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幼坚: 跨界像男人女人一起 腻味了要尝鲜,这是天性

alan-chan

或许, 你并不认识陈幼坚。甚至, 你根本不知道此人是谁(当然, 这无知了些) 。但不能否认的是, 他渗透在你生活的每一个角落。环视周围, 你会分分钟发现他的作品。他无所不在。

他是谁?

陈幼坚: 香港设计界教父。设计横跨平面海报、钟表、玩偶、家居、唱片、餐饮等多个行业, 他最为普通人所知晓的身份是“可口可乐”的中文标识设计者。在他的行业划分中, 设计无边界。他最善将博大高深的中国文化及传统的工艺元素, 用明快清晰的现代设计技巧再行铺排, 在他独特的“东情西韵”设计理念中, 中西也无边界。强烈的市场观念与中西合璧的设计风格注定他将成为香港跨界达人。这在一二十年前Crossover还未被提及之时就已经显露苗头。虽然他自谦, “不敢说是跨界第一人”, 但我们仅从他近5年部分作品就集结成5厘米厚的“大部头”就能强烈地感觉到———他跨界的次数与跨度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跨界从诞生开始, 就应该是强强联手, 就一定要昭示着市场的胜利。

◎如果没有内地市场, 我已经是退休的状态。就是因为内地各行业的启蒙开窍, 我开启了crossover的一个新未来。

◎跨界是种没有底线、没有个人包袱的状态。就像是男人、女人腻味了熟悉的味道, 会想尝鲜, 试试其他口味一样, 不会让已婚或其他事情束缚自己。这是天性。

或许, 你并不认识陈幼坚。甚至, 你根本不知道此人是谁(当然, 这无知了些) 。但不能否认的是, 他渗透在你生活的每一个角落。环视周围, 你会分分钟发现他的作品。他无所不在。可口可乐、李锦记、尖叫饮料、农夫茶、中华香烟……不管是吃的还是喝的, 都留有他的笔触;出来逛街走走, COCOPARK、万科、大快活、美心MX、Bossini……或是品牌Logo, 或是店铺形象设计, 也都是他的精心制作。不管是从哪个角度来看, 跨界都是陈幼坚设计生涯中不断突破、不断开启、不断尝试的动力。虽然他业已成为设计界的教父, 但并没有被此称号束缚, 画地为牢。他对跨界的兴趣并没有因为年龄增大而消退, 在接近花甲之年的现在, 仍旧等着下一个未知的领域向他投来橄榄枝。

他的时尚范儿

面朝维港的“生活”男人

陈幼坚, 一看就是那种很有范儿的人。面容清瘦、精神矍铄, 考究的山羊胡, 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看似简单的一件白衬衣, 却能凸显出简约之中的时尚质感。难怪10年前, 就有导演选中他拍茶广告片。从第一眼的视觉感受开始, 他给人的感觉就像茶, 有品茗的雅韵, 有回甘的深度, 当然也有流行的时尚度。

他曾经超爱Armani, 被称为“穿Armani的设计领袖”。不过, 如今倘若还有人这样说, 就明显out了。陈幼坚在成为Armani拥趸多年之后, 却发现近几年其剪裁与版型并不适合自己。“人要了解自己。”在采访中, 他多次提到这句话。从跨界的选择, 到跨界的人才、到自己的穿衣理念……在他看来, 这一切都要基于对自我的了解, 所以他并不担心打破自己被外界传言的旧认知。为了让服饰以最精准的方式表达自我的身体语言, 他当然可以“背弃”Armani, 从而转投Prada、JilSander或者是Comm edes Garcon、Lavin的怀抱。

陈幼坚会把工作、时尚等很多时间都落到生活的角度。正如他所出的那本作品集《因中国而生为中国而活》的封面设计将“生”、“活”二字凸显一样。他虽然没有被誉为生活家, 但他绝对是懂生活的男人。看着他工作室内如博物馆般的藏品, 以及面朝维港的无敌海景就能明了。

跨界是化学反应, 无边界但要对味

南方都市报: 在10年前, 你曾经尝试过拍广告。你认为这是件很有想象力的跨界么?

陈幼坚: 那时候还没有跨界之说。跨界是近几年兴起的新名词。拍广告很偶然。1999年, 日本麒麟饮品公司想推出一种融合乌龙茶与红茶的带有中西文化结合概念的茶饮品, 这与我的设计理念吻合。故此, 也以我的名字命名, 推出“Mr.ChanTea”这一产品。

南都: 你跨界有没有底线? 或者说, 有没有什么行业是自己决然不会涉足的?

陈幼坚: 跨界就是没有底线, 没有边界的事儿。有底线, 我就不会跑去拍广告了。我不会知道下一个踏进门的客户是谁, 所以也不知道有什么行业是自己不能去干的。我不在乎公司规模的大小, 也不在乎品牌的古老与年轻, 但也并非说, 什么污七八糟的东西都会干。我会要求项目的影响是广阔的, 具有影响大众的力量。当然, 一个成功的跨界, 设计师必须与产品、品牌产生化学反应。

南都: 你认为跨界是不务正业么?

陈幼坚: 跨界就像感情。不管是已婚或者未婚, 两人长时间共处总是会有些腻味, 厌烦, 这时, 去跟一个个性、长相完全不同的异性去吃个饭, 结交点新朋友, 找点新感觉。这无可厚非。

南都: 万一吃了顿很糟糕的饭呢? 就像进入广告这种完全陌生的行业, 你会不会担心会不会担心万一演砸了, 而影响自己的声誉?

陈幼坚: 不管跨什么界, 我都不担心。品牌、商家、地产商、导演跑上门来, 必然是从多方进行了调研, 了解了我的情况, 相信我有能力做好。就像一名导演去找演员, 他定然不会贸然随便找一个。要担心也应该是他们担心吧!

南都: 目前你最想跨的界是什么? 你会怎么为跨界做准备?

陈幼坚: 我想我肯定有一天会进入服装设计界的。我从来不做妄然的幻想。当有品牌找上门来, 我自然会做一系列计划。有朋友形容我就像蛇, 平日里安静异常, 一有目标出现, 立即启动, 且能一击即中。

深圳正处在潮流开启的阶段

南都: 你曾经说过, 自己50岁以前, 就把事情做得差不多了。那么你如何定义近10年来做的事情?

陈幼坚: 如果没有内地市场, 我现在应该是在退休的状态。但随着近两年内地的发展, 北京、上海、杭州等地的客户都纷纷邀约, 这给我开启了另外一种Crossover的新天地, 而且跨的界相当广阔。

南都: 在接触内地市场的过程中, 你觉得内地的时装时尚度如何?

陈幼坚: 内地的时装品牌多, 但并没有真正意义上有中国力度的国际品牌, 仍处于模仿阶段。就像日本上世纪模仿美国一样, 无可厚非。

南都: 那你认为多久后才能有真正的中国时尚?

陈幼坚: 至少10年。时尚不仅是商品的品质, 更是设计师的素质。现在国内很流行去国外学个设计, 但并不是说去米兰看了几场秀, 就能领会时尚的真谛, 需要常年累月的生活体验与积累。而且国内尚未有具有国际视野的时尚圈, 圈子决定观念, 所以, 这自我风格的时尚并非一日之功。

南都: 你觉得深圳人时尚么?

陈幼坚: 我觉得深圳正处在潮流开启的阶段。就像商家以前只懂卖衣服, 现在开始注重包装, 关注到人的时尚需求。

跨界是市场营销的需要

南都: 你曾经说过, 很多创意人把自己当成艺术家, 呆在房子里做创意来卖, 但你觉得你更像个业务员。在跨界过程里, 你觉得市场观念重要么?

陈幼坚: 跨界从诞生的一开始, 就注定了必须有市场观念。特别是在当下经济环境不好的境地下, 跨界更是一种提高宣传推广的效率、体现营销价值的诀窍。例如H&M与川久保玲推出的波尔卡圆点服饰, 一下子就排队卖光。这很容易理解: 消费者只需要花三四百元就可以享受大设计的作品, 能不兴奋么? 这种市场的兴奋点特别在大众品牌与高端设计师的碰撞中容易产生。

南都: 正像你所说的H&M服饰被一抢而空。从市场效果来看, 不少跨界的项目都赚了个盆满钵满, 那么, 跨界是否就一定意味着经济效益1+1> 2?

陈幼坚: 没有什么是一定的。但在当下的情况下, 大多数跨界都是成功的。因为除了品牌自身影响力与设计师号召力外, 凡Crossover的东西都会赢来传媒的大肆报道, 具有更有力量的互动效果。而且, 设计师在跨界时, 需要重组自己的创意、激发新的原创力, 这时的作品也相当值得期待。

南都: 你作为香港设计师的领袖, 你怎么看待设计师放低身段来跨界的问题?

陈幼坚: 其实, 我很好奇这个问题。对于品牌而言, 是有百益而无一害的事情。比如, 投个5000万美金给一个顶尖设计师所带来的宣传作用, 相对品牌宣传的总费用来说并不多。而且, 设计师的操刀更能有提升品牌的功效, 能大大地巩固与扩大品牌的市场疆域版图。但这区区5000万就能让顶尖大师们放下身段, 确实让我有些不解。呵呵。或许是为了将顶尖时尚的概念引向大众, 将品味鉴赏能力引向更广泛的新人群, 从而培育未来的市场。

跨界是有积累的原创力, 新人慎入

南都: 有些人在一个领域做了多年没有混出头, 就开始寻求用跨界突破职业瓶颈。你觉得可取么?

陈幼坚: 如果从事一个行业5年还没有做出成就的, 说明并不适合, 就应当撤。一个人必须看清自己的能力与天分。任何一个行业的领军人物都是有天分的。跨界应该有多年的经验积累, 有厚积薄发的力量, 有收放自如的控制力, 才能驾驭得好。

南都: 你曾经超爱Armani, 但现在却只穿Prada、JilSander、CommedesG arcons、YohjiYamamoto和Lavin, 这是为什么? 你有如何的穿衣理念?

陈幼坚: 我觉得近几年Armani的CUT不太适合我的身形, 所以放弃。我爱中性颜色, 如黑白。这样看起来会比较有深度, 有想象的空间。我认为衣服必须要配自己的个性, 难以表达身体语言的服装就是失败的。

南都: 那你会赞同坚守自我风格, 反对追求时尚潮流?

陈幼坚: 当然不是。时尚潮流就是用来跟风的, 但要找到潮流里最适合自己的风格、元素、服饰, 才是成功的时尚之举。

CROSSOVER鉴赏

陈幼坚x Fendi

2008年, Fendi为庆祝其Ba-guette包推出10周年, 举行了一个名为“Fendi10+”的活动。陈幼坚一改设计包包的常规做法, 用当代艺术的表现手法契合主题。鲜红的色彩象征着Baguette包10年来源源不断的时尚气质, 也象征着创意激情不断。

陈幼坚xCocoPark

2006年, 陈幼坚为CocoPark设计的形象代言“CocoGirl”, 不但是个人首次设计玩偶的跨界, 更首创商场虚拟形象代言人的先河。Coco Girl代表现代女性智慧、独立、时尚的气质。

陈幼坚x Ferragamo

2007年, 香港设计中心特别策划“创作9707”项目———10个世界品牌, 配上10位香港杰出设计师, 合作糅合名牌设计精髓及香港特色的精品。陈幼坚与国际时装品牌Salvatore Ferragam o合作, 设计了一套共4款名为“Hong Kong MyLove”的丝巾。中国传统的回形纹象征回归, 紫荆花象征香港, 加之品牌经典的鞋子图案, 将主题与品牌精神完美结合。

陈幼坚x Forevermark

2009年初, Foreverm ark举行了一个名为“ThePrecious Collec-tion”的全球市场企划活动, 以“Precious”为题, 设计一款钻石首饰。陈幼坚完成了他跨珠宝界的“处女作”, 名为“一寸光阴一寸金”。这款用罗马数字、法语、汉字、希腊文字等不同国家文字设计出1至12时针数字, 突破了地域限制, 体现珍惜时间的全球共通性。

采写: 南方都市报, 黄璐


2 Comments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