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酷土豆:意外的婚礼,背后的故事

封面logo为damndigital 编者意淫出来的假想logo。

合并带来极大的领先优势,但谁将成为视频网站“成本收益”长跑中最先到达临界点的网站,仍有悬念。

源载: 财新《新世纪》
记者: 王姗姗 于宁 朱以师 郑斐

优酷和土豆宣布合并的当天,一家业内排名前五的视频网站紧急召开了管理层电话会议。

“原来大家都以为是优酷和爱奇艺。现在的结果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很糟糕的事。”3月12日深夜,这家网站高管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语气中仍难掩震惊和担忧。

作为目前中国互联网视频行业的“老大”和“老二”,优酷(NYSE: YOKU)与土豆(NASDAQ: TUDO)曾是“死磕”多年的宿敌。2012年3月12日,他们突然化敌为友,宣布以100%换股的方式“合并”。优酷和土豆将在新公司中分别持有71.5%和28.5%的股份,土豆在收购中获得了1倍以上溢价。

其他仍在网络视频业血拼的企业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场并购发生了。这或许并不像优酷的投资人说的那样,可与当年分众收购聚众相比,因为网络视频的竞 争惨烈程度及市场分散度远远超过楼宇视频,合并后的优酷土豆(新公司名——编者注)还没有能力垄断市场,但无疑将大大拉开与追赶者的差距。

合并完成后,新公司将以14.70亿元人民币收入占据35.5%左右的市场份额,比第二名高出22.2%。他们手握31.64亿元现金,在疯狂烧钱的视频行业,这成为了竞争中的最大资本。

交易得到了投资者的踊跃欢迎。交易宣布后的两天,土豆股价上涨156.53%,优酷的股价也上涨了27%。

过去的几年,视频网站一直在烧钱,即使是收入和用户规模领先的优酷和土豆也还没到盈利点,却同时有至少五家以上的有分量的竞争者:优酷、土豆、搜狐、百度爱奇艺、PPTV、乐视⋯⋯还有后来居上的腾讯。

除了斥巨资抢购大剧版权、抢用户、抢广告,视频网站有没有其他出路?优酷与土豆的合并打开了投资者想象的窗口。多位投资业者和网络视频业界人士均认为,在这一领域,还将有更大的整合发生。

土豆同意了

去年上半年,业内就普遍做出判断:视频网站将进入整合期。各种组合的谈判——优酷与爱奇艺、优酷与土豆、土豆与爱奇艺都暗流涌动。但最终优酷和土豆的行动之快,还是令业界倍感突然。

“实质性谈判不到一个月。”一位参与此次交易的投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在这次交易中,土豆的首席财务顾问是摩根士丹利,高盛、华兴资本和Allen&Co则代表优酷一方。

在最近因市场冰冻行情而显得冷清的互联网业,这个价值11亿美元的换股交易吸引了几乎所有市场人士的眼球。交易规模超过了2005年阿里巴巴收 购雅虎中国的10亿美元,也大大超过2006年分众传媒以3.25亿美元收购聚众传媒。甚至有投行业者为了“谁是这次交易的正牌财务顾问”在网上恶语相 向。

资本市场的激烈反应来自优酷对土豆的估值,根据换股比和宣布收购前一个交易日(3月9日)的股价计算,土豆的市值是收购宣布前3月9日市值的2.62倍。优酷相当于以近40美元/股的价格购买土豆,土豆的估值为11亿美元。

71.5%与28.5%的比例,意味着优酷的估值是土豆的2.5倍,优酷CEO古永锵在分析师会议上称这是公平的,“这符合两家网站对合并后企 业贡献的流量,包括用户逗留时间和独立用户数量。确定估值最重要的指标是营收。优酷的日均独立用户是土豆的1.6倍,用户逗留时间为2.4倍-2.5倍, 净收入为1.7倍。”

二级市场的反应对双方投资者都是利好,即使像新浪这样在土豆上市时和上市后分别以29美元和23.6美元买入的投资者也账面浮盈数千万美元。只有在优酷以每股48美元价格增发时进入的投资者还未解套。

这场交易之所以令业界普遍震惊,不仅因为速度快,还因为此前圈内盛传的并购并不是这两家。百度旗下的视频网站爱奇艺是关注的焦点,优酷和土豆都 曾接触过爱奇艺,寻求并购的可能性。为了争夺中国第一视频网站的位置,优酷和土豆过去几年一直在赛跑,在优酷抢先上市后双方最近又为大片版权打起了口水 战,所以在业内看来,这两家公司的合并原本是最不可能的一种情况。2005年4月正式上线的土豆是中国最早创办的视频,现在也仍是优酷的最有力的竞争者之 一,居然在上市七个月后就放弃了对第一的争夺,这令业界颇为意外。

据财新记者了解,甚至就在几个月前,土豆还推翻了与优酷合并的可能,选择独立上市。意外为何变成现实?在前述接近土豆的交易人士看来,外部市场环境有很大影响,“股东是在一个充满很多不确定性的市场选择了一个确定的结果”。

他认为,市场的不确定性表现在几方面,一是视频网站的商业模式还有很多不确定性,是广告还是付费来主导?怎么赚钱?一方面是版权成本很高,另一 边收入又没有起来,整个视频市场全年只有六七十亿市场规模;二是监管方面也有很大不确定性,十八大之后,对视频网站市场会如何监管,国有媒体和民营企业是 否会一视同仁?

是继续争抢片源将烧钱进行到底,还是携手寻求一个更大的平台和更光明的前景?种种不确定性显然使得双方的股东倒向了后者,特别是使得土豆的股东改变了想法。

“收购土豆是优酷最想做的,我们一直有接触,其间公司也考虑过别的组合,后来公司说土豆同意了。”优酷的一位董事这样告诉财新记者。

压力下的决定

土豆CEO王微最终在合并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不过不止一位投资界和业界人士表示,这之于王微,是一个“无奈”的决定。

“他是一个很清高的人,一直怀着上市梦,现在这个结果跟他当时的预期确实有落差。但是在股东压力之下没办法。”一位接近土豆的投资界人士称。

他表示,2011年就有不少投行嗅到古永锵对土豆的兴趣,开始为两家“联姻”牵线搭桥。“当时王微不同意,态度很坚决,所以收购没有继续。”他透露。当时王微身后仍有多数股东支持。

如果说上市之前,股东们对土豆仍抱有期待,上市之后这七个月优酷与土豆之间差距的拉开,使得主要股东们对于土豆独立运营的前景发生了怀疑。

土豆原本先于优酷递交上市申请,但因王微与前妻的财产官司而延迟,致使优酷早于土豆半年上市,2010年12月IPO融资2.33亿美元,2011年5月再融资4亿美元。等到土豆上市时,中概股已一片萧条。土豆当日即跌破发行价29美元,此后陷入再融资困境。

在一位土豆的投资者看来,土豆在上市融资一环的落后导致了后来的一系列问题,从财务数据上看,土豆每个季度的增长都逊于优酷。优酷坚决执行了 CEO古永锵对外强调的“领跑战略”,2011年三季度实现营收129%的增长,全年未经审计的营收增长则高达132%,相比而言,三季度土豆营收增长仅 为52.1%,全年增长为73%(未经审计)。优酷的一位投资人称,两家公司起步差不多,但优酷的执行力强于土豆。

不仅如此,搜狐视频、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原名奇艺)的成长令人生畏。它们背靠搜狐、腾讯和百度,通过母公司平台做推广,资金投入颇为从容,增速正在超过土豆。

上市前优酷与土豆分别融资1.60亿美元和1.35亿美元,上市后,资金投入差距明显。视频网站是烧钱的行业,土豆2011年的收入是5.72 亿元人民币,支出为4.60亿元,成本、营销费用和管理费用分别高达4.27亿元、2.86亿元和1.74亿元,净亏损5.11亿元。2011年底土豆还 有近8亿元人民币的现金,但经营现金流为负。而优酷2011年收入达到8.96亿元,并手握22.92亿元现金,表现出比土豆更强的后劲。

优酷的一位投资人认为,土豆已经陷入恶性循环,互联网行业一开始是烧钱,但要看到临界点,看到赚钱的机会。土豆上市后的业绩,每个季度都与优酷拉开差距,投资者越来越看不到这个转折点,“这就是问题了”。

投资人的态度确实发生了改变。一位土豆的投资人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直言,“锁定期已经过了。土豆的市况不佳,版权费特别高,这样下去公司现金 流都会出问题。”另一位土豆的董事则强调,这是大家共同的选择,投资人并没有因为土豆的现金只够用一年多而着急,没有任何一个董事在董事会上压王微去合 并。他承认,股东们后来都认为优酷的出价不错,是合理的。

前述土豆投资人认为,股东对王微确实有一定压力,而王微剩下的股份不多,在董事会的话语权、地位都受到很大影响。加之优酷开的价格不错,王微最终同意合并可说是“形势所迫”。

一旦土豆点头,谈判就进行得很快。“很短时间就达成了交易,因为估值对土豆溢价了1倍以上,而对优酷也同样有利,收入增加并且节约了成本。”前述优酷董事表示,“当时惟一担心的是团队整合的风险。”

对于在七年前白手起家创办了土豆的王微来说,这是一个很困难的决定。在合并之后,他的去向已定——公司不需要两个CEO;而他所创办的土豆能否 一直独立运营下去未来也存疑。“王微选择做这样一个交易,是很难得的。绝大多数的CEO在刚上市没多久时,不会选择轻易把公司卖给竞争对手。”一位熟悉王 微的IT业资深人士表示。

但股东们的态度已经明确,而王微手中只有8%的股份和25%投票权。“我觉得王微虽然身上有些艺术气息,但他还是一个理智的商业从业者,他的责任是为股东创造价值。”一位熟悉他的人评价说,“不管结局如何,能将公司带到上市,对任何创业者都是很成功的创业。”

前述接近土豆的投资圈人士则表示:“站在理性角度分析,王微没有理由拒绝,拖下去土豆只能慢慢落后,估值萎缩。优酷的开价应该是令王微和股东满意的。”

古王之争

从某种程度上说,优酷和土豆的合并也是双方投资人在古永锵和王微之间做的选择。

2005年4月15日,土豆网上线,是国内最早的视频分享网站。2006年6月21日,优酷网开始公测,同样定位为用户视频分享服务平台。定位 和模式相同,竞争不可避免。土豆网有先发优势,最终却落在优酷后面。究其原因,一位互联网资深人士评论认为,“古永锵是玩资本的,王微是玩文艺的,这决定 了两家公司的巨大差异。”某种意义上,这也决定了两家公司现在的命运。

王微生于1973年,福州人,高中辍学,自考托福出国留学,拥有欧洲工商管理学院MBA学位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计算机硕士学位,创立土豆网前曾任职美国休斯公司和贝塔斯曼集团,负责贝塔斯曼在中国的战略策划以及贝塔斯曼在线中国的重组工作。

“王微和土豆都有理想主义色彩,喜欢创作,尊重原创,追求表达的自由。”一位接近王微的土豆人士如是评价。土豆的口号是“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 演”,中国最早一批有影响力的播客、草根视频,大多出自土豆。王微自己也喜欢创作,小说《等待夏天》曾发表在《收获》杂志,创作的话剧《大院》在2011 年7月上演。

相比而言,1966年出生的古永锵在投资和互联网的从业经验更丰富。古永锵曾任职于贝恩公司,后担任风险投资公司富国集团的副总裁。在创立优酷网前,古永锵还曾在搜狐工作六年,历任CFO、COO和总裁。

一位优酷员工对古永锵的评价是,“性格温和,做事稳健、谨慎,大局观强,在资本市场上的感觉也很好。”

土豆网前CTO赵亮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造成优酷超越土豆并最终合并土豆的因素有很多,但最关键和最根本的还是钱的问题,是融资能力上的差距及对融资节奏的把握。”

视频行业内容同质化严重,产品和技术也没有突破性创新,后期更多是资本层面的竞争,比的是融资能力和持续烧钱时间。“谁能先上市融到更多钱,谁就能领跑。”一位投资人如是说。

更好的融资节奏和关键节点上的投入,使得优酷逐渐超越了对手。“非常典型的是2008到2009年在带宽的投入上。”一位土豆网内部人士认为。

彼时,金融危机来临,王微认为广告规模可持续增长的预期不明朗,土豆不能继续烧钱扩张,于是缩减了在带宽上的投入。与此同时,优酷却继续增加带宽投入,提高视频播放的流畅度。一减一增,用户体验差异明显,土豆用户开始流失,市场份额也被超越。

并不是王微没有看到带宽投入在视频行业竞争中的重要性,瓶颈还是在资金上。2008年4月,土豆网完成第四轮5680万美元的融资,其后一直到 2010年7月才获得上市前最后一轮5000万美元的融资。而优酷则在2008年7月完成第四轮4000万美元融资后,又在2009年12月完成第五轮 4000万美元的融资。

“市场不好,其他人融不到钱,优酷能融来钱,这就是差距。”易观国际分析师张也认为,资本运作能力是优酷能够后来居上的关键。

“控制带宽,降低用户体验,是王微一个很痛苦的决定。”一位土豆前员工对财新记者表示,当时如果土豆还选择扩张,能否撑到现在可能都是问题。

另一个从根本上改变优酷和土豆竞争格局的事件,则是上市。慢一步,错百步,优酷和土豆的资金实力差距进一步拉大。

在一位接近王微的投资界人士看来,如果说王微有教训的话,“就在融资节奏的把控上,他与古永锵的起步时间和上市前融资额差不多,为什么王微最后被稀释到只有8%的股权?”

多轮融资后,上市前,王微在土豆的股份被稀释至只有12.7%,而古永锵则仍有优酷41.48%的股份。相应获得的资金额则是土豆总计1.35亿美元,而优酷是1.6亿美元。

这或许也与王微的个性有关。曾有人问过王微,“股份被稀释得那么厉害,不担心控制权吗?”王微回答称,“那有什么好担心的,重要的是有没有足够的资源,把想做的事情做成。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个人牺牲就牺牲了。”

王微的离婚官司也有影响。为了支付给前妻的补偿,王微在上市后继续减持,到交易前在土豆的持股比例仅剩8.6%,由于他持有的是A类股权,因此 仍享有25%的投票权,这等于已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王微在2011年写的话剧《大院》中,讲到一个男人为了他的四合院与地产商抗争,最终资本完胜,男主 人公自杀。前述接近土豆网的人士慨叹,“这像王微自己的一个隐喻。”

在赵亮看来,优酷非常商业化,善于用资讯、热点事件来强化影响力,后期主要利用资金优势,坚定地走“正版视频+广告”的盈利模式来扩张。而更文 艺的王微对产品的感觉很强,比如土豆映像节,比如土豆最早在2008年9月推出高清正版视频专区——黑豆,最早提出自制剧等。土豆聚集了一批非常优秀的草 根播客,《网瘾战争》等影响巨大。“大家喜欢这儿的氛围,表达的自由和创新。”在一位土豆员工看来,这正是王微带给土豆的精神。

这部分用户的黏性较高,但内容却不被广告主看好,据张研究,类似优酷、土豆的平台,自制剧内容能带来40%-50%的流量,但收入贡献只有不到30%的比例。最后,当所有视频网站都一哄而上之后,土豆反而被淹没其中。

大整合如何开始

3月13日,在宣布合并消息第二天,古永锵和王微马不停蹄地亮相土豆北京公司、优酷北京总部和土豆上海总部,集合全体员工并发表维稳讲话。古永 锵特意穿上了代表土豆的橙色衬衫,王微则穿上了代表优酷的蓝色毛衫。古永锵主讲,王微作简短发言,均强调公司合并后依旧会保留两个平台、两个品牌和两套销 售团队;秉承差异化发展的策略,两个平台的侧重点将有所不同,比如优酷将更加重视“拍客”和“牛人”,土豆则更注重原创和自制剧。

古永锵开玩笑说,“原以为会被扔西红柿和臭鸡蛋,冲锋衣都准备好了。但早上醒来一看,优酷和土豆的市值都涨了7亿多美元,也就放心了。”

不过,仍有很多业界人士认为独立运营只是暂时的,互联网独立评论员谢文即在微博上直言,一年后土豆品牌将消失。在业内看来,这不是一个互补型的 交易,优酷和土豆打了这么多年,最大的结果是业务单元高度同质化。“这两个公司的整合应该会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模式太相同,合并难度就会更大——首先是 管理层的合并、然后是销售团队、技术团队⋯⋯大批员工的整合,都是大问题。”

优酷的一位董事亦承认,整合的风险是谈判中大家最担心的,最后达成的一致意见是前端及营销团队还会保持两家网站的现有架构,先进行后台整合,即 统一内容的提供和搜索系统。一位接近交易的消息人士向财新记者表示,合并后最终要达成的运营效果,从用户层面来说,应该是“选择任一平台所享受的内容可能 不同,但底层系统是打通的,用户得到的服务体验一致。这意味着双方从技术到人员对接,是一个浩大的系统工程”。

观望中的各家竞争网站,眼下最害怕的,就是两家公司合并后有可能实现“带宽成本、人员、营销以及版权这几大项成本大幅降低”,这将大幅拉开差 距。优酷的财务副总裁徐舸在分析师会议上表示:“合并交易在未来的12个到18个月将实现多方面协同效应。从绝对价值看,每年大约可以节省5000万至 6000万美元。”

不过,古永锵暂时还没有打算动大手术。就在开完维稳大会的第二日,3月14日,古、王二人又通过一封联名邮件,主动向优酷和土豆的员工承诺:“在整个合并过程中及合并后,土豆和优酷都不会进行裁员。”

此外,在土豆网员工收到的邮件中,两位老板承诺称,土豆既定的人员加薪计划将按计划执行;针对优酷员工的信中,还格外明确了对外讲话的纪律——“在对内对外沟通中。‘合并’是我们的准确用语”。

一场承诺不裁员的合并,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可想象。这对员工虽然是一个定心丸,但对新“优酷-土豆”公司来说,无疑增加对接的难度。

两家公司合并后是否会带来在广告上更大的议价能力?六间房总裁刘岩认为这次合并会影响视频行业的广告价格。但很多业内人士认为不会,一些分析师甚至认为,广告收入合并后不一定会1+1=2,很有可能会小于2。

至于王微的去留,在3月12日的电话会议中,古永锵表示自己仍将担任新公司的董事会主席和CEO,王微将进入董事会,但未提及其在管理层的职位。

外界普遍认为,王微在交易完成后继续留在土豆的可能性很小。前述优酷董事也明确表示,“看他自己,我们希望他留下来,但CEO只有一个,王微只有董事身份。”据接近交易的知情人士透露,王微在新公司中的股权比例只有2.45%左右,将逐步淡出管理层。

接近王微的人士表示,“他首先应该确保合并能顺利完成,在这个基础上,他一定会有更大的梦想,他的职业生涯也不会止于土豆。”

视频行业的未来猜想

一家排名靠前的视频网站高管称,公司在针对此次并购案的分析中认为,这很可能意味着“大剧战争的终结”。居高不下的带宽成本和直线上升的内容成 本,令中国的视频网站被公认为TMT行业中最能烧钱的企业,也令所有身处其中的企业陷入泥潭。“这是一个非理性市场,竞争过于激烈,反而大家都没钱可赚, 至今还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实现盈亏平衡。”一位参与交易的人士认为,这次的并购案以投资者的理性选择为视频业竞争带来了一种新的解决方案。

“要花钱买,就只能奔着名气最大的电视台热播的剧集下手,否则就很难收回成本。”一位爱奇艺的内部人士说,对好剧的争抢一直是各大网站的焦点。 自2009年以来,影视剧版权购买的价码在各大视频网站的相互叫价中一路飞涨。四年前一部电视剧的单集售价还只有两三千元,仅在2009年,这一价格就直 线提升了10倍以上。2010年,热播电视剧直接跳至20万元/集。但这个天价数字很快在2011年被更为疯狂的叫价所淹没,五六十万元一集都已不再令人 称奇。当年7月,搜狐高清为购买98集的《新还珠格格》的新媒体版权,豪掷3000万元人民币,随后又追加5000万元的投入用于推广新《还珠》,令视频 网站第一阵营中的“大剧战争”进入历史上最白热化的阶段。

仅一个月后,一直在网络视频领域处于蛰伏状态的腾讯,以单集高达185万元的价格买下《宫锁心玉2》40集版权,宣布“参战”。

电影行业的新媒体版权同样火爆,但风险也非常大。“新媒体的版权上涨过快,迅雷1000万元买了电影‘关云长’的版权,靠广告分销就赚回来300万元,其他的700万元就当是出名了。”影视版权行业的一位资深人士称。

优酷2011年的带宽成本、内容成本分别为3.25亿元、2.43亿元。带宽成本占收入比例从2010年的50%下降到36%,内容成本的占比则加大6个百分点,升至27%。

价格的不断飙升,使得不少视频网站通过结盟来分担成本、分享收益,2011年10月,土豆和乐视宣布合作,成立合资公司进行影视剧版权的采购和销售,并进行视频服务合作,乐视提供内容,土豆负责页面。还有些甚至通过互换版权的方式实现好剧共享,让现金流更好看。

这种结盟又引发了维权骂战。2011年末,土豆网在北京召开了主题为“尊重版权、尊重规范,自尊自重”的维权新闻发布会,宣布起诉优酷恶意盗播土豆网独家版权内容,并向优酷正式提出1.5亿元的赔偿,还向国新办、国台办、工信部、文化部等有关部门举报。

“视频战争的玩法就是谁更有钱,谁就可以买到更好的版权,同时拥有更好的带宽。”在前述视频网站高宇看来,优酷与土豆的合并,基本上意味着对后 面的大多数视频网站来说,大剧版权争夺战宣告结束。“现在谁碰上新优酷都是死路一条。优酷有30多亿元,可以买更好的版权,买更好的带宽。”

不过,仍有很多业内人士坚持认为,虽然优酷与土豆的联合使新公司拥有了更雄厚的资金贮备,短期内会令同业心悸,但围绕着大剧的争夺不会完全结 束。因为财雄势大的腾讯和百度目前在视频领域野心初露,未来是否有更大布局,谜底尚未揭晓。已经在视频投入重本的搜狐更不会轻易退出竞争。

另一个影响将出现在广告领域。从销售网络布局来看,目前土豆的营销在华东占有很大优势,优酷在华北具有绝对优势,在华南也有很大势力。“这意味着京上广这三个最强有力的视频市场其实上被这两家公司占全了。”一位视频网站高管表示。

此外,同时拥有两个中国视频网站最大流量的平台,将会在未来的广告大战中采取何种组合式进攻打法,也令对手担忧。“他完全可以实施价格差异化策 略——让优酷的广告继续保持行业中最高报价,同时把土豆的价格死命往下砍。爱奇艺的报价底线也许是15元,那土豆就可以做到10元,我的流量还比你高,你 说广告主会去哪个平台投广告?这样公司可以用优酷来维持现有收益水平,用土豆来扮演狙击手角色。”当然,这只是猜测。

现在,整个网络视频产业正在从之前靠资本推动扩张阶段转入一个长跑阶段,即“在控制成本的基础上扩大收益”。这是一次被动的转型。陷入恶性竞争和烧钱竞赛不可自拔的视频网站,从2011年下半年起就不得不面对“越来越难找钱”局面。

土豆的股东正是认清形势后,选择了与优酷合并来寻求未来更理想的退出前景。剩下的其他竞争参与者又将何去何从?是继续独立运营、还是抱团取暖?业内对此基本有共识——在未来一到两年内,这些民营资本为运营主导的独立视频网站将不会超过五家。

目前仍然同处于竞争第一阵营的只剩下搜狐高清、爱奇艺等公司,“有钱没钱”的问题,仍将在未来的行业竞赛中直接影响各家战斗力。而PPTV和迅 雷这类公司则不排除成为最先倒下的公司。一位PPTV的内部人士就认为,只有那些“背靠大树”的公司,未来有存活机会。“爱奇艺背后毕竟有百度的推广渠 道,他获取新用户的成本会非常低,而搜狐高清是一个全平台,后来还可以用游戏挣钱。”

目前包括优酷、土豆在内的几乎所有视频网站都在做“媒体化”探索。但优酷土豆的成本结构明显好于那些以播出影视剧立足的“一边倒”公司,因为在优酷和土豆的流量贡献占比中,便宜的自制剧、综艺短片与购买版权的影视剧几乎是三分天下。

很多业内人士都预计,更大的整合还在后面。其中百度会如何处理旗下的爱奇艺最为引人关注。

一位投资界人士称:“一年前古永锵也看过当时的奇艺,鉴于奇艺是百度控股的,收购后与百度的关系如何处理是一个问题。”他认为百度不会轻易放弃其控股权。

一位爱奇艺的内部人士则表示,爱奇艺的战略选择是做娱乐媒体,“从播放时长看——爱奇艺在用户时长上已经超过了土豆。合并之后,他们加起来是40%,我们是14%。我们才做了两年,他们做了六年。这次合并不会让我们更被动。”

爱奇艺的另一位内部人士则透露,在视频网站中,资金实力最强的是百度和腾讯,爱奇艺、腾讯都曾透露收购土豆的意向,“这是优酷最怕的”。因为优酷最关注的不是土豆,而是腾讯和百度。他还称,优酷最想买的是爱奇艺,能够互补,还有一个百度的入口。

百度的一位内部人士指出,优酷土豆合并的价值在于规模效应带来变现能力。PPTV的一位高管则认为合并后的优酷土豆公司至少在未来一两年内,都将稳定保持着行业内“最为强大的竞争者”这一地位。

不过,合并以后的公司市场份额尚未超过50%,所以竞争依然存在,特别是那些背靠强大互联网平台的企业,依然有很强竞争力。

谁会是最早走完“成本控制和扩大收益率”这段艰难长征,第一个到达临界点的网站?优酷土豆获得了一个极大的领先优势,但结局仍有悬念。如果优酷土豆未来被像百度和腾讯这样的大鳄吞并也并不令人意外。



1 Comment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