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启示: HOW CREATIVITY WORKS 重新思考创意思维

1878年,Nietzsche在其出版的一书《Human, All Too Human: A Book for Free Spirits》(人性,太人性的:自由灵魂之书)中这样写道:

“艺术家有一种兴趣,即相信灵感,相信所谓的神启···如一道神恩之光从天上照耀下来。实际上,好艺术家或好思想家的想像力不断产生着好、中、差的产品,但是他们的判断力被磨砺和使用到了最高的程度,它对这些产品加以拒绝、选择和编织···所有伟大的艺术家都是伟大的工作者,不仅在创造发明中,而且也在拒绝、筛选、改造和编排中孜孜不倦。”

作者:Maria Popova
来源:brainpicking
翻译:Viking Wong@ DamnDigital
(转载请注明来自:DamnDigital)

在131年之后的今天,Elizabeth Gilbert 在TED大会的演讲上又再一次的提出了这个观点:

创造力的起源、对于它的追求以及其自身所散发的神秘感,在这个倡导以想法为主流的时代,必定成为所瞩目的焦点。但“创意”——这个模棱两可的的术语,真正的含义究竟何在以及它是如何运作呢?这就是Jonah Lehrer 所编写的 Imagine: How Creativity Works(想象力:创意是如何运作的)一书的核心所在。在我看来,他对于当下热门心理学及神经学的理解比当今任何一位正在研究此领域的作家都要深刻,他也曾研究过我们该如何决定及我们为何需要“第四种文化”知识(科学与艺术的交融)这样的课题。

Lehrer在引言中效仿了尼采的风格,这样写道:

“创造力一直以来被认为是一种神秘的力量——人们无法真正理解伟大的创造力究竟是如何诞生的,就算是我们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我们总是会习惯性地把任何伟大的突破和创造力成就,归因于各种外部的因素或力量。事实上,直至思想启蒙运动之前,想象力完全是个权力与权威的代名词,被看作神圣而高不可攀,总是认为:创造力是通向神圣的必经之路,将心声表白与展现于众神的唯一方式⋯⋯ 正是因为如此,人们常常无法理解创造力真正来自于何物,以总是以为好的创意点子是非常神秘和不可奢望的东西。殊不知,即便是天才,依然需要不断通过新的元素,文化和知识来帮助自己获得好的创造力,激发想象力。”

他指出,一直以来创造力被人们看做是神秘而模糊的力量,一直困惑着科学家,因而,逐渐人们对于创造力本身的研究开始本身来说以成为了一种超隐喻:

“如何衡量的想象力?这又是一个极为艰巨的问题,要解决这一问题极为困难,这导致了人们对这此只能忽略。最近一项有关于对1950年至2000年期间发表的心理学论文调查发现,对于创造过程方面的研究不到1%。对于大部分的认知能力来说,都有其详细的生物进化史,因此在它们的演变过程中可以进行追溯。但创造力却不是——人类的想象力毫无明确的先兆可言。在过去五百万年时间里人类大脑皮层不断扩大的神奇迹象,我们仍不能完全解释,甚至是在灵长类动物身上出现的最原始的创作性趋向特征。正如猴子不会画画;猩猩不会写诗;只有少数珍稀动物(如新喀里多尼亚乌鸦)初步显露出能够利用推理解决问题的迹象。换句话说,创意的诞生如灵光闪现:无章可循。”

Lehrer反思了David Eagleman所提出的“了解大脑无意识操作的原理是认识自我的关键所在”的主张之后,反驳道:大脑的想象力是不可能被作为一项严谨的项目而进行研究的:

“如果我们无法理解大脑一系列精神是如何相互运作,以及如何引发一连串思维的过程,我们就永远不会明白究竟是什么让我们拥有独特的创造力。这就是为何本书一开始带我们回到想象力的物质渊源:头颅内的那三磅肉-大脑。William James将创造过程描述为正在热锅上“沸煮”的点子,当还处于不稳定的状态时,它们就像没有煮熟的食物那样不时的发出嘶嘶声,上下浮动着。当我们第一眼看到这个大锅本身时,如同庞大网络般的细胞立刻串联起曾经的旧想法,形成某种新事物。我们可以利用大脑扫描仪记录下思想快照,衡量神经元的兴奋度,因为当它们愈加接近于解决问题的答案时则会愈加兴奋。想象力看起来像是介质玩的小把戏——新的想法从虚无缥缈的空气中破茧而出,但我们才刚刚开始了解此等把戏是如何起效的。”

Lehrer首肯了创造力的自然组合原理

创意不该被看作是空想。它也不应该被人视为一个单单为艺术家、发明家以及其他‘创作型行业’而保留的过程。毕竟人类的思维天生就具有创作冲动,在任何特定的时刻,大脑会自动形成新的联想,从日常的几个x元素出发,不断连接交织形成一个出乎意料的y元素。”

《Imagine》的全部精髓与核心就是对于“创造力”的重新定义:

“目前,所有对于创造力的定义都是完全错误的。从古希腊开始,人们一直认为想象力是独立与其他认知能力之外的。但最新的科学表明,这一设想并不成立的。相反,创造力这一术语涵盖了各种不同的思维过程。

[…]

自古以来,人们坚定不移的认为想象力神秘莫测,是无法逾越神赐予的生物学层面的礼物。因此,我们依恋于各种关于创意为何物,从哪儿来的虚假神话。这些神话不仅仅是误导,同时也干扰了人类的想象力。”

本书的开头就引用了Steve Jobs,应用了一句他的名言“创意只是将一系列事物相互联接起来而已”:

Lehrer试着通过对Bob Dylan的创作方式,Swiffer清洁用品的诞生,开发出新的上网方式的自闭症患者,有嗑药习惯的诗人,皮克斯的秘密武器,跨文化的异军突起等等特殊个案的研究,来探索有关创造力如何诞生的课题。

但使本书如此出众的原因在于,它本身就是创意的一道缩影——将各个观点、见解和分散零碎的信息整合融入一个完整的叙事框架中,用一种全新的方式阐明主题。

当然,这样的做法早在百年前就开始了,甚至可以追溯到中世纪的那些作品集中。但Lehrer所要阐释的,或者说是一种需要不断磨练的技能,是将跨科学及跨思想这些分散的点相连接,从中收获并感悟原创独到的见解。在Howard Gardner所写的《Five Minds for the Future》(未来的五种思想)一书中,他把这种称之为“统合心智”(synthesizing mind),Lehrer将其树立为典范:

“统合心智,接收各方资讯,客观地理解和评估它的来源,用个人和其他人认为合理的方式将资讯加以统合。统合能力在过去就被视为难能可贵,随着资讯不断以令人目眩的速度增加,这种能力更将不可或缺。”

 

 




1 Comment

  • mediatoy says:

    每个平凡的人都渴望不平凡,但是不平凡确实不是平凡的人依靠某些方法可以达到的,这是来自上帝的gift。

    [ 回复此评论 ]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