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创作阶层的崛起

自从互联网诞生以来,内容创作者享受到了比内容消费者更有利的条件。他们享用着更高的影响力;拥有得到更多收入和荣誉的可能性。加入这一阶层的唯一的先决条 件是要去创作内容;你不需要有创意、不需要正确,甚至连实事求是都不需要。博客写者就是其极佳的例子—有些博客是为了写博客而写,而有的则是把它当成了一 种职业,有的甚至还把它变成一门成功的生意。
无论是通过付费广告、广告宣传或者Google Adwords,不管手段如何,人们每月通过在博客上创作内容赚取了成千上万美元的收入(注:这一点是不是言过其实啊?)。为了令各自网站的流量暴涨,这 一体系已经被付费博主及那些寻求令Google算法屈从于自己意志的人所运用,甚至到了滥用的地步。内容匮乏是一个常见的问题,作为整体,只要它们寄生在互联网之上,无论其好坏仍能成为web内容的一部分。

互联网应该由内容创作阶层来继承。Richard Florida发 明了“创作阶层(Creative Class)”这个新词,其理念是说这个规模大概3000到4000万的群体会成为后工业时代世界经济发展的驱动力。内容创作阶层所指的群体,其所驱动的 不是宏观经济,而是指为互联网提供内容的那些人,那些博客写者,YouTube视频的上传者、图片上传者,那些将内容与世界分享的人。
在 Florida所定义的后工业时代的世界里,互联网是一个关键的版块。自从Webernet出现以来,两个截然不同的阶层也随之出现—即内容的创作者与消 费者。对于每一个内容创作者而言,内容的消费者要多得多。跟其他的阶级体系一样,每一阶层都有着与生俱来的优点和缺陷。尽管内容创作者有自己的一份利益, 大规模内容创作的概念也存在着自己的风险。

来源:36kr
原文:TechCrunch

内容创作阶层的崛起

自从互联网诞生以来,内容创作者享受到了比内容消费者更有利的条件。他们享用着更高的影响力;拥有得到更多收入和荣誉的可能性。加入这一阶层的唯一的先决条 件是要去创作内容;你不需要有创意、不需要正确,甚至连实事求是都不需要。博客写者就是其极佳的例子—有些博客是为了写博客而写,而有的则是把它当成了一 种职业,有的甚至还把它变成一门成功的生意。
无论是通过付费广告、广告宣传或者Google Adwords,不管手段如何,人们每月通过在博客上创作内容赚取了成千上万美元的收入(注:这一点是不是言过其实啊?)。为了令各自网站的流量暴涨,这 一体系已经被付费博主及那些寻求令Google算法屈从于自己意志的人所运用,甚至到了滥用的地步。内容匮乏是一个常见的问题,作为整体,只要它们寄生在互联网之上,无论其好坏仍能成为web内容的一部分。

填补内容真空

内容的真空需要新内容,什么样的内容都行。总有人会消费的。这并不是说更上乘的内容不会吸引更多的眼球,而是说即便是不好的内容也会有读者。这正是创作阶层的又一个关键的不同,你不需要有创意或者事实正确才能在互联网上创造内容。
事实上那些创作内容的人,无论内容好坏均能从中看到好处。YouTube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上面就有一大堆有问题的视频,照样能够获得成千上万的浏览。随 着人们的目光从传统频道转向互联网的趋势之持续,web就存在着被大量良莠不分的内容填补的可能性,这恰好就是社会这个整体的写实。

社交媒体已改变了内容创作的范式

社交媒体为内容创作增加了新的一维,并改变了内容创作的模式。尽管这使得更多的人成为创作者,但同时也放大了已有内容创作者的影响到一个前所未闻的层次 (注:比如说热门的微博)。一旦关键的内容创作者有新的内容放出,囤聚的大量粉丝早已准备就绪,正等着将该内容再进一步放大。
还 有就是等价的问题,1万条微博客(140个字符的推特)跟10到20个两千字的博客相比,谁更重要或更具相关性呢?尽管目前成为内容创作者的准入门槛仍旧很低,但借助新工具的使用,它也提高了熟练内容创作者变得甚至更高效的能力。这些工具被用来将这些人从幕后推至舞台的中央。

从默默无闻到名扬四海,或者声名狼藉

毫不夸张地说,借助在互联网上创作内容,人们能够在15分钟之内就能够名扬四海(或者声名狼藉)。有无数来自于默默无闻博客的内容变成了全国新闻。博主拥有各种分发机制,可按自己的喜好来提高影响力,不需要既有的网络去分发自己的内容。通过创建自己的博客存在,青少年很容易就能与众不同乃至臭名卓著——见鬼的是,贾斯汀·比伯就是通过自己在YouTube的视频被发掘出来的。
对于更多传统的媒体而言,互联网的内容创作 几乎变成了其的补给系统。内容创作阶层受到了精英教育以及让民众决定顶你还是踩你的兴奋感的驱动。可爱的小猫吸引眼球,而在web上,并非只有可爱才能引 人注意。每一个地方都有内容创作者的出现,其中有些还围绕着它找到了大生意,尤其是那些妈妈博主。

新趋势至,新法律随

尽管如此,内容创作阶层的崛起也引发了一些新的问题。比方说,那些纪录视频的人遭到了起诉。过去两年,就有人因为拍摄警方执勤活动而遭到逮捕。
事 实上,在今日的世界里,你不得不假定只要有东西在走动,很可能旁边就有人拿着自己的相机,或者视频相机或者手机偷拍。内容是否合法,现在得由法院说可算。 有一项裁决裁定纪录执勤警察为非法的,最近,美国联邦上诉法院推翻了此项裁决。内容创作成为了民主或国际上试图实现民主的那些人的一项重要的制衡手段。

总结

随 着手持设备令所有人成为内容创作者更加容易,选择参与内容创作并分享给大众的人与他人的固有界限必将持续。一个新的阶级体系悄然出现了。内容创作阶层将会 继续享受到更多的好处,不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们也会面临挑战。无论对其进行裁决的对象是无礼的评论还是法院,任何创作内容者都会有被裁决的可能性 (注:如韩寒、老罗、方舟子),而将互联网分割成内容创作者和内容消费者两个群体的正是那种恐惧。


1 Comment

  • nickphee says:

    现在的网络就像是一个史前的原始生态,任何人都可以随意开拓。但是,终究会有优胜劣汰,迟早会出现逐渐统一的法则和阶层。

    [ 回复此评论 ]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