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oun Project: 从分享icon设计稿中诞生的创业故事


上图icon来自TheNounProject.com

有些好的创意正如那些每秒的歌词一样,在我们遇到它的那一刻就无比的熟悉。”The Noun Project”(名词项目)就是这为数不多感觉中的一种,显而易见的简单有用,以至于你根本不相信它之前并不存在。

由Edward Boatman 和Sofya Polyakov夫妇联手设计师Scott Thomas,在2010推出了一项名为”The Noun Project”的计划,此计划旨在创建一个收录、并可免费使用高清符号图示的媒体库。项目自实行以来,所收入的数量与日俱增,每天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师提交新作品。同时,The Noun Project团队也将其媒体库中的图标翻译成25中语言。

我们通过电话连线采访了Edward 和Sofya。从最初只想站在儿童的眼光的设计到项目灵感的闪现,从开公司的毫无经验到不断努力发展壮大,Edward夫妇畅谈了”The Noun Project”一路成长的过程。

来源:99percent
翻译:Viking Wong@DamnDigital
(转载请注明来自:DamnDigital)

“The Noun Project”(名词项目)之所以诞生似乎是源于个人的冲动,能和我们谈谈吗?

Edward: 我之前一直为不同的概念、建筑和物体画各种草图,对此我感到有些厌倦。于是我在想,我是否能画一些以孩子的眼光来看,真正吸引我的东西。如果某些东西能让作为小孩的你着迷,那它一定有它的内在原因。所以,我开始尝试着画一些很简单又看上去很愚蠢的东西,像起重机、火车和红杉,不过我发现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这就是”the Noun Project”的灵感来源吧。我心想:“如果我将这个星球上的每一物体或是概念都逐一画出来,是不是很伟大。”那时,我正在一家建筑公工作,我不得不为客户做大量的演示板,为此我需要一些诸如火车、自行车及卡车这样高质量、辨识性强的图像标志。但我却找不到一个网站可供提供。

然后我看了看我的机械草图,想:“我为什么不保留这个概念,让它解决我们在工作中遇到的赤裸裸的问题?”这样的想法萌生了。

Edward早期所画的名词速写本:

在萌发”The Noun Project”之前,你主要从事什么职业呢?

Edward: 我在爱荷华州立大学学习室内设计。我离开大学的第一份工作便是在一个建筑公司工作。但我的幻想很快被破灭了,却又无法找到方法来改变这一处境。

幻灭的原因是什么?工作形式墨守成规、客户项目过于守旧,还是···?

Edward: 或许是守旧这一点吧···在设计学校,如果导师对你的项目提出某些意见时,你对于自己在设计过程中所作的决策细节、执行背后的设计思想了如指掌。在工作中,我却经常被人逮住说:“嘿,你可以为这个挑选点适合颜色么?”而你对这个项目的情况却知之甚少。这不是真正的设计之道。我认为,当你一旦开始设计,就必须经过长时间的思考,研究出一个优雅的解决方案,但在那里却很难做到这点。

如果某些东西能让作为小孩的你着迷,那它一定有它的内在原因。

你是何时开始承诺自己去实践“the Noun Project”项目?

Edward: Sofya和我之前从未有过开公司的经验,所以我们必须从头学起。我们学着开始写公司计划书,同时也阅读了一些相关书籍,其中有一本就是由37signals团队所写的《Rework》。它对于简化我们的思路起到了很大的帮助,使得我们更加专注于细小步骤。其中,让我们深有体会的一件小事就是开始为网站的上线收集一系列的符号。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体验到了由他引发出的一个个小问题,不过这也给了我们去解决问题的动力。

icon来自TheNounProject.com

收集这些符号花了你们多少时间?

Edward: 大约一年。另一个原因则是在经济不景气期间,我被公司开除了。那时我想不如一搏。如果我没被开除,或许这个项目就不会启动。

你们原来的商业计划与你们现在所从事的,是否有任何关系呢?

Sofya: 我认为,即使你的公司可能没有遵循之前制定的商业计划,把进行中的步骤记录下来也相当的重要。有很多东西,只有通过将计划写下来才能思考。如果我能从头再来,我相信我们能在每个问题出现之前,就试图去解决。真的,当项目还未真正发布时,你压根不知道公司的正确定位。

Edward:我认为,我们的第一个商业计划现在正躺在书柜下的一堆垃圾中。我的意思是,他们极有可能是关键部分——是我们真正需要花时间来写的任务。明确的阐明“the Noun Project”项目的真正的价值所在。在今天,它依旧是我们的使命与目标。

那时,如果我没被开除,或许这个项目就不会启动。

你能对“the Noun Project”项目进行一下简短的总结吗?

Edward:在这里你可以分享符号图示,这是一个庆祝世界视觉语言并加强它们之间联系的项目。它有助于找出问题所在,并教导我们该如何解决问题——就像之前,我发现设计师没有一个有效的途径去下载高清高分辨率的符号。之后,我们该如何将这个想法商业化,并用来盈利。

Edward介绍 theNounProject.com使用方法:

是什么让你们坚持到现在?在这过程中,有什么是最令你们兴奋的事情吗?

Sofya:由于我不是一个设计师,所以对于我来说在受众范围方面更感兴趣吧。当我们发布了原有的业务计划,我们预测这可能针对创意社区、设计师等等。但出乎意料的是,它吸引到了不同层面、领域的用户。我们收到了来自教师、与自闭症儿童工作的社工、视觉学习者们得邮件。在网站上线前,我们从未做过任何有关的这种可能性的预测。

Edward: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比”the Noun Project”项目拥有它自己的生命更令我兴奋的了。虽然在前进的道路上也会有恐惧,但这也是它真正乐趣的所在:真的不知道三四个月之后,甚至是将来,它会怎么样。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对此设想,但却真的不知道。比如从Code for America中联想到的一个关于Iconathon畅想(设计新倡议:增加公共区域的公民符号),那时我们毫无顾忌的决定:“去做吧!”现在,我们正踏上前往其他国家的旅途,来完成Iconathon。这种工作方式很灵活,充满激情。当我在建筑公司工作时,你或许只能绘制出你的下一个五年。

迄今,你们是否有遇到过画不出来的名词?

Edward:我认为任何一种概念,只要你想,都可以被“图标化”。虽然这会比较艰难,但过程却其乐无穷。在网站刚上线的前三个星期,我画了一个象征阴茎的图标。虽然精心绘制了,但我认为这不适合我们的用户,因为有很多是教育工作者以及儿童。

Sofya:在设计制作Icon的那段时间里,我们常常会因遇到一些非常难以表征,很难对其进行视觉化的物品/元素而停滞不前。 其中之一是“大学预备班”。这是一个很大的概念,我不知道是否有资格将它作为名词。

Edward:我不记得任何其他事情,我在早晨醒来,当看到有新的符号等待着我去批准或是拒绝,这真的是一件无比有趣的事情。最近,我已经提交了一种名为“maté”的南美饮料。事实上,我在一开始否认了它,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它是什么。幸运的是,它的作者发了一封邮件给我,写道:“我将它给了我所有的朋友过目,每个人都能一眼认出它代表着什么。”同时,他把”maté”维基百科的链接也发给了我。我之所以不明白的原因在于各国之间的文化差异。虽然全球化使得世界日益的变小,但文化差异仍旧存在。也正因如此,我更加期待着有越来越多的代表着不同文化的符号图标浮出水面,在我们网站上与更多的用户见面。

icon来自TheNounProject.com


2 Comments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