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闻:花花公子近期披露了1987年对乔布斯的采访内容

“(斯卡利),你是打算一辈子卖糖水给小屁孩呢,还是来和我一起改变世界?”

在1987年的时候,《花花公子》杂志曾经采访了当时还年华正盛的史蒂夫·乔布斯,这段独家采访在最新一期的iPlayboy中被披露出来,让我们得以更深入地了解了这位苹果帝国的缔造者乔布斯本人。

对很多人来说,乔布斯毫无疑问是一位卓有远见、成功的改变了世界的人;但是对有些人来说他更是一个精于营销之道的机会主义者。身穿牛仔裤,脚蹬旧运动鞋,既保留有60年代的理想主义,又具有80年代的商业头脑,乔布斯令人敬佩,也让人畏惧。苹果的一位工程师说:“他是我每天工作20小时的原因。”迈克尔·莫瑞茨(Michael Moritz)在一篇题为《小王国》的文章中描述了乔布斯的任性:今天夸奖你,明天也有可能会毫不留情的嘲讽你,反复无常的情绪几乎令Macintosh开发团队的成员抓狂。在邀请约翰·斯卡利(John Sculley)加入苹果团队期间,乔布斯下面这句话成功的打动了这位当时的百事可乐总裁:“(斯卡利),你是打算一辈子卖糖水给小屁孩呢,还是来和我一起改变世界?” (”Are you going to keep selling sugar water to children when you could be changing the world?”)

为了挖出更多关于年轻的乔布斯(当时还不到30岁)私底下生活和工作上的细节,Playboy派出自由撰稿人David Sheff前往硅谷,以下是David发回的采访报告:

原文: Gizmodo/编辑、修改: Wayne Tai@DamnDigital(转载请注明来自DamnDigital)

“采访行将结束时,我在一位9岁男孩生日派对上见到乔布斯,他正躲开嘈杂的人群,向小寿星展示他从加州带来的生日礼物——Macintosh电脑。只见他手握鼠标,正在演示如何用电脑的制图程序画画。这时,两位客人也靠了过来,围观乔布斯。Andy Warhol(20世纪艺术界最有名的人物之一)第一个靠过来的,他说道:‘这是什么?看啊,Keith,太奇妙 了!”Keith Haring(后成为著名的涂鸦艺术家)也靠了过来。他们俩请求试用一下Mac,我刚要走开,就听到Warhol大叫‘我的天啊!我画 了个圆!’”

“派对结束后,客人纷纷离场,乔布斯则留下来,仔细地教小寿星如何更深入的使用Mac。事后,我问他为什么教小男孩过程看起来要比教那两位著名艺术家要开心呢。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成年人会坐下来问‘这是什么?’,但小男孩会问‘我能用它来做什么?’”

(以下为采访内容)

Playboy:1984年,电脑没有控制世界,人类幸存了下来(背景:1984年1月,Apple 的Macintosh发布,这句话大概在捏终结者)。而你,29岁的个人电脑革新之父,这一年不仅圆了你的梦,让你成了亿万富翁。当时你所拥有的股票价值几乎达到5亿美元,不是吗?

乔布斯:于是股票下跌的时候我一年损失了2.5亿美元。(笑)

PB:然后你对此一笑了之?

乔布斯: 我才不会让钱打乱我的生活,对么?你知道,钱是个很有趣的东西,所有人都在追求它。但是在过去的里十年钱根本不在我生活中占有多高地地位。但它有时候让我感觉自己老了,当我到学校做演讲时,我发现,学生们敬畏我,大部分是因为我是一位百万富翁。

我上学那会儿,正好赶在六十年代之后,现实主义大潮扎根之前。如今的学生甚至想都没想过理想主义这个词,或者至少尽可能去接触都未曾尝试。他们绝不会让哲学问题占据他们太多的时间。但是,六十年代的理想主义之风仍刮在我身上,大部分我认识的跟我一般年纪的人也都具有根深蒂固的理想主义思想。

PB:很有趣,电脑大亨居然是个……

乔布斯:狂人,我知道。

PB:我们想知道,像你和史蒂夫·沃兹纳克(Steve Wozniak)这样的年轻人,从车库里走出来也就仅仅10年的时间,你们准备闹一场怎样的革命呢?

乔布斯: 我们正受着100年前石油革命的影响。他带给了能源的解放——机械能,并从许多方面改变了社会的结构。而信息革命也解放了另一种能源——信息。即使现在还在起步阶段,但是你的Macintosh电脑耗电量没有一只100瓦灯泡多,但却能让你每天节省数个小时的工作时间。 那么十年、二十年或五十年之后,会怎样?这场革命比石油革命来得更凶猛,而我们就在革命的最前线。

PB:或许我们该停一下,谈谈你对电脑的定义。它们是如何运转的?

乔布斯: 电脑实际上很简单。现在我们坐在咖啡店的桌子旁边,假设你只理解最基本的指令,你询问我洗手间怎么走。我会很明确很详细地给你指路。我可能会说‘从桌子旁 边走两米,站立,抬起左脚,弯曲左膝直到与地面平行。伸出左脚,将重心前移300厘米……”如此这般。如果你能比咖啡店内其他人快速100倍理解我的指令,你显然是个魔术师:你可以冲过去,抓起一杯奶昔,取回来,放在桌面,然后打个响指,我会以为这杯奶昔是你变出来的,因为速度真的快到超出我认知的范围。电脑就是如此。它能接受这些非常简单的指令——取一个数字,加到这个数字,得出结果,然后辨别是不是比其他数字大。不同的是,电脑是以每秒100万次 的速率完成。100万/秒,看上去也是魔术,不是么?

简单的解释就是这样。我要说的是,人们真的不需要去理解电脑是如何运转的。大多数人不知道一台变速箱是如何工作的,但他们知道怎么开车就行了。你不必研究物理运动学才能开车。你不必理解任何东西也能使用Macintosh。不过既然你问了……(笑)

PB:显然,你相信电脑将要改变我们的生活,不过你怎样去说服一位怀疑者或者反对者?

乔布斯: 电脑是我们迄今为止最神奇的工具。它可以集打字机、通讯中心、超级计算器、记事簿、文件夹和乐器于一体,只需要输入新的指令,或者安装新的软件。没有什么工具能具有电脑搬的力量和功能。我们不清楚它会发展到什么程度。目前,电脑使我们的生活更容易。它们一秒钟就能完成我们几个小时的工作,它们提高了生活质量,其 中有的用来自动干累活,有的被用来扩展无限可能。照这样的发展势头,电脑还能替人类完成越来越多的事情。

PB:但是在今天我们为什么要购买一台电脑?你们业内一位高管曾说过:“我们给人们提供电脑,但我们没有向他们展示可以用电脑做什么。我手工结算我的支票簿,还比用电脑要快速。”人们为什么要购买一台电脑?

乔布斯: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答案。对于商人,这很简单:你可以用电脑更快速更有效地处理文件,还能提供办公室的生产率。电脑使人们摆脱了大量的繁琐工作。另外,你给他们一个工具,鼓励他们创新。记住,电脑是工具,工具协助我们做得更好。

对于教育工作者,电脑可以与你无限互动,不带任何评判。苏格拉底式的教育方法已经不再适用,教师使用电脑将是教育界真正的突破,大多数学校也已经采纳了电脑。

PB:对家庭而言呢?

乔布斯: 就目前而言,家庭更多的是一个概念性市场。家庭购买电脑的首要原因是,你想在家办公,或者你想在家为自己或孩子安装一些教育软件。如果不是这两个原因,那就是你只想做个电脑潮人。你知道电脑时下很流行,但你不清楚这它到底是什么,于是你想去了解。但是变化(Change)将会发生:电脑将会成为大多数家庭的必备品。

PB:什么会改变?

乔布斯:大多数用户为家庭购买电脑的最令人信服的原因是,将电脑接入全国范围内的通信网络。对大多数人来说这将会是一个真正不同寻常的突破,像电话的出现那样不同寻常,只是我们还只是在起步阶段。

PB:具体地说,您指的突破是指?

乔布斯:目前我还只能推测。我们见证过业内许多例子:你无法预见结果,但你知道它将非常重要,非常了不起。

PB:那么现在,难道你要家庭顾客就为了“一种信仰”而投资3000美元?

乔布斯: 未来,它不会是一种信仰。我们现在遇到的困难是,顾客会问产品规格,但我们不能告诉他们。一百年前,如果有人问亚历山大·贝尔“电话可以用来做什么?”, 他没办法告诉对方,电话将会影响世界。他不知道人们将会使用电话咨询今晚正在上映哪部电影,或者订购商品,或者给世界其他地方的亲戚打电话。但1844年诞生了第一台公共电报机,给通信领域带来不可思议的突破。你可以在同一个下午从纽约发送信息到旧金山。人们还说要在美国的每一个办公桌安装一台电报机,以 提升生产率。但最终没能实施。因为这要求人们学习神秘的摩尔斯代码、点和线的组合,才能发送和读懂电报。要花上40个小时去学习。大多数用户绝不会去学 习。幸好,19世纪70年代,贝尔注册了电话的专利。它的功能基本上与电报相同,但人们懂得如何使用电话。而且,最棒的是,电话不仅能让你用说话来交流,你还能用唱的。

PB:什么意思?

乔布斯:电话能让你用语调来表意,而不仅仅是简单的语言。跟今天的情况一样。有人说,我们应该在美国的每一个办公桌摆上IBM的电脑,以提高生产率。这实施不了。你得学会 “/ q-z”之类的知识。比如最著名的文字处理程序WordStar,它的使用手册足足有400页。想写本小说,你还得先读完一本小说,而且是一本对大多数人来说非常深奥的小说。他们才不会去学习“/ q-z”,就像他们不会去学习摩尔斯代码一样。Macintosh的意义就在此。它的业内第一台“电话机”。另外,我认为最棒的是,Macintosh也能让你用唱的,就像在电话里一样。人们不仅能通过文字交流,还能发送图片还有通过特殊的文字风格,来表 达自己的情绪。

PB:这是真正意义的革新,还是只是图新鲜而已?至少有一位评论家将Macintosh称为“世界最昂贵的Etch A Sketch(20世纪中期美国流行的一种蚀刻图案玩具)”。

乔布斯:这是真正意义的革新,区别就像电报革新到电话一样。想象一下,当你长大了,你还能用Etch A Sketch来做什么? Macintosh不仅能够帮你提高生产力和发挥创造力,还能让我们通过字、数字和图片、图形更有效地交流。

PB:大部分电脑是用键盘输入指令。但Macintosh是用一个叫做鼠标的东西来代替,这个小盒子在你的桌面滚来滚去,就能在你的电脑屏幕指来指去。对已经习惯键盘输入指令的用户来说是一次大改变。为什么要用鼠标?

乔布斯: 如果我想告诉你,你衬衫上有个污渍,我不可能这样说:“你衬衫上有个污渍,在衣领下来14厘米,纽扣左边过去3厘米的地方。”我会说“你的衬衫脏了,这儿。”我会用手指给你看。用手指的意思我们都明白。我们已经做过大量试验,用鼠标处理所有功能都相对快很多,比如剪切粘贴,因此鼠标不仅使用简单,而且效率更高。

PB:开发Macintosh需要多长的时间?

乔布斯: 光是开发电脑本身就花了超过两年时间。在开发之前我们又花了几年的时间来准备技术。我觉得我从没那么专注过一件事,开发Macintosh是我生命中最棒的经历。 几乎所有参与开发的人都这么说。最后我们谁都不想发布出去。仿佛一旦对外发布,它就不再属于我们似的。当我们在一次股东会议上做Macintosh的最终演示时,在座的人足足喝彩了五分钟。我看到Mac团队前面几排的成员,每个人似乎都难以置信我们真的完成了。所有人都喜极而泣。

PB:在采访之前有人提醒我们,说我们要“被好话给唬住了”(“about to be snowed by the best.”)。

乔布斯:(微笑)我们只是对我们所做的充满热情。

PB:说到热情,你们做了数百万美元的广告,还有你吸引媒体关注的魅力,但是消费者知道宣传的背后是什么吗?

乔布斯:广告是竞争的必要条件,IBM的广告随处可见。但优秀的公关能够引导消费者,这才是全部。在这个行业,你不能欺骗顾客。我们让产品来自我宣传。

PB:最近对Macintosh的一些批评,有的说鼠标没用,有的说Macintosh的屏幕只是黑白的,但更多的是指责苹果过高定价。你在乎这些评论吗?

乔布斯:我们做过测试,证明在数据或程序之间移动时,鼠标比传统的方式要快。或许某一天我们能够制造出定价合理的彩色屏幕。至于定价过高,一款新兴出现的产品肯定会比未来的产品定价要高,我们能够生产的产品越多,价格也会越低。

PB:评论家是这么说你们的:先用高价吸引狂热者,然后转变策略,降低价格俘获其他的市场。

乔布斯:胡扯。只要我们能够降低价格,我们肯定会降。如今我们的电脑的确比几年前要便宜,或甚至比去年便宜。但IBM的电脑也是这样。我们的目标是将电脑普及到数千万的用户,我们的造价越低,降价也越容易。如果Macintosh能够降到1000美元,我会很高兴。

PB:那些购买Lisa和Apple III的用户呢?这两款在Macintosh之前发布的产品。你留给他们的是不兼容、过时的产品。

乔布斯: 要这么说的话,那也要算上IBM电脑用户或者PCjr(IBM第一台尝试进入教育市场和家庭的个人电脑)。Lisa的许多技术在Macintosh也有使用,你可以在Lisa运行Macintosh软件,Lisa被认为是Macintosh的大哥。尽管刚开始没成功,但Lisa的销量还是有增长。我们目 前仍每月能销售2000多台Apple II,大半是回头客。总的来说,新技术没必要取代旧技术,但会让旧技术过时。从定义上来说,最终,它会取代旧技 ,但就像彩色电视机出来时,仍有用户在看黑白电视机。由用户来最终决定新技术是否值得投资。

PB:按照目前的换代速度,Mac自己会不会在几年内过时?

乔布斯: 在Macintosh之前已有两个标准:Apple II和IBM PC。这两个标准就像是冲刷峡谷的河流,要历经数年的时间才能成形——Apple II用了7年,IBM用了4年。但是在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们就推出了Macintosh,借着产品革新的冲劲,还有我们公司营销的努力,我们才冲刷出第三条河道,同时也是第三个标准。依我之见,今天只有两家公司能做到这点(建立标准),苹果和IBM。或许这不是件好事,但做到这点需要巨大的努力,我不认为苹果或者IBM未来三四年还会这么做。到八十年代末,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些新的东西。

PB:那么此刻呢?

乔布斯:如今的开发方向会放在打造更便携、可联网、可连接激光打印机、可共享数据库、具有更多通信功能的产品,或许是将电话与个人电脑融合在一起。

PB:你想掌管Lisa开发部门,但是马尔库拉(苹果第一位投资者)和史考利(乔布斯聘请回来的苹果前CEO)认为你没有能力,对吗?

乔布斯:在建立好概念框架,组织好主要人员,并设置好技术方向之后,史考利认为我没有经验负责这个项目。这太伤人,根本没有挽回的余地。

PB:当时你是否觉得要失去苹果了?

乔布斯:有一点。但让我感到更难过的是,他们后来招聘的一些人员,他们不认同我们最初的理念。Lisa部门存在很多的矛盾,有些人想设计出一些像 Macintosh的东西,其他从惠普招聘过来的人和其他公司则想设计出更大的机器,然后卖给企业客户。于是我决定离开,组建自己的小团队,回到车库,开始开发真正的Macintosh。他们没把我当回事。我想史考利当时对我是抱着看笑话的态度的。

PB:但这可是你自己创立的公司啊,难道你没有不满吗?

乔布斯:你永远不会憎恨自己的孩子。(乔布斯把苹果比作自己的孩子)

PB:即便你的孩子叫你滚开?

乔布斯:我不会憎恨。我是感到莫大的哀伤和沮丧。但我拥有苹果最优秀的人才,因为我想如果我们不(自己组建团队),苹果才真的会陷入麻烦。当然,也是这群人开发出的Macintosh,(耸肩)看看Mac。

PB:这样的定论还为时过早。事实上,你在展示Mac使用的许多宣传语跟Lisa相同,而Lisa最终失败了。

乔布斯: 这是事实:我们对Lisa抱有很大的希望,结果证明是错误的。最难的是,我们知道Macintosh即将出世,而且Macintosh似乎能弥补Lisa 的每一个可能的缺点。作为一家公司,我们还是要回归自己的根源——向普通顾客销售电脑,而不是企业客户。于是,我们开发出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电脑。

PB:是否只有狂人才能开发出最不可思议的产品?

乔布斯:事实上,制造出不可思议的产品与制造成本、你学习的能力、接受新思想,抛弃旧观念的程度有关。但的确,开发出Mac的这群人是有点狂。

PB:拥有疯狂的好点子的人,与努力实现疯狂的好点子的人,有什么差别?

乔布斯: 我们拿IBM做比较。为什么Mac团队能开发出Mac,而IBM的团队只能开发出PCjr?我们认为Mac的销量会非常庞大,但我们不是为其他人开发Mac, 而是为自己。由我们来判断它是好是坏。我们不会出去做市场调查。我们只不过想尽最大的努力开发出最好的产品。假设你是一个木匠,制作一个精致的柜子,你不会因为柜子靠墙的那面没人看见,就用一块很差的木板。你还是会选一块同样精致的木板,因为你知道即使没人能看见,但那一部分是存在着的,因此为了能晚上睡得安心,外观与品质还是要一致。

PB:你是说IBM团队在PCjr产品中找不到那种自豪感?

乔布斯:如果他们有,就不会开发出PCjr这样的产品来。很显然,他们是根据市场调查专为一个市场和顾客群体开发产品。他们期待着,推出这样的产品,许多顾客会来购买,他们将会从中赚取大把现金。他们的开发动机与我们不同。Mac团队的成员们都想开发出世上最棒的电脑。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