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oupon创始人安德鲁·梅森: 永远追逐下一个酷点子

2月11日讯,《时代周刊》网络版今天刊文回顾了Groupon创始人安德鲁·梅森(Andrew Mason)的创业历程,描述了他极具特色的领导模式。文章还指出,Groupon开启了本地化商务和广告的新时代,其价值和前途难以限量。面对众多竞争对手的挑战,该文认为,Groupon的最大武器是市场规模和数据分析能力。

以下为文章全文:

伟大的蠢点子

安德鲁·梅森称,他曾有过比Groupon更好的点子。“我喜欢想出好点子,对我来说它(Groupon)有点儿蠢,”他解释道:“我曾有过更好的点子,比这酷得多”。

或许吧,不过Groupon可真吸引了大量“愚蠢的”资金,竞争对手LivingSocial同样如此。投资者们争先恐后的涌入,试图在这个电子商务的新领域占据一席之地。根据美国投行Needham的统计,团购部门去年增长率高达200%。作为该领域的领袖,Groupon已经覆盖35个国家的500个城市,其用户数量多达5000万,并仍在以每月300万的速度疯狂增长。Groupon为他们提供商品和服务的折扣,但只有大量用户同意购买时折扣才会生效。用户们每天受到电子邮件,提醒当天的折扣信息,折扣最高可达到90%,覆盖洗车服务、餐馆饮食、烹饪课程、牙医诊治等等各种各样商品和服务。

交电子商务是互联网的下一个热点,参与三方都能从中获利:消费者以低价购得商品或服务;商家获得大量生意和潜在的新客户;Groupon则从中商家收入中抽取提成。

詹姆斯·斯拉维特(James Slavet)说: “Groupon为本地化广告和商务找出了新模式,从长远看来,这种业务模式对零售业的影响可以与谷歌在搜索和搜索广告带来的变化相媲美。”他是风投公司Greylock Partners的合伙人,也是Groupon的投资者之一。

一个潜力可与谷歌比肩的公司?难怪谷歌觉得有必要收购Groupon,去年12月谷歌提出了金额高达60亿美元的要约。与该金额一样令人吃惊的是,梅森和他的团队拒绝了这一要约。

梅森称: “我们有很多选项,我们作出的每一个决定都源自这样一个核心认识:有一家公司能变革人们从本地商家购物的方式。我们可以成长为21世纪下一个伟大的品牌。”

梅森的缤纷人生

梅森今年30岁,除了互联网创业家外,他还身兼音乐人、程序员、公共政策专家和社会活动家。在公司的芝加哥总部,他将关于互联网领域一闪即逝的“流星”--社交网站Friendster、网景、宠物食品销售网站Pets.com等的杂志封面与福布斯对他本人的报道放在一起。“我经常分析这些公司的历程,研究它们做错了什么,很多时候是这些公司失去了本色,而非竞争对手击败了它们,”他说:“举MySpace为例吧,Facebook的产品更好,就这么简单。”

梅森自己也走了不少弯路。他在美国西北大学主修音乐,随后在芝加哥一家唱片公司工作,但他发现自己在编程方面的更具天赋,编程成了他的主要生活来源。2006年他又重新进入芝加哥大学攻读公共政策研究生,其间创立了多家互联网新兴企业。进入芝加哥大学3个月后,连环创业家埃里克·莱夫科夫斯基(Eric Lefkofsky)拿出100万美元,供梅森开发一个叫做the Point的网站,该网站的宗旨是汇集大量人潮,进行某种集体活动:比如游行、抗议、一起翘班等等。很快梅森和莱夫科夫斯基就意识到鼓励大家一起购物比进行社会活动要有利可图得多。这个点子效果很好--以至于早期参与的一些商家无力应对汹涌而来的顾客:可以看作是一群快闪族集体去某个希腊餐馆用餐或者一起去打保龄。一年内Groupon就有了100万用户,整个芝加哥的商家,甚至邻近城市或州的商家都争先恐后地希望参与进来。

Groupon的财务业绩令风投公司们眼花缭乱。其营收从零增长到5亿美元只花了18个月,从未有创业公司实现过这样的高增长。更重要的是,其模式非常便于扩展,意味着Groupon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复制同一模式的成功。现在其足迹已经遍及35个国家,最近进入的市场包括菲律宾、香港、台湾和新加坡。”Groupon与我们曾见过的任何东西都不同,”  莱夫科夫斯基称:“我投资过许多高增长的科技公司,我以为我见识过超高增长速度,但Groupon简直是超高增长的平方。”

梅森的领导方式也极具特色。他的官方简历上写道“梅森取得了一个音乐学位,该学位完全没用,这成了他致力于成为有用之才的主要动力。”Groupon总是充斥着新招聘的员工,光芝加哥地区每个月就新招150到200个人。梅森还打造了一个装修成男生卧室的空间,留给假想中的新员工。某天梅森突然决定给所有员工购买蓝色健身球,整个办公地点变得像一群20出头年轻人的娱乐场。

本地化商务新时代

幸运的是,梅森还没有荒唐到认为他可以独自领导Groupon。“如果我告诉人们我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也没人会相信我,”梅森笑称:“那为什么要装作我懂得一切呢?“Groupon吸收了雅虎前高管罗博·所罗门(Rob Solomon)任首席运营官,莱夫科夫斯基在公司创立后临时担任首席财务官,直到去年12月份亚马逊的杰森·柴尔德(Jason Child)加盟。他们的工作之一是将Groupon看似简单的业务模式发展壮大,Groupon看起来就像网络版的优惠券,在本地商家的广告或者电话簿黄页上随处可见。但这个市场可不小,仅在美国每年花在本地商务广告上的资金就达到1000亿美元。其中很多都白白浪费了,因为本地化商务总是零零散散,一个小店在吸引用户或者投放广告方面的效率肯定比不上在各处都有分店的连锁企业。

Groupon恰恰可以弥补本地广告模式的不足,这种改善价值数十亿美元。为什么?斯拉维特指出,团购将是一个“赢家通吃”的领域:某个品牌将赢得绝大多数市场份额,而竞争对手无论有所优秀,要想取而代之都非常困难。Groupon赖以赢得领先地位的长处包括先发优势和极为优秀的技术。想想其他赢家通吃的行业吧,比如搜索(谷歌)、社交网络(Facebook)和操作系统(微软)。谷歌市值高达1980亿美元,相当于年营收的6.7倍;苹果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企业,但由于其市场份额较低,其3270亿美元市值只相当于年营收的4.25倍(其营收两倍于谷歌)。市场统治地位的价值可见一斑。

这正是Groupon的创始人的最大资本。Groupon最新一轮融资获得了Andreessen Horowitz、Battery Ventures、Greylock Partners及KPCB等知名风投公司的追捧,募得9.5亿美元。(出于梅森一贯的幽默风格,该公司发布的新闻稿标题为“Groupon筹得了,呃,约10亿美元”)尽管如此,Groupon拒绝谷歌收购要约的决定还是令不少银行家感到不解。“很少有企业能成长到像Facebook一样庞大,”风投公司Pagemill Partners的合伙人斯科特·门罗(Scott Munro)表示:“他们肯定是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消息,才会拒绝这么大一笔钱。”

应对挑战的杀手锏

不管怎么说,谷歌现在已不再是潜在买家了,反倒成了竞争对手。谷歌制订了自己的团购网站计划,称为Google Offers。Groupon的最大竞争对手LivingSocial选择了另一条道路,该公司最近获得亚马逊的1.75亿美元注资。该合作将为LivingSocial提供亚马逊的科技平台,帮助其拓展目前为1000万人的用户基础。

发展速度至关重要,因为在全球范围内有数以百计的团购网站纷纷涌现。梅森目前还不认为它们构成了重大威胁,Groupon的市场份额仍在继续增长。不过为了抵御这些竞争者,他正在开发所谓的Groupon 2.0。社交电子商务的第一阶段是将本地居民和本地商家联系起来,而第二阶段则是“超级本地化”:根据用户的具体住址和兴趣爱好来分析他们的购物体验,鼓励与好友分享。可以这么想象,你携带的智能手机能判断你的位置,而Groupon不仅知道你喜欢什么,还了解哪些产品或服务能引起你的兴趣。

这一目标对数据分析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远超一般团购网站所需。事实上,Groupon的投资者认为其优势在于数据挖掘能力,而非面向消费者的界面,因为后者很容易被模仿。这种数据处理算法决定一个网站能否在最合适的时刻向用户提供最合适的折扣信息。斯拉维特称:“数据是Groupon应对挑战的堡垒。”

随着Groupon在全球范围内积极扩张,尤其是尝试进入中国市场,该公司应对挑战的能力正在接受检验。“进行创新的挑战之一是如何廓清脑中的僵化思维,不为某种时候必须做某事的想法束缚,”梅森称:“不能盲从于使你取得阶段性成功的经验。”他的投资者们或许不太赞同这种看法,但这正是梅森的思维方式,他总是在寻找下一个最酷的点子。(楚慎)

VIA: 网易科技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