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激励我们去创造卓越?

是什么激励我们去完成那些伟大的工作?对于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奖励、认可、赏金这样的陈腐答案以不再得到认可。随着知识经济社会的到来,那些激励着我们不断实现优异伟大的驱动力也发生了改变。

来源:the99percent
作者: Jocelyn K. Gle
翻译:Viking Wong@ DamnDigital
(转载请注明来自:DamnDigital)

最近的研究表明,当创造性思维成为工作描述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时,外在的激励因素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收效甚微。年中奖、升职包括最基本的奖惩制度等都无法激发出更好的工作业绩。

真正能激发创意的是我们自己,也就是所谓的内在动机。如果我们可以想象自我成功的场景,预见自己正不断的朝着目标前进,同时感受到自己正在汲取着新的技能和知识,这样我们就被驱使着去完成伟大的工作。

科普作家Jonah Lehrer在其最近的一篇文章中(Will I?),引用了一个关于“自我对话”(总是浮现于我们脑海中的自我独白)的有趣研究现象。53位大学生被分成两组,同时挑战解决谜题的项目:

“第一组被告知要准备参与一项解答谜题的任务,并给予一分钟的时间思考是否能够胜任。这就是所说的’Will I’状态,研究者称之为‘疑问式的自我对话’(interrogative form of self-talk)。相反的,第二组则被告知花一分钟思考,他们将承担解答字谜的项目。这就是所说的’I Will’状态,也成为‘陈述式的自我对话’(declarative form of self-talk)。两组均给予10分钟的时间,解决尽可能多的字谜。”

出人意料的是,“Will I?”小组解决了相当惊人数量的谜题。问题产生的不确定性激发了学生的挑战欲,另他们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进行自我挑战,从而做到更好。Lehrer将其总结为:

“实验结果表明隐藏与‘Will I?’ 状态中的力量会激发内在动机。(当我们在进行一项为自我而做的事情时,我们会充满内在的动力,原因在于我们十分享受此过程。相比之下,外在动力的发生只会在我们接受有偿报酬或外部奖励时才发生。)通过不断的质问自己,建立起一个适度并在自我掌控中的明确目标。可以说是个人价值的体现—努力告诫自己可以解决谜题—实际上也是在激励我们去不断努力、尝试。”

在新书Drive中,作者Daniel Pink向我揭秘了外部激励因素的奥秘所在,并详细描述了激发我们去完成伟大工作的内在因素。根据麻省理工的研究,Pink认为对于从事机械性的工作的员工,利用年终奖之类的传统奖励制度可以提高他们的工作表现。一旦工作需要大量的脑力精力,提供较高的经济回报的做法成效甚微。事实上,还会起到反效果。

Drive:The Surprising Truth About What Motivates Us:

对于创意的思考者来说,Pink列出了三个关键因素:自主(主宰自己生活的欲望)、掌控(把重要事情做的愈来愈好的欲望)、目的(自我想达成的渴望)。这三个都为内在动机。即使是看上去为外部因素的“目的”,只要你坚信它也会转变为内在动力。

最近一项来自哈佛大学的研究进一步强化了内在激励因素的强大威力。在跟踪研究了1200名知识工作者后,Teresa M. Amabile和Steven J. Kramer发现,成就感即向着一个伟大目标不断前进的感觉,是最能激励员工进步的因素。他们这样写道:

“当员工意识到他们在工作中取得进展,或是在困境中得到帮助并克服时,他们的工作情绪处于巅峰,这种状态有助于他们取得成功。相反,当员工感觉自己只是驱动工作运作中的一个小部件,或是在即将成功却突遇障碍时,他们的情绪及积极性处于低潮。”

作为创意思考者来说,我们想要取得阶段性的进步,想在寻找灵感的进程中不断前进。因此,毫无夸张的说,拥有良好的动机可以督促我们去落实好每一步。

当谈到是否有好的建议推荐给创意人时,Amabile和Kramer 直言不讳的表示:“坚决杜绝因专制独裁而变更目标,或因优柔寡断、拒绝提供资源而阻碍了进程的情况出现。”简而言之,给你的团队成员成长所需的一切,然后放手让他们去做吧。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