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初创公司中普通员工的退出收益的知识分享

编者:创业公司中的普通员工往往是被外界忽视的一群人,但Facebook不是Mark一个人建成的。DamnDigital的读者群中不乏怀揣梦想加入他人创业队伍的有志青年,希望通过这篇文章能普及一下startups中普通员工的收益预期与各种权利。由于国情、法规等不同,本文仅供参考。
36kr原文标题《为什么样的创业公司,能够让我在供职四年内成为百万富翁?》,编辑按照使用意图进行了修改。

…有人在Quora问了这个问题:What startup could make me a millionaire in four years if I got hired as an emplyee today?

Symbolic Analytics的创始人Brandon Smietana在下面做了很长的回答,内容很精彩,不过请勿对号入座:

大多数创业公司的退出(exit),都是通过M&A(并购),而不是通过IPO(首次公开募股),现在大多数的M&A价格都低于3000万美元,最典型的价格是1500万美元,现在我们来假设一个最乐观的退出案例,从其中的数据中算出,我作为创始人和CEO,能够拿多少钱;从而计算出,你,作为一个员工可能赚得的利益。

原文:Quora
来源:36kr

(一)假定案例

  1. 我拿到1000万的投资。
  2. 投资人拥有公司50%的股权(乐观估计)。
  3. 我将公司以3000万的价格出售。
  4. 我拥有30%的外流通股(Outstanding Share) ,非常乐观的估计。

投资人还拥有优先股,通过并购,他们首先把自己投入的钱收回来,然后再参与剩下的股权收益分红。

  1. 在3000万的退出中,投资人首先拿回他们投入的1000万,剩下2000万。
  2. 然后,优先股股东吃掉省下2000万的50%的利益分红,于是他们拿走另外1000万。
  3. 现在,整个脱售的现金只剩下1000万,分享这份利益的关系者包括大众股东,公司员工,创始人和管理团队。

我,作为创始人和CEO,享有最多的普通股股权,价值这1000万美元的大概600万。省下的400万利益归属其他所有的普通股股东(包括所有的公司员工)。

最典型的早期员工,在利益分红中能拿到的资产不足CEO的1/30,因此,一位非常重要的早期员工,能够从脱售中取得20万美元的利益。

现在,让我设想得不那么乐观,相对实际一点。70%进入A轮融资的创业者,除了工资,其他什么利益都无法从公司获得。因此作为一名员工,

  1. 有70%的可能,如果你在A轮融资的时候加入创业公司,你的普通股是没有价值的。
  2. 与A轮以前的早期员工相比,A轮以后的员工通过股权或者期权能拿到的利益要少很多。
  3. 在A轮融资以后,新员工能够拿到的最好的股权大概在0.3%左右。
  4. 无论什么样的员工,他们的股权都会在管理层更换或者新一轮融资中被稀释。

(二)如果我进入的公司是”下一个Facebook”呢?

硅谷在过去的十年里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这些变化,同时作用并且影响着IT员工们能从公司那里获取的利益。

如果你在1998年以前(包含1998年)加入了一家在将来很成功的创业公司,那你一定已经赚了很多钱。但是,如果你加入的是Facebook,你所能获取的利益价值可能就无法跟前者媲美了。那么,那些加入“下一个Facebook“的哥们儿,希望可能就更小了,以下是原因:

谷歌的早期员工在加入时,谷歌的估值还很低。

  1. 谷歌的估值,一路从4000万涨到了2000亿。
  2. 那些最早加入谷歌的清洁工,从谷歌获得价值1000美元的股权,在2008年也价值400万美元。
  3. 一个获得了5万美元股权的工程师,他的股权在2008年价值1亿美元。
  4. 谷歌的大厨也获得了价值2800万的股权。

有四点原因说明,谷歌的员工为何能够金融上收益如此好:

  1. 他们在公司处于很低估值的时候获得股票期权。
  2. 从A轮融资到现在,谷歌的估值涨了4000倍。
  3. 公司员工以人为的超低协议价格获得购买期权(大概只相当于每股股价的1/10还要低),因为当时IRS(美国国税局)的409(a)条款还不存在呢。
  4. 由于协议价格足够低,因此员工在行权时,缴纳的是资本利得税15%(Capital Gain Tax),而不是收入税50%(Income Tax treatment)。

当谷歌发行股票给他的员工时:

  1. 公司处于低估值阶段,而非后来的顶峰估值阶段。
  2. 那时,美国国税局还没有执行409(a)条款,409(a)条款明确规定了员工期权的估值。

在十年以前,创业公司都会以低于估值的协议价格发给员工期权,以吸引有识之士。员工因此有可能通过公司IPO而一夜致富,他们行权的协议价格大概之相当于估值价的1/10。

而到今天,这么做就是不合法的了。现在,公司的主管们,依据83(b)条款,依然有权通过限制性股票(restricted stock)获得低估股票(undervalued stock);但是,现在获得将理性期权(Incentive Stock Options)的员工,就必须遵循IRS的的409(a)条款。同时,现在的员工,在行权时更可能缴纳50%的收入税,而不是15%的资本利得税。

随着更高的早期估值,现在的员工已经不太有可能有现金能够行权,而且也不太有可能缴纳资本利得税,一般都缴纳收入税。409(a)条款通过明确规定,也防止了员工行权价像十年前那么低。现在,一个创业公司的员工,如果行使价值200万美元的ISO期权(国际标准期权),在缴纳了加州税或者德州税之后,仍然可能面临50%的收入税。

一般情况下:创始人和主管们获得的是依据83(b)条款的限制性股票(Restricted Stock),并且缴纳的是15%的资本利得税,员工则更可能时取得福利期权(Incentive Options), 税率相对更高。

因此,作为一名员工,即便有一天你的公司被卖了,你也可能要缴纳50%的收入税。

200万瞬间就只剩100万,而现在,旧金山的房价是300万。

(三)创业公司估值之于员工的影响

以前所有关于谷歌员工胜出的理由,现在都有可能不复存在了。

新的创业公司,如Facebook,获得很高的早期估值,因此,早期员工能获得的利益相比以前的创业公司,就少很多了。

更重要的是,现在只有越来越少的大型IPO,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多的小型M&A。

1992年 — 2009年 风险投资也IPO和M&A交易的比例

大多数公司并没有谷歌和Facebook那样做得很好。即便在Facebook,也只有一小部分员工积累财富。

Zuckerberg在Facebook的股权大致相当于Facebook所有非主管的员工股权的总和(24%vs30%).。前50个Facebook的非主管员工所获得的股权,差不多相当于后面25000个员工的总和。

股权就是金字塔,越升一级,差距就越大。

在一个以3000万被并购的公司退出案例里(见上),一个很成功的M&A退出。公司的CEO也差不多只能赚600万美元。

(四)创业领域与员工回报的关系

有很多创业公司扎根在大众互联网领域(Customer Internet Space), 但是这个领域的投资回报率也最低。就拿Facebook举例(最成功的消费者互联网公司之一),它从每一个月度活跃用户那里只能产生3美元/年的利益。

很少的大众互联网公司能够通过广告获得盈利,像Ad.ly, Digg, Myspace, Twitter,还有很多其他的公司都很难达到大规模盈利,即便是用户量非常庞大。

一个大众互联网公司,如果每个月的活跃用户数有50万,依照Facebook的盈利推算,一年的盈利也只有150万美元。因此,不要把大众互联网当做救命稻草。

现如今,B2B/SaaS模式,以及生物技术市场,仍然能够在市场上攫取上亿的资金,但是,很少有人能有能力和经验在这个市场里把公司做起来。但是,在这领域,却有比大众互联网市场更多的盈利机会。

最有盈利空间的市场,最难发现创业公司。特别是,金融领域每年攫取的利润占全美公司利益的70%,但是,在硅谷却很难发现金融创业公司,即便有,也基本是大众金融服务。

Protip: 从数据和理论上看,如果你是A轮以后加入大众互联网公司的员工一枚,你的股权几乎就不值钱了。


1 Comment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