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oupon致命的缺陷?

三个原因揭示Groupon所陷入的危机,这可不是只有现金流的问题!我们来看看Groupon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原文:Just How Fatal Are Groupon’s Fatal Flaws?
编译: Ennis Chen@DamnDigital (原创译文转载请注明来自DamnDigital)

小编:昨天我们分享了HBR的专栏作家Rob Wheeler所说的过团购巨人Groupon风光的背后,现在来看看AdAge的作家怎么说Groupon这阵子发生的事情。

约莫是一年多前,Andrew Mason(安德鲁·梅森)这位活泼帅气的大男孩创办了Groupon,身兼CEO的同时,登上了福布斯的封面。那时的他将衬衫放在裤子外头,将手插在口袋里,咧嘴笑了笑,想著那些高额的创投金 – 头条新闻这么描述的 ”Groupon是史上成长最快的公司” ,接续而来的是公司业务如传奇般的不断成长。当Kevin Rose(红及一时的Digg.com的创办人)以一抹笑容登上2006年八月BusinessWeek的封面,标题是:这个小毛头如何在18个月内赚到美金六千万!(此是根据Rose的金融资产在Digg的风险投资膨胀评估)(编注:随后Digg在经济衰退时因为糟糕的战略决策让业务表现不佳) 。当现在在重新面对这些数据时,似乎有点难堪,因为我们已经了解到Groupon所谓了”成长”是什么了。

不知怎的,像这些事情进入了互联网的时代,那帮新兴媒体的宠儿仍然会接收到媒体的一些质疑:「天底下怎么会有那样的好事?感觉不是真的。」而当一些明显的答案出现「那应该真的是如此吧!」的时候,为时已晚。

这个每日一购的公司Groupon近来遭受到媒体的残酷打击,像是去说那些首次的公开发行的前测一些不好的事情,而这些财务数据都是Groupon得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报告。Groupon只是花太多的钱追逐增长,有一些观察者建议,如果Groupon能够让他们共同管理(削减开销吧!梅森先生!),或许可以继续生存。但我认为Groupon的问题更多是来自内部系统的问题,更具体来说有以下几点:

Groupon在这个精准广告的时代需要大众媒体的跟进

一些商务媒体会称Groupon是”本地的”(在特定的城市中,他总是跟在广告商和消费者之后),来表达他是定位清晰的。抱歉!不!虽然Groupon的最近一直在试图现代化他自己,例如Groupon现在在移动上的业务,那仍然是十分老派的作法,在大多数情况下,那些Groupon的移动用户会拿到和其他用户于所在城市相同的折扣商品,这代表Groupon正在以那些对他们没用的折扣去打扰那些对你商品没兴趣的消费者,就像消费者真的需要打了四折的激光除毛?这是一个需要精准广告的时代,我们看看那些新的竞争者,像是Google Offers, Facebook Deals and Amazon Local都可以做到Groupon不能做到的事情:用他们想要的商品抓准对的顾客,而且没有排挤到其他的潜在顾客。

Groupon认定的顾客其实都不一定是真的

一周以前,路透社报导Groupon的规模增加了超过一倍,他们到今年为止拥有11.5亿个订阅用户,但这些都是无用的数字!如果有人曾有在e-newsletter工作过的经验就一定会知道,最重要的不是订阅量,是打开浏览量(作者曾为了IAC于2006年成立” Very Short List”一个电邮newsletter的服务),如果一昧的追求快速成长的订户量会导致打开浏览量暴跌,那些订阅者会开始讨厌你们的讯息,但他们才不会去退订你的newletter咧!只会不断的忽略。(也有可能一开始根本不是对Groupon那么有兴趣,只是好奇这是什么玩意儿就去注册了)

Groupon就像是没有方向的直接广告信

我曾在5月23日发布了一篇挖苦的文章在AdAge.com上,说了Group早就已经失去吸引力,因为因为这公司在那天在他们自己的后院,提供了250个后街男孩和新街边男孩在伊利诺州Rosemont的怀旧演唱会座位(20元美金/人),为了填满这250个座位,Groupon使劲全力去告诉在芝加哥数以万计的订户这件事,真的是毫无意义。

基本上从很多角度看来,Groupon是伪装成新媒体旧媒体。它花了一大笔钱在网络时代去部属了一堆管道 — 不客制化的邮件 — 用没效率的方式去接触那些即为少数的目标客户。

Groupon请你帮帮忙:已经是2011年了,你可不可以放过我们?

作者Simon DumencoAdAge“Media Guy”媒介专栏作家. 你可以在Twitter上关注他@simondumenco.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