文字和访谈这样的交流方式。Kaufman对目前心理学实验研究的深入浅出的分析见诸《今日心理学》、《哈佛商业评论》在线、《科学美国人》等刊物,以及他刚刚上线的个人站点,Creativitypost.com

在文章中,Kaufman不断探讨了在任何创造性工作中,无论是组建一个家庭还是完成一篇博士论文,热情所扮演的角色。Kaufman拥有耶鲁大学心理学博士学位,在纽约大学任职,这位和善的先生不仅仅对于用创造力和热情来营造和谐有兴趣,他无惧于探讨实现某个目标的内在欲望会如何损害一个人的健康——特别是在被迫拥有热情的过度竞争环境当中。Kaufman试图讲述有害的热情和积极的热情之间的差异。或许需要逆转前者,鼓励后者。

可否给出心理学领域中关于“热情”的简要定义?

热情是这样一种能量,它能够激励你完成一个项目或一项任务。它和灵感的作用相近。当我们全心投入一件事情当中,我们感到摆脱了外界束缚。时间隐退,我们自由流动。研究表明,流动与热情直接相关。

心理学家多年来在实验室中研究“热情”。但直到最近我们才重新界定了这个概念。我们了解到各种各样的“热情”,特别是所谓的“积极性”或“积极的热情”。事实上区别不同种类的热情非常重要。有时候我们遇到披着热情外衣的狼——或者叫做被迫。Robert Vallerand为区分被迫热情主动热情(积极性)做了大量研究。

所以说有两种热情?

至少两种。有趣的是,研究中人们自我汇报为积极或被动热情的都认定为“热情”,而不去界定它。他们高度认可这种热情,而这其中恰蕴含了两者的不同。一旦怀着不同于积极性的被迫热情,人们会感到被工作所控,即便他们并没有被控制。充满积极性的人能够集中精力工作,他们称之为“专注”。这种工作中的“专注”和积极热情更加相关,区别在于一个人多大程度上受到他/她所处环境的控制。那些拥有积极热情的人会更多感觉到来自内在的驱动。

那么如何分辨被迫热情呢?

当你想摆脱时就能做到么?这种能力与自尊心相关,也同样和积极热情有关。

与此相对,被迫热情和负面的自尊心有关。一旦你总是反复想着“我必须做到。我不得不做,因为我完全倚赖这项工作”,这预示着自我失衡。

然而,有时这些带有被迫热情的人会自欺欺人,认为他们充满着积极性。

的确,你可以自欺欺人。有些怀有被动热情的人认为成功的唯一方式就是走极端。他们倾向于认为自己是苦行僧,做得越多就会做得越好。很多管理者也认为这才是他们要雇佣的人。长期来看,它慢慢积累,终会导致崩溃。这或许听上去是常识,但是Vallerand和他的同事通过研究证实了这一点。

研究中,他们让受访者汇报工作时间和感受。积极和被迫的人在工作上花的时间是一样的,但区别在于那些自认为更好地掌控时间的人是积极者。思考方式的差异显而易见。但我们并不是说,人们不该努力工作,或试图不切实际地去平衡工作和生活。

当然这些完全合理,比方说你下定决心拿下一个博士学位,而暂时不考虑孩子和结婚的事情。完全合理。但重点在于,当你做出这种工作生活的平衡决定时,需要问问什么驱使你做出这种决定。我建议再想想。退后一步。你是否想证明自己足够聪明?获取博士学位能够提供和结婚及拥有孩子一样的成就感么?

让我们谈谈热情和被迫如何在办公室中被混淆起来。工作中是否容易控制别人的热情——无论好的坏的?

我想Google善于发挥员工的最大潜能。要知道,传统的20%法则证明,人人都想做成某件事,但最终结果并不完全由他们的表现决定。这就是像花时间陪玩一样。显然正是这种荒谬的思考方式在起作用。

如果雇员和雇主能够更好地换位思考,对于理解热情大有裨益。很多雇主并没有花时间了解下雇员是否开心。要做到这点需要时间积累和彼此分享,找出人们是否感觉被控制。

有时候雇员需要他人来帮助他发掘热情。但这似乎也充满矛盾。雇主越多施以热情,人们越难自身发掘。令雇员们想想热情这件事并不需要你在场。

雇员需要培养一种发掘热情的意识,也即自我评估。或许最好问问这些雇员何时以及如何掌控某件事。这似乎才是引发热情的关键。

如果追逐“热情”多年之后,你和你的团队依然失败,那将如何?

你如何知道何时该放弃?那种持续失败的感觉存在执迷于某个目标的风险,你总想去证明自己可以做到。很简单,你需要问问自己是否还有热情。

渐渐习惯用积极方式思考的人会认为失败是正常的。这样的人能够学会面对失败和摆脱阻力。

并不存在所谓的魔弹。多数人不会花时间自省,并考虑他们追逐热情的理由和动机。需要经常审视你的内心。你有多期待达成目标?你有多大的精力来保持热情?你工作的时候开心么,或者说感觉到负面和被动的情绪?

同时,寻找有助于支持你的环境非常有用。记住:你无法控制热情本身,当你感觉到大部分得到控制的时候,这恰恰是积极的热情。

(Scott Barry Kaufman是认知心理学家,纽约大学心理学系兼任助理教授。他同时是The Creativity Post网站的创始人以及The Future Project的首席科学官。他为《今日心理学》、《哈佛商业评论》和《赫芬顿邮报》等撰稿)

特约撰稿人信息

frog青蛙设计是一家国际化创新公司。我们帮助世界顶级的公司创造富有影响力的产品、服务和体验并成功将其商业化。

1 Comment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