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旗帜晚报专访Jonathan Ive爵士:iMan驾到。

(图为来自Inkworld.nl,文章有删节)

Jonathan Ive 爵士可能是全世界最著名的伦敦人了,他今年45岁,与妻子Heather Pegg早在中学就互相结识,于1987年成婚,如今已经育有一对双胞胎儿子。

作为苹果公司工业设计部门的SVP(高级副总裁),从Mac到iPod到iPhone再到iPad,Jon可以说是公司产品线背后的“发动机”,今天我们将为Evening Standard带来他的独家访谈。

来源:London Evening Standard

作者:Mark Prigg, 科技编辑

翻译、编辑:Wayne Tai@DamnDigtial

(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自DamnDigtial)

Q:为何你决定举家搬去加利福尼亚?

A:我很享受那里洋溢着的乐观主义,一种敢于尝试不怕失败的精神。对那里的人来说,为了一个点子拉一帮人就开始创业是很平常的事情,我喜欢这样的切实与直白。这不是一种只顾着挣钱的精神,而是拥有一个想法,并且实现它。

Q:是什么让Apple的设计与众不同?

A:很难找到最恰当的词语来描述苹果的开发过程。。。不过它始终围绕着设计、原型、与制作。如果你割裂其中任意一环,那结果一定不会令人满意。

如果你的产品是好的,那它一定是新的。新产品意味着你将处理以前没有人未遇到过的问题与挑战,你将无因可循。解决这些问题将耗费你客观的精力。关键在于将乐观与好奇合二为一,而这样的结合并不多见。

Q:苹果的新产品通常是怎样问世的呢?

A:有时候你会想到好点子,有时候你想不到,可能听上去挺好笑,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我很享受这种过程。创意与想法都是灵感所激发出的孤独、脆弱、短暂与无形的产物。

而当我们想到一个点子,它会形成一场讨论。你脑海中的抽象概念转变为一场稍微“实际”一点的讨论,而当讨论最终转化为真实的模型,虽然很粗糙,你却将一个模糊不清的概念转化为了实体,这便是最戏剧化的一幕。然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让你的想法)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这样的感觉太棒。

Q:如何成就以为伟大的设计师?

A:很重要的一点是放下包袱,要对失败充满好奇和兴趣,你需要对不停的尝试(what if)充满激情。但是你依然需要全神贯注在重要的事物中,并且充满洞察力——这才是最重要的。“伟大”就在于如何调整两者之间的矛盾。

Q:苹果设计新产品的目标是什么?

A:我们的目标非常简单:设计出更好的产品。如果我们无法做到,我们宁可放弃。

Q:为何苹果会极力追求这一点?

A:很不寻常的是我们的大部分竞争者都追求的是推出不同寻常、或者“看上去”新颖的产品,而我认为那是彻头彻尾的错误。一件真正的产品,必须真正做到“更好”,其中有一些规则需要严格遵守,你需要真正渴望让一件事物变得“更好”。高层开会不解决问题,他们的目标很少顾及到真正使用产品的人,因为产品开发不牵涉到价格、时间表,也不涉及到通过某种骇人的营销策略达到让大家都知道我们在开放一款与众不同的产品的结果。

Q:你是什么时候第一次认识到设计师的重要性的?

A:当我第一次使用Mac的时候。当时我正在读大学,用着一款PC,那体验真是糟糕透了。但当我接触到Mac的时候我真的发现这玩意太美妙了,也就是那时我发现了孕育这件产品的人——设计师们——的重要性。

Q:以iPod为例,是什么让你产生了设计这么一款产品的想法?

A:有时候一些事情会刺激你注意到某个存在的“问题”,但是更多的时候你需要对“机会”产生好奇心,这才是设计师发挥本领的地方。没有人会向你陈述他需要什么,所以你要主动的去产生疑问:“如果我这么做,如果我把这样东西和那样东西组合在一起,会产生什么结果呢?”这样的做法让你有机会彻底更新一种产品,而非仅仅是解决现有的问题而已。这才是真正的挑战。

Q:你如何确信消费者会买你的产品呢?

A:我们不调查普通用户——(创造何种类型的产品)是设计师的工作。对那些不能从当前看到未来机遇的人来说,咨询他们关于产品的决定是毫无意义的。

Q:你领导的设计师团队规模很小——这也是你们成功的原因么?

A:由于我们产品的复杂性,在Apple,一项工作需要来自各方面专家的通力合作。我本人与硅元件设计师(silicon designers)、电子工程师、机械工程师一起工作,你肯定也很好奇当我们聚在一起时每个人的分工。我能告诉你的是当我们聚在一起,我们拥有一个当务之急的共同目标,就是设计伟大的产品。

另外我们这个团队的成员已经共事了好多年了,而当你面对看上去不可逾越的挑战时这会给你带来一种团队层面的自信,而这种自信帮助我们在完全没有先例的情况下克服了设计iPhone和iPad的诸多困难。

Q:对(产品)细节的困扰会导致项目失控么?

A:对细节的打磨超级占用时间,你会花上几个月的时间去解决那些微小的问题,但是如果不先解决这些你就无法推进其他基础问题的解决。

你会一直觉得这些细节问题根本没办法去解决,但是你必须抱有信仰。这就是为什么创新是如此艰难的一件事——因为你根本无例可循。

Q:你如何知道自己成功了呢?

A:对于一个设计师来说定义成功很难,但是当其他设计师冲着我摇尾巴(表示敬意?)的时候我感觉蛮爽的。

我们的目标是:简单的事物,简单到你无法想象这件事物可以被任何一种另外的东西替代。“不复杂”不等于“简单”,简单意味着你可以更专注于某一件事物,比如我们为新iPad开发的iPhoto应用,它会让你完全忘记你是在使用iPad。

Q:对于持续不断的创新而言,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A:从业那么多年来我自己也不能确定这样的挑战会有多难,但是当你在实践的过程中你会知道创新是什么——可能只是一次很小的调整,就会完全改变一件产品。

对于iPad的开发上的某些问题我们做了很大胆而危险的尝试,我认为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完全漠视人们的意见是一种美妙的讽刺,但这就是设计师的职责,而且我相信用户最终能体会到产品背后我们所倾注的巨大努力。

Q:但是消费者真的在乎所谓的优秀设计么?

A:在过去的20年里我们学到的一件重要事实就是,当我们挑剔的消费者反复阐释他们为什么喜欢某件产品时,他们总对“设计”抱有极大的关注,这成为了我们前进的强大动力。

Q:用户对于Apple的产品粘着度尤为高,可以说是痴迷,这是为什么呢?

A:当我第一次使用Mac的时候我就极大的感受到了开发这玩意的人与他们的努力背后的价值。我觉得用户能与我们的产品产生情感是因为他们感受到了其背后我们的努力,为了创造这些产品我们为之付出的努力。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