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僻症患者:Google+

一天以来,我收到了几份热情洋溢的 Google + 的邀请。下图是我目前 Google + 的主页面。Google 并不想放弃社交,Google + 是一次新的尝试,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认为,Google 不会在同一个坑里跌跤,因为,他们又挖了一个新的坑。

来源:ifan

社交不是名片管理

Google+ 为新用户准备了一次旅程,填写个人信息,建立 Circles,然后一圈忙下来,我创建了 5 个生态圈,添加了 29  名好友。整个过程很顺利,在简介明快的 UI 和动感带劲的拖拽操作后我终于搞定了自己的人际关系。

但是等等,这个动作和我昨天上午在办公室里分类整理名片有区别吗?似乎不大呢!

为什么要先理清楚朋友关系才能开始产品体验呢?难道用户不会遇到障碍吗?

一个新的 Google 用户在这里不可能拥有非常健硕的人脉,为什么不让他们在大群落中寻找新的朋友?社交网站的好友推荐应该是多种视角的,爱好、地区、年龄、职业、等等,为什么一定要从现有的联系人开始呢?

图床不是社交相册

当 Picasa 作为图片分享的中心出现在 Google+ 里的时候,我只能感到无奈。并不是因为我们家的网络故障造成了访问不稳定,而是因为它太不社交了。

相册,社交时代的相册是 Instagram 这类图片分享应用。至于 Picasa ,对不起,你只是一个图床:一个云端相片保管箱。社交时代的相册不再是简单的图片托管,它更是一种 “用户气质” 的体现。通过 Instagram 拍摄相片,用户分享的不仅仅是照片,他们分享的是故事,是对现实世界润色后的理解,或者重构。换句话说,社交图片服务是映像派的产物,而以往的图片托管服 务只是容器而已。今天 Google 大胆地把普通容器当做艺术品来叫卖,除了佩服,我只能说佩服了。

社交用户不是邮箱收件人

同学,你使用 QQ 吗?如果仅仅是因为你使用 QQ 就把你作为腾讯微博的用户来看待,你会觉得野蛮吗?最近的新闻告诉我们,因为 QQ 和微博有本质区别,如果没有弄懂,是有很大隐私隐患的。

基于 Google 账户的阅读器,在线文档,邮箱等服务已经形成了一个丰富的在线生活、办公环境。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服务都有一定的闭塞性,或者说他们本身的任务不是模糊 分享,而是准确传递:你会小心这封邮件的收件人是谁,但你一般不会在意到底有多少人会看到你这条微博。

今天,Google 确实拥有一批老用户——他们拥有一批 Google 账户好友,但面对突如其来的曝光,大家也许还要有所准备。毕竟互联网上留下过的痕迹不是每条都能给任何人看的。

 

最后,我想说:

Google 是信息的挖掘者,它理性,规范,效率。

再看看社交大鳄 Facebook

Facebook 是信息的创造者,它感性,混杂,谋杀时间。

从 Google+  来看,Google 似乎还没有找到社交的感觉,我想,可能他根本就是一个孤僻症患者吧。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