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 vs. 51

  当腾讯发现自己的15名离职员工去了51做开发后, 心里确实是急得很, 彩虹QQ是51做的腾讯一直都知道, 51在侵蚀腾讯的市场这也是业内公认的事实, 但在搞掉珊瑚虫把陈寿福关进监狱后, 腾讯受到的民意压力一直很大, 所以对于彩虹QQ一直没有动手, 毕竟主体程序是自己的, 要动手随时可以动手, 一次小更新就可以让彩虹QQ废掉, 所以腾讯心里虽然急, 但在战略上并没有给51和彩虹QQ足够的重视。但是腾讯没有料到的是自己手底下会有员工被51给挖走, 这对腾讯来说无疑是51在太岁头上动土, 你偷偷摸摸的开发QQ外挂也就算了, 居然变本加厉到公然挖人, 而且这些跳槽的员工手上所掌握的东西也是51在开发和升级彩虹QQ上正需要的。从法律上来说, 这些跳槽员工绝对是违反了竞业协议的, 这毋庸置疑; 从道德上来看, 这帮人也是人品大有问题, 从最开始他们把自己包装成弱势群体的形象向网友喊冤叫屈我就很看不惯。
  
  腾讯在发现离职员工吃了里后又开始扒外后, 直接想通过法律手段来维护自己的利益, 一纸传票送到了那15个员工手里, 但腾讯没想到偷了腥的猫在叫唤起来也是毫不示弱, 这帮员工直接把事情捅到了互联网上, 是51教唆的也好, 是他们自己害怕也好, 总之他们断章取义了腾讯的起诉, 声称腾讯不让自己的离职员工踏足互联网, 这也蒙蔽了最初的一批为他们叫屈的网友, 实际上理性的想一下就可以知道, 腾讯那么大一家公司, 而且开发业务占的比重那么大, 每年进出的人都不会少, 腾讯如果真的不让离职员工搞网络, 那么那些离职的宅男程序员还不都饿死了。腾讯起诉这些员工所违反的真正竞业禁止限制条款在于这些员工不得在与腾讯的同类产品和服务的企业去工作, 而且在IT行业竞业限制条款宽松起来的程度也是很大的, 巨人当初从盛大挖了一个游戏开发团队去做征途, 陈天桥也什么大的反应, 因为那个开发团队是做盛大的网游“英雄年代”的, 这款网游在盛大的网游产品中只能算二流, 但如果史玉柱去挖盛大传奇世界的你看陈天桥会怎么样? 腾讯很快的遭到网络舆论危机, 网友们开始质疑腾讯对劳动者的剥削和欺压, 而叫屈者则赢得了民意上的制高点, 这时腾讯使出了杀手锏。
  
  一条明显被掐头去尾的小道消息传出来, 直指在网友中间很受欢迎的彩虹QQ东家是51, 然后顺水推舟的爆出腾讯之所以起诉离职员工是因为那些员工掌握着QQ的商业内容投奔去了51做彩虹QQ的开发工作。舆论压力使腾讯使出了这柄双刃剑, 从最开始腾讯就不愿声张这此事件, 毕竟腾讯的名声如此响亮, 实在不想让51和彩虹QQ攀附上自己来打媒体战, 但当那些离职员工利用网络民意向腾讯施压后, 腾讯也一不做二不休了, 直接甩出了事件的幕后主导。这时51也慌了手脚, 一方面是没有想到腾讯这么快的就抛出了隐藏在幕后的自己, 一方面也由于可以利用这场事件来大张旗鼓的炒作彩虹QQ而感到兴奋。其实51一直有从腾讯挖人, 而且挖起来是薪资上不封顶, 只有有本事就可以和HR侃出夸张的高薪, 但这次51真正触动到了腾讯的产品核心, 腾讯的所有产品都是依附QQ而做起来的, 51挖QQ的人去做外挂, 这显然是摸了老虎的屁股。
  
  很快, 51开始以“护犊者”的姿态宣称将鼎力帮助那15名员工和腾讯打官司, 心照不宣的承认了那些员工是跳槽来51的。而在彩虹QQ是否是自己的产品这个问题上, 51的内部明显产生了分歧, 倘若承认, 那么腾讯的起诉就变得正当而合理了, 那些跳槽来做QQ外挂的前腾讯员工明显是违反了竞业协议以及商业道德的;倘若不承认, 那么接下来腾讯可能会继续爆出新的证据, 将满口谎言的51钉死在道德的耻辱柱上。正是基于这种分歧, 51才在对外口径上闹出了笑话, 在其董事长助理黄绍麟刚刚对外否认51与彩虹QQ有关系的第二天, 51就以公司的身份发表声明, 正式承认彩虹QQ确为公司开发。能够与这样自抽耳光的例子相媲美的, 恐怕只有在淘宝屏蔽门事件中百度是否有为淘宝带去庞大流量的问题上李明远和李彦宏的互抽耳光了。
  
  51承认了自己就是彩虹QQ的东家, 于是腾讯便开始按照自己的计划大加反击, 将事件演变为腾讯是在反外挂, 直接打击到51的要害。在和51相互抛出声明打着舌仗的过程中, 腾讯拉拢了主流民意, 这和珊瑚虫事件的性质完全不同, 51不但是以公司化运作在做着彩虹QQ, 而且其看IP、看隐身等功能也的的确确的损害了用户的权益, 而且彩虹QQ一直有在天空、华军等知名下载站投放有巨额广告,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彩虹QQ明显是希望有商业回报的, 这也进一步导致了民意天平的倾斜。
  
  腾讯虽然一直有霸道、傲慢、敛财等为人诟病的缺点, 但这也都局限于腾讯对于自己的产品上, 如果用户不满, 完全可以拒绝使用, 并没有构成强制。但51的创始人庞升东则没这么守规矩, 在51与腾讯PK期间, 庞升东的劣迹被人一点一滴的扒了出来, 包括他曾使用病毒来推广网站、恶意操纵流量、拉小姐来做51、和周鸿祎一起骗投资等消息不断的传出来, 而且绝大多数都是有证可查、如假包换的事实。据说腾讯也策划了公关战, 花钱请了某位著名IT评论家来对51、庞升东落井下石, 不过此消息未经证实, 真假难辨。
  
  当仗打到这地步上, 51已经无力再接招了, 腾讯也真的通过技术手段废掉了彩虹QQ的外挂能力, 而51也在挑战法律界限的尝试上遭到了反噬, 隐出开始休养生息。之于彩虹QQ的团队, 在老板尝到挫败之后, 也没什么底气了, 当初还能在腾讯升级使外挂显IP功能错乱(比如国内用户IP显示为国外)后更新彩虹QQ强力宣称“让好友回国”, 到了现在明明可以继续升级彩虹QQ来应对腾讯的屏蔽, 但却完全丧失了和腾讯对着干的勇气胆识和行为能力了, 这也表示腾讯擒贼先擒王的战术策略获得了高明的成功。
  
  庞升东现在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本想靠彩虹QQ来将腾讯QQ的庞大用户引导和培养成为51的用户, 然而在真正惹恼了腾讯后反倒载了一个大跟头, 不但彩虹QQ这下子完蛋了(之前为彩虹QQ投入的巨额广告费全部打了水漂), 连自己连同51的名声都下跌了, 惹得业内一片痛打落水狗的声音, 输战输人。

  马化腾则是心里舒坦了许多, 这场事件由发生到解决自己从头到尾没有出面, 足以显示腾讯的轻松, 不但化解了危机, 并且还趁势解决掉了心腹之患, 不可谓不潇洒。腾讯的出手就如弓箭般, 要么不出手, 一旦出手, 就要一发而置敌死命, 被腾讯视作敌人的人, 多是这个下场, 这也是腾讯的恐怖之处。

  这里还要说一个人, 史玉柱。个人认为史玉柱在幕后是鼓励庞升东与腾讯对着干的, 否则庞升东不会轻易让51这么和腾讯硬碰硬。史玉柱在投资51时就能靠手下去忽悠庞升东对收到的Term Sheet进行含糊理解, 他绝对有可能来暗中鼓励51叫板腾讯, 如果51叫赢了, 则是对巨人进一步收购整合51的一个推进, 如果51叫输了, 那么不好意思庞升东你的领导能力看来还是有限, 作为投资商的史玉柱更有理由去对庞升东在商业上进行施压。史玉柱在浴火重生之后再没有犯过错误, 因为他只做稳赢不输的事, 不管51最后怎么样, 巨人从中都是可以受益的。
  
  其实51在战略上并没有犯什么大错, 其失败的原因大体有三:
  1、公司的实力差距: 51虽然也是响当当的一家受有风投的公司了, 但无论如何离腾讯还是差得太远, 蜉蝣撼树的结果通常都不会有意外。现在很多公司靠腾讯的产品吃饭, 比如光靠提供QQ空间代码所建起来的网站就养活了一批站长, 非官方版本的QQ(除了珊瑚虫外)也都在小心翼翼的发展, 只要不严重侵犯腾讯的核心利益, 这些公司或个人腾讯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但51过了界, 于是腾讯使了点力, 把51给掐没脾气了。
  2、人员的配置差距: 并不是说51的人和腾讯的人是两个世界的人, 但51的董事长庞升东没有在大公司的工作履历, 也没有国际工作经验, 其发达也是多靠投机, 另外据说51的产品总监甚至没大学学历, 他的能力是非常了解现在的年轻人, 在网上几句话就可以搭上一个女孩子, 屌是很屌啦, 但你要靠这种人去帮助公司来对抗腾讯, 不是在做梦吗?
  3、公关的力量差距: 腾讯的公关力量很强大, 不论是掌控媒体的话语权、还是博得网友的支持, 腾讯都做得相当到位, 而51这边则显得薄弱多了, 而且庞升东的个人经历也被挖出来太多, 通常在吵架中最先挖出对方不干净不检点不光彩的事迹的一方便会迅速占据舆论高点, 腾讯也是利用了这个手段。
  4、产品的性质差距: 彩虹QQ……你再怎么包装它, 它还是外挂……外挂再怎么美化, 它还是违法……你为了牟利而做违法的东西, 还公然张扬自己是在反霸权, 这不是自己把自己给堵死胡同里去了吗? 51还是太急躁了, 被曝光得太早了, 否则应该会有一番作为的, 庞升东的草根式运作能力还是很出色的。而腾讯的QQ则没有任何软肋可捏, 51再怎么说腾讯的收费问题, 那也是腾讯在它自己产品上所进行的业务模式。
  
  51和腾讯之争体现了现今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竞争加剧, 猎头挖人、公关战都是这种竞争下所凸现的产物, 也不能说是不良竞争吧, 在某种程度上来看这是对互联网产品的一种消化和促进, 也是网络生态圈的“生存法则”。但是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中国互联网的诸多不成熟之处, 51为自己的不成熟交了学费, 而腾讯虽然打赢了公关战, 但对于非官方版本的QQ的包容性依然狭隘, 这种保守的思想也是限制腾讯从优秀到卓越的一个跨不过的坎。在经济寒冬时期, 中国互联网百态纷呈, 有如腾讯和51这样死磕的, 有如马云这样超然得逆市而上的, 有如百度这样后院失火自顾不暇的, 也有如Mofile和Hupo这样通过合并的方式抱团过冬的, 只看来年春暖花开时, 还能有多少活得灿烂的

(来源: 天涯)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