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帝七问预言帝,探索互联网本质

腾讯公司首席执行长马化腾延请凯文·凯利(Kevin Kelly,以下简称KK)至其北京会所就“失控与控制——探索互联网本质”为主题进行对谈。在这场被业界人士称为“产品帝”与“预言帝”的对话中,马化腾向KK提了7个他心中的尚没有答案的问题。两人均谈及了不少各自角度的互联网观点,特别是马化腾,这次罕见地承认了自己的各种忧虑和欢乐畅想。

在活动现场,主持人代马化腾提出疑问,KK作出解答,最后马化腾当场逐一给了点评。

来源:MAD

第一问:控制

马化腾:KK,你有一本书叫《失控》,对互联网企业的管理来说,失控和控制之间怎么样找到一个平衡点?

KK:就像对待一个属于青春期的孩子一样,你没办法直接控制他,最好就是培训一些理念能让他能够放手去做,比如你告诉这个孩子,应该拥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应该为什么东西感到骄傲,你有什么奖惩给他,这是我们可以运用的一种控制方法。在公司内部、在互联网界,我们同样也可以那么去做。

马化腾:是的,腾讯的内部管理是我目前一个非常大的担忧。员工人数增加非常快,去年增加60%,现在突破两万多人,文化稀释、管理等方面其实会产生很大问题。还有就是业务层面,对新产品的研发上控制的问题同样存在。

第二问:垄断

马化腾:不管是微软,还是Facebook,也包括中国的几大互联网公司,都面临垄断的指责。你怎么看待这种指责?

KK:在工业时代,垄断是非常不好的一个事情,因为通常来说,垄断会导致不平衡。但是在互联网经济时代,我们对垄断的看法应该是不同的,因为它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价值。

互联网时代的垄断不会是长时间的,而是一种短暂的垄断,很快会被下一代产品或者下一代科技所取代。我认为这种短暂垄断是有利的,只要它能够给我们的用户带来好处。

马化腾:大家都知道有人正在告我们垄断。我认为,在一个市场份额大并不是垄断的充分条件,更重要是它有没有用这个条件去做坏事情,这是一个最关键的判断。

第三问:隐私

马化腾:随着社交化媒体的发展,在数据的海洋中,个人隐私与个性化服务产生新的冲突,你认为互联网中隐私的边界在哪里?

KK:如果我希望大家都把我当成一个个性化的个体,我就必须在大家面前剖析我自己;如果我希望这种个性化服务最大化,我就要有最大化的透明度。

马化腾:我现在的反思是:一.如果规则一开始就定得很清晰,让用户知道,参与这个服务将会得到什么,但也可能让别人了解到你更多情况。二.产品的变化一定是渐进的,这样可以有时间去化解问题,调整隐私策略。

第四问:平台

马化腾:很多互联网创业者关心,在平台上创业能不能长出一个平台性的公司?

KK:自己开发平台会非常复杂,如果你是一个新创业的人,更好的是开发出来一个新的产品,拿到别人的平台上去卖。
马化腾:现在的环境比我们十几年前做互联网时候好得多。

不需要一个账号体系,用Facebook的账号或者其他的成熟的账号就可以使用;再一个是后端的支撑,比如云平台,创业者不需要很大的投资就可以租用服务。

第五问:创业

马化腾:假如KK到中国来创业,你会选择什么样的行业?

KK:我非常感兴趣的是信息技术,比如对人体健康产生的影响。社会趋于老龄化,科技的发展可以改善人们的健康状况。我现在所配戴的是一个小的设备,它能够不断地检测我的健康状况。我相信某些健康信息产品会在中国有大的市场。

马化腾:刚刚我和KK就这个问题进行过沟通,有两点印象深刻:一个是传感器可以把身体的情况传到云端,它可以通过这种一次性的医疗检测获得海量的数据,而且从多人的数据中找出一些规律;第二,医疗健康也是一个社交化的构思,同一种病或者同一种特征的人可以聚在一起互相交流。

第六问:人性

马化腾:很多人说科技让人变得越来越肤浅,但是KK在《失控》中多次提到科技在改善人性。在人性和科技大规模融合的未来,您觉得我们的人性会被互联网以何种方式、何种强度改变?

KK:互联网使人和人之间产生更多联系,在目前全球化经济的大背景下,我们没有办法去阻止它的发展,人们之间相互支持形成了一个圈子,这个圈子越大,我们获益就会越大。另一方面,科技越来越复杂,但是它也越来越生态,越来越有机,它越来越像一个生态系统而不只是一个机器。

马化腾:但我也有一些疑惑,如果科技真的这么好,使很多人的抗打击能力降低、变得脆弱,会不会让人太过依赖技术而什么事情都不会做了?

KK:不要担心。人类是一个大的云,像人体有20亿的细胞一样,每一个细胞可能会死,但是它们组合起来成为了一个人体。单个细胞的死亡并不会让整个身体灭亡,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集合起来的原因。

第七问:未来

马化腾:我想知道,对于整个互联网的生命来说,人类已经处在它的哪个阶段?或者说,未来十年我们能够到达哪个阶段?

KK:互联网只是一个婴儿,过去20年,我们有了很多重要的发明和产品,但是还有更多的产品没有开发,我们只是处在这样一个进程的开始。

20年之后,我们身边会充满了各种数据流,数据流会在我们彼此的身体之间产生流动,就好像我们生活在云之中,我们本身也构成了云。我们不会再想网页、浏览器这种东西,而是一种全新的视角。

马化腾:未来会不会每个人的大脑连到云里面去?冥想一下大家就可以彼此交流?

KK:这个我也不知道了。

KK是未来学家,不是巫师

他,发起了全世界第一届黑客大会;他的作品充斥生物学、社会学、传播学和计算机学等的专业术语、晦涩难懂,却被电影《黑客帝国》(Matrix)导演安迪·沃卓斯基列入书单,指定主要演员必读;他讨厌苹果公司前CEO乔布斯,但也不能阻挡乔布斯是其刊物的忠实拥趸,那句著名的““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求知若渴,虚心若愚)”就出自《连线》杂志。

他创办的刊物二十年来影响并培育了一大批热血的技术青年,文化评论界甚至将其在科技界的重要性,等同于1960年代由《滚石》杂志燃烧起的一代摇滚青年。

他就是凯文·凯利(Kevin Kelly),著名科技杂志《连线》(Wired)的创始主编、《失控》(Out of Control)一书的作者。早在十几年前,他就撰文提到了如今人们耳熟能详的云计算、物联网,被视为网络文化的观察者、预言家及发言人,也被人们亲昵地唤作“KK”。

这位脸颊泛红、身材微胖的“网络游侠”近日来到中国,除私人旅行外,KK此行也意在与中国互联网热心人士一同探讨:下一个科技的爆发点在何处?互联网的走势为何?中国公司还有哪些机会?

科技是第七类生命

看过《黑客帝国》的人们,一定都对影片中人工智能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些未来世界中的“人”具备高度智能,其与技术的融合程度之高,甚至都无法被现在的人视作同类。事实上,1999年出品的《黑客帝国》在某种程度上正是对KK论述的隐喻及致意。

在KK的笔下,“生命”可以分为六大类:前三种是微生物,后三种依次是菌类、植物和动物。所有生命都拥有共同的生化蓝图,所有生命都有生存、繁衍、进化的本能,它们会通过一定的行为扩展自己身体。人对自己身体的扩展就是技术,拥有技术的人被定义为technium(译技术元素),成为了第七类的生命。

“科技是一种新形态的生命。”在《失控》一书中,KK提出,各类生物体的无序最终却造成了整个生态环境的有序,生物体中存在的群体效应和组织力在技术的身上同样存在。在其后的著作中,KK进一步思考并认为,科技是一种新形态的生命,它也有这繁衍、进化的基本诉求,但技术近乎不是渐进的,而是跳跃式的。

六个趋势预言

KK说这是他第4次来中国,2010年12月KK曾受东西网邀请,携其著作《失控》来到北京,进行了为期一周的交流活动,引起国内互联网界不小震动。人们期待,这位曾经预言了虚拟现实、物联网、云计算、网络经济的的互联网“先知”能透露更多的“天机”。
此次,KK提出了他能预见的六个未来互联网趋势:屏幕化(screening)、互动(interacting)、分享(sharing)、流动(flowing)、访问而非拥有(accessing,not oweing)、价值创造(generating,not copying)。

尽管KK此次大方分享了他新认识到的未来预言,像又一部科幻电影的序幕,而其命中率还有待时间及实践的检验。正如3G门户总裁张向东的感悟:“好的科幻就是未来学。KK是未来学家,不要当他是预言的巫师。我们要和他的论述去对撞,而非膜拜。”(庄春晖)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