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光标怪象连连 “第一公关股”涉嫌掏空募集资金

大股东、高管以及产业资本的密集套现,除了说明不少上市公司资金链紧绷,也说明了产业资本对后市的心态仍然谨慎。而蓝色光标当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万千影像中的一个缩影。

头顶着“第一公关股”光环的蓝色光标近日疑窦重重。

7月14日,创业板上市公司蓝色光标(交易代码:300058)发布公告称,股东高鹏于7月11日以大宗交易方式再度减持70万股,当日减持价格为29.43元/股,按当天33.48元的收盘价计算,折让比例高达12.1%,套现金额达2060万元。
令人称奇的事情还发生在7月8日。当天,蓝色光标发布公告称,拟以现金加定向增发的方式收购今久广告100%的股权,标的资产预估值约4.4亿元。可 是,被今久广告称为客户的万科却表示没听说过今久广告公司。这一消息被爆出后,不少投资者开始质疑蓝色光标花4亿元收购的是不良资产,目的是掏空募集资 金。

来源:IT时代周刊

蓝色光标于2010年2月成功在创业板上市,当时募集资金总额为62079万元,超募资金46492万元。然而,只过了大 约一年半的时间,蓝色光标未使用的超募资金仅剩26098万元。这就意味着,该公司在极短的时间内花掉了2亿元资金。面对如此迅速的烧钱速度,业内传出一 片质疑声。

大股东着急减持

在本次股权变动后,高鹏持有蓝色光标598.0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4.98%。而自今年2月28日至7月11日,高鹏先后共12次减持蓝色光标,累计共减持502.07万股,占蓝色光标总股本的4.18%,共套现14517.27万元。

如此规模的套现,最感困惑迷茫的是投资者,因为如果蓝色光标收购的公司质地良好,业绩处于扩张上升期,大股东为什么在短短的半年内急于大量减持套现?

根据本刊记者的调查,高鹏事件还不仅仅是股东套现这么简单。“真正的问题不在于高鹏从蓝色光标身上赚了多少钱,而在于高鹏目前的身份是蓝色光标的竞争对手,也就是说,蓝色光标俨然成为了竞争对手的提款机。”一位行业人士分析说。

作为创始人,高鹏自2002年起担任公司董事,所负责的企业均为蓝色光标业务的核心与主要利润来源,因此,高鹏一直在蓝色光标的运营中起着主导作用。但 在2008年12月,高鹏请求退出公司董事会,并于2009年2月出资成立北京英智永新广告传媒有限责任公司,业务与蓝色光标基本相同。而另一位券商分析 师表示,照目前的情况来看,高鹏应该还会继续减持,并且,如果高鹏将减持所得用于发展自己的公司,这将对蓝色光标形成双向打击。

同时有分析人士称,蓝色光标当初上市时就打着做大做强的“旗号”,而在这将近一年半的时间里,利用超募资金,蓝色光标的版图得到了急速扩张:去年3月, 蓝色光标刚上市就使用超募资金510万元合资设立了电通蓝标(北京)公关公司(下称电通蓝标),持股51%;去年8月,它再次动用超募资金500万元设立 了全资子公司上海蓝色光标互动广告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互动)。

进入2001年,蓝色光标加紧了收购的步伐,步子也越迈越大:3 月,蓝色光标投入超募资金480万元用于继续收购控股子公司北京博思瀚扬企业策划有限公司(下称博思瀚扬)16%的股权,累计持股84%;3-4月,它共 使用超募资金12240万元收购北京思恩客广告有限公司(下称思恩客),累计持股51%;6月20日,蓝色光标发布公告称,拟用6664万元(约合 8000万港币)收购新加坡的金融公关公司集团AriesCapitalLimited40%的股权;7月8日,蓝色光标称将采用现金加发行股份的方式, 以4.4亿元收购今久广告100%的股权。

蓝色光标的收购动作奇快,花钱的速度更快。在收购今久广告前,超募资金已用去43.87%,仅剩26098万元。

“蓝标是轻资产公司。它的超募资金要通过外延式扩张才能让公司规模、业绩等快速提高。”上海某公关公司总经理向《IT时代周刊》表示。他还解释称:“其 实,很多收购都有投行或者投资人的身影在里面。公司要上市并不容易,有些投资人选择投资别的公司,然后等这些公司被上市公司高价收购。”

眼下,收购无疑成了蓝色光标做大的捷径。但是,这6个收购项目是否如其所称为公司创利,仍需拭目以待。

疑为收购而收购

“轻资产公司作为被收购对象,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公司对于未来在业绩等方面的承诺”,前述上海公关公司总经理认为,这就会产生一个问题,被收购对象容易成为收购方为短期冲高利润而杀鸡取卵的受害者。

蓝色光标在出资设立上海互动,收购博思瀚扬、思恩客、金融公关公司时,均对应公布了出资、收购的可行性研究报告。设立电通蓝标,收购今久广告时则无公布相应的可行性研究报告。但其中也有矛盾出现。

蓝色光标在收购思恩客的可行性研究报告中披露,2010年,思恩客未经审计的净资产为905.87万元,营业收入为9515.5万元,税后利润为 855.87万元。而证券公司华泰联合在对蓝色光标的募集资金使用计划的核查意见中表明,思恩客在同一时期经审计的净资产仅为456.43万元,比未经审 计的数据少了49.61%。经审计的营业收入为9436.51万元,营业成本为8762.88万元,毛利率仅有7.14%。经审计的税后利润为 406.43万元,比未经审计的税后利润少了52.51%。

即使未经审计的业绩数据已经让人生疑,但蓝色光标还是乐观地预测 2011-2013年思恩客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5000万元、40000万元和50000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400万元、2900万元和3500万元, 与2010年的实际数据存在几倍的差距。而对于思恩客未来盈利的预测依据,蓝色光标在研究报告中只字未提。

上海申银万国的一位 分析师告诉《IT时代周刊》,在设立上海互动的可行性研究报告中,满满的4页纸,没有一处实质性数据足以支撑动用超募资金的可行性。2010年年末,上海 互动总资产516.67万元,净资产500万元,2010年没有业务发生。由于2011年一季度报信息不详,上海互动的盈利能力无从考量。

而收购金融公关公司的可行性研究报告显示,蓝色光标预测金融公关公司在2012-2014财年的净利润分别为2400万港币、2900万港币和3500万港币。除了计量单位不同,金融公关公司的净利润预测与思恩客的数据情况惊人地一致。

对于没有发布可行性研究报告的电通蓝标,蓝色光标2010年年报显示,电通蓝标净利润为70.17万元,对合并净利润影响比例仅为1.12%。而对于蓝 色光标拟收购的今久广告,上述分析师质疑:“今久广告的主业是房地产广告,这个市场已是红海,在这种充分竞争的行业里想在短时间内提高毛利率太难了。蓝标 也是这个行业的公司,肯定知道行情,今久的毛利率被提得这么高,蓝标为什么还要收购它呢?”

怀揣着巨额的超募资金,蓝色光标似乎是“为了收购而收购”。有业内人士怀疑蓝色光标名为收购,实为转移现金流。

“第一公关股”的诞生

其实,从上市至今,无论是其业务构成,还是对资金的使用情况,蓝色光标一直处于争议之中。

1991年,从北京大学政治学与行政管理系毕业的赵文权被分配到王府井百货大楼。最初是基层培训,赵文权卖了四个月鞋。

住房是赵文权在那个时期遇到的一大问题,他只好住在大学同级校友孙陶然的平房里。孙陶然当时在民政部下属的四达集团工作,不久后,集团在1992年成立了四达广告公司。

新公司业务繁忙,人手短缺,孙陶然自然想到同住好友。赵文权同四达公司的人碰了一下,大概是颇有些火花,于是就答应下来。

1994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碰到了新天地的总经理贺文。贺文也毕业于北大,两人颇为投缘。当时新天地有一块广告业务,基于印象广告做地铁广告。于是赵文权转入新天地。此后不久,新天地剥离广告业务,赵文权暂告失业。

但在当时,贺文另外注册的路村咨询策划公司正处于起步阶段,于是赵文权承担起发展路村的任务。据说贺文当时给了他5万元,就那么做了起来。据赵文权回忆,在1995年,他有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公关客户,他同苹果电脑签下了一年合同。

1994年,孙陶然出任四达集团旗下四达广告公司总经理,一年后开始做《北京青年报》电脑专刊,此后成为连续创业者。他与圈中的连邦软件总裁吴铁,金长城的陈良华及联想的许志平汇聚在一起。几个人对未来公关业的发展有了共识。

到1996年,在孙陶然的推波助澜下,几个人再度聚到一起共同创业。他们每人出资5万元创办了蓝色光标,吴铁任董事长,赵文权任总经理。

到1999年,蓝色光标有了三十几人的团队,1000多万元的营业额。不过,在当年7月,赵文权离开蓝色光标。理由是,进入公关业,持续工作5年之后,他有些倦怠,并且公司也步入了轨道。

这件事情在1998年年末提出来之后,董事会开始找人,他们找到的人是毕业于清华计算机系的高鹏。高鹏此前曾历任长城计算机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海信计算机公司市场总监。如此一来,蓝色光标的“F6”形成,赵文权、孙陶然、吴铁、陈良华、许志平,再加上高鹏。

到2002年下半年的时候,因为蓝色光标在同一个客户的合作上出了些问题,公司方面就让赵回来支持一下。于是赵文权变身客户经理,重新开始带团队,直至成为蓝色光标的实际操盘手,并带领公司上市创业板。

依据赵文权的规划,蓝色光标上市的主体是北京蓝色光标品牌管理顾问股份有限公司,在原北京蓝色光标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整体变更的基础上设立。截至2007 年11月30日,蓝色光标的净资产为66955518.07元,按1∶0.7467644的比例折为股份5000万股,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整体变更 为股份有限公司。

2010年2月26日,蓝色光标登陆创业板,收盘价39.98元,较发行价上涨18.07%。这是国内第一家上市的公关公司。

股市大宗交易频现

对于蓝色光标的上市,业界一直对其毁誉参半。

正面评价者认为:蓝色光标上市是对公关行业的肯定,是公关业发展的里程碑,也是推动公关业进步的手段。而反面的怀疑论者似乎更多。

很多业内人士认为:近几年来,随着公关行业竞争日益激烈,一个客户的招标往往吸引几个甚至十几个公关公司竞标。激烈的恶性竞争必然导致业务利润率不断下滑,甚至可以说公关行业已经是利润微薄的夕阳行业。

有不愿意透露姓名和所属机构的某公关公司高层曾向本刊记者直言:“利润不高、人才紧缺、规模不大、模式不清晰”,可以说是大多数公关公司都需要面对的问题。

现跻身公关行业的前媒体从业人士郭开森在其微博上发表感言:“其实,公关行业真的可能不是一个朝阳行业。现在这个行业一定要逼得像我们这么牛逼的人,打拼一年才能赚点小钱,说明这个行业的确不朝阳了。好的股票是人人都能赚钱的,好的行业应该也是如此。”

也有行业分析人士针对蓝色光标提出了两大业务隐患。首先是过度依赖个别大客户(比如联想集团)的风险不可小觑,一旦失去大客户,其整体营收将大幅滑坡。

以2008年的数据为例,联想、三星、佳能、AMD四家公司为蓝色光标贡献的收入超过1.37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近42%。其中联想2008年为蓝色 光标带来的收入就达7377.74万元,所占比重达22.54%。而蓝色光标与联想的合作可以回溯到1998年,至今历经13年,它专门为联想配备了50 人的专门服务队伍。而从2006年到2009年上半年的三年半时间里,联想一直稳居蓝色光标大客户榜首之位,为其贡献的收入总计超过1.85亿元。

难怪业界曾有这样的说法:“如果讲蓝色光标的核心竞争力,那就一定是联想这个大客户。如果没了联想,蓝色光标就成了没有光标的蓝色。”而基于上述情况,蓝色光标也在招股书中承认自身存在依赖重要客户的风险。

再者,从蓝色光标近两年的总收入和利润率变化数据可预测,其2009年的整体收入很难有所增长,公司乃至所处的整个行业的成长性与创业板的定位和要求很不相称。

不过,这些质疑并非只针对蓝色光标,它们其实是整个公关行业甚至所有专业服务业带有普遍性的困难和挑战。但从资本运作来说,蓝色光标是目前股市产业资本集中套现的一个缩影。

在目前的股市上,折价率达10%以上的个股出售现象比比皆是,蓝色光标、海默科技(300084)、鹏博士(600804)的折价率分别高达13.7%、13.5%和12.86%,而广发证券(000776)在近期大量出现的跌停甩卖也颇引人注意。

包括蓝色光标高鹏在内的企业高管们不惜以高折价套现,以求落袋为安,而从各板块高管减持情况来看,中小板仍是绝对主力,创业板紧随其后,两者合计占了高 管套现金额的近九成。分析人士认为,大股东、高管以及产业资本的密集套现,除了说明不少上市公司资金链紧绷,也说明了产业资本对后市的心态仍然相当谨慎。


1 Comment

  • O.Z says:

    在没有实体经济支撑的情况下,国内大部分广告、传媒公司削尖脑袋上市,只不过是老板将员工和公司套现,提前换取巨额退休金的手段而已。

    [ 回复此评论 ]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