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公民”的健康困境

IT业是一个高压力的职场,从2005年年仅38岁的网易代理首席执行官孙德棣猝死,到2010年37岁的腾讯网女性频道主编于石泓因脑溢血去世,“过劳死”已经成为IT界一个可怕的梦魇。IT“公民”所面临的身体困境,比我们想象的要可怕的多。除了工作强度大之外,IT“公民”无处排解在职场之内所堆积的情绪,也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然而,更多的IT“公民”都还没有弄清楚的是,健康,是不可替代的。
小丁是个程序员,大学毕业之后就进入了现在这家公司,已经工作了一年,月收入两万有余。前不久休假回家,小丁的父母惊讶的发现,小丁的手指已经明显外翘,变得畸形,小丁的颈椎不好,晚上睡觉总是落枕,还伴随着严重的偏头疼,疼的厉害的时候,小丁甚至没办法抬头说话,小丁的膝盖已经有些吃不上劲儿,需要膝盖用力的时候,就能听见清晰的骨头声音,小丁时常会感到恶心、反胃,会忍不住呕吐,更可怕的是,小丁每天都在失眠,几乎都是凌晨三四点钟才睡,早上八九点钟就起来,起床之后就一定是要对着电脑,一言不发,一坐就是一整天,连饭都在电脑前吃。小丁的情绪常常很烦躁,尤其是在编程的时候,有时父母和他说一句话,他就会立刻爆发,脾气很大。

小丁的父亲来咨询,想给小丁换个工作,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和小丁谈这个问题,而小丁自己对于报酬很挑剔,小丁说,他已经不能想象再找一份报酬比目前要低的工作了,而转型成为公司管理型的人员,小丁又觉得自己并不擅长人际交往,他自己就没有信心,不愿意尝试,甚至是懒得尝试。

小丁的现象,在IT业内可谓是司空见惯。IT业是一个高压力的职场,从2005年年仅38岁的网易代理首席执行官孙德棣猝死,到2010年37岁的腾讯网女性频道主编于石泓因脑溢血去世,“过劳死”已经成为IT界一个可怕的梦魇。有数据显示,公安、IT、文化演艺等职业已经成为“过劳死”的高发区, “过劳死”时的平均年龄为44岁,其中IT阶层年龄最低,仅仅为37.9岁。

不仅仅是过劳死的问题,IT“公民”所面临的身体困境,比我们想象的要可怕的多。除了工作强度大之外,IT“公民”无处排解在职场之内所堆积的情绪,也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而IT“公民”们自身,却和小丁一样,总是意识不到身体带来的信号。

精神分析学家弗朗西斯?奥夫斯坦(FrancisHofstein)说:“我们总是要求身体能时刻满足我们的需要,却不接受它的局限;我们想完全拥有它,却讨厌倾听它。而它会通过萎缩、疼痛、生病、衰老这些让我们扫兴的东西,来表明它的存在。”

身体在说话

小丁说他还年轻,他应该继续工作,他觉得没必要换工作,这样的一点儿小疼小痛他不至于忍受不了。在我们的教育里,能够带病坚持工作是一件值得表扬和肯定的事情,到了今天,我们的社会上也仍然觉得,一个能够控制自己身体的人,才被认为是可靠的人。小丁也是带着这样的一种意识,本能的决定,换工作是没有必要的,他还能坚持。

身体其实是与我们沟通最多、最忠实的朋友。从出生的那天开始,身体就一直在同我们交谈。从最基本的生理感觉(如饿、渴、冷、热、痛……),到各种情绪(如高兴、悲伤、愤怒),还有各种情感(爱、恨……),我们的感觉都是通过身体来表现出来的。当我们面对喜欢的人、喜欢的工作,我们的身体会变得松弛而开放,并心潮澎湃;当我们面对感觉厌恶或不适的人或事时,会不自禁地皱起眉头,蜷缩身体,自我封闭。

弗洛伊德认为,我们有个“身体的本我”。与擅长编故事的头脑不同,身体永远不说谎。它没有被扭曲,也没有评价或偏见。生活中遇到问题的时候,往往大脑还没有作出判断,身体已经发出警报——如果我们能够听见。

那么,身体对IT“公民”小丁发出了多少警报呢?外翘的手指、无力的膝盖都在提醒小丁,他需要室外活动,酸疼的颈椎、心烦的头疼都在提醒小丁,他需要新鲜的空气和健康的运动,失眠是在提醒小丁,他需要一个合理的作息时间,感到反胃恶心是因为小丁吞下了很多来不及宣泄也缺乏途径宣泄的情绪,这是身体在提醒小丁,他需要人际交往。

身体就像我们的一面镜子,能让我们如实地面对自己,更好地了解自己。可是我们当中很少有人懂得使用身体——我们所拥有的最珍贵的认知工具。

被销毁的健康

《计算机世界》的调查数据显示:在IT业内,经常失眠的比例达到38%;而遭受生理疼痛的比例则高达76.3%,有88.1%的人需要进行辅助治疗;工作使免疫力降低的人群高达30.1%;28%的人对自己的健康状况感到不满意。

在IT这个高压职场之内,不论是管理人员还是程序员,都面临着健康不断流失的现状,尤其是以程序员为最。小丁说,他早已失去了最初做这份工作的热情,在一个个无聊的项目中,他几乎就是在打发着时间,可是他真的没有勇气也不愿意去尝试其他的工作,他更没办法接受的是,其他工作和这份工作之间收入的差异。于是小丁,宁愿让健康不断的流失。不如说,小丁在健康与高收入之间,选择了后者。

然而,年轻的小丁或许还没有弄明白,甚至更多的IT“公民”都还没有弄清楚的是,健康,是不可替代的。

疼痛,并不是别人能够代替我们来体会的,身体的不适不会由任何人来替代。合一瑜伽咨询师李思坤认为,人类身体不同部位存储着不同的情绪能量,一旦卡住就会凝结在那里,如果不被释放、转化,就会伤害身体。能量卡住常常是因为童年负荷没有释放,比如说愤怒、恐惧等情绪不能表达。胃胀气往往是吞了很多委屈下去,一味自责的人就常常不明原因的呕吐。小丁的反胃现象也是同理。

为什么我们总是不能听懂身体说的话,不能正确判断我们身体的状态呢?事实上,只有当身心处于均衡的状态中,才能客观地观察到自己的状态。当健康在一步步被销毁的时候,IT“公民”们也都失去了这种均衡的状态,于是,很自然的就将健康状态抛诸脑后,置之不理了。然而,就像杯子洗干净,倒进来的水才是干净的,只有排除掉负面能量,才能让正面能量进来。当我们既有宣泄渠道,又有补给渠道的时候,身心能量循环才能平衡顺畅。也只有到这个时候,IT“公民”们,才能发现自己正在被销毁的健康。

行业环境下的自我需求

IT行业的职场环境,可谓是极其恶劣的,尤其是在我国目前IT行业并不完善的时候。对于IT企业各阶层的员工而言,压力那么多,而主观感受的快乐却那么少。满怀激情地走出校园,就被湮没在“蚁族”群中,成为挣扎底层的“蚁民”。——《计算机世界》在对包括微软、英特尔、戴尔、百度、金山、浪潮等20余家公司的293位员工的调查中发现:公司白领层普遍充满了职业枯竭感;暴躁、沮丧等负面情绪弥漫;由于长期的工作重压使得他们正经受着失眠、头疼等生理疼痛的折磨;有些个体还表现出诸如“暴食”、“暴走”等极端行为。

对于整个IT行业而言,寻求一个健康、环保、科学、可持续的行业环境自然是首要任务。而对于每一个IT从业者而言,深刻的了解身体的需求,也是矫正 IT业内负面情绪蔓延的必然选择。

现代社会中,人们的身体会因为消耗过度而产生疼痛,会对工作、食物(厌食症和暴食者)、娱乐或酒精上瘾成癖。今天,我们对身体要求过多,消化各种食物,但也得悠着点儿,记住过去的经历,但要擦去时间的痕迹。

清晰而明确的知晓身体的需求,可以帮助我们在IT业大环境之下,理性的选择。外在世界是内在世界的反映。我们如何对待身体——也就是我们自己,是展现还是掩饰,是忽略还是体贴,是掠夺还是给予——取决于我们看待自己的目光。正因为大部分的IT“公民”都和小丁一样,将自己的身体看作是身外之物,把整个世界看作是身外之物,才会拼命向它们索取,甚至去掠夺、占有,不惜耗尽它们的资源和能量。身体、自然对我们说的话,发出的警报,我们也常常听不到,即使偶尔听到了那么一点儿,也会置之不理。

我们与我们的身体、我们的环境,其实是一个整体。爱自己,就是怀着感恩的心去爱我们的身体,爱这个世界。我们的社会生活也是,大家都在通过消费“花钱买快乐”,消费带来的刺激需要不断强化。

小丁最初用工资买一款新手机就能高兴很久,如今,他所用的数码设备全部都是世界一线的产品,然而他的快乐却是越来越少了。为什么现代人需要这么多的娱乐这么多的消费?因为我们已经丧失了快乐的能力,需要别人来提供。其实,我们自己本来就可以很快乐。

听清楚身体对自己说的话,从内在身心调整而重新获得简单快乐,就不需要通过消费带来短暂的快乐。这就像一个处于身心平衡状态的人,不需要过多摄取养分就足够滋养身体,因为养分可以被很好地吸收。重点在于,如何运用身体去品味生活,那才是快乐的源泉。

而快乐,健康,这才是我们自身的真正需求。

生命的无限可能

小丁说,他是可以从工作中获得快乐的,但是也许他需要更清晰地去掌握自己的工作节奏和尺度,他应该为他的身体和健康负起责任。

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对我们的身体负责。我们对自己身体的了解真的太少了,我们时常不清楚我们的身体究竟能做什么。就像小丁,以为身体完全可以继续工作,但是他的健康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了。不过,也往往就是这个时候,身体使我们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确认我们还活在当下,才会明白对于时间和空间来说,我们是有局限性的。

身体自有其智慧,懂得与自然相适应——人类的进化正是这样进行的。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仔细耐心地倾听它的诉说,不可求它或者束缚它。这样建立起来的关系,必然会给我们的身心带来最大的自由。

而自由之后会拥有什么?会拥有一个更健康的身体来更好的投入到我们所喜欢的IT业里去。

Via: 中文业界资讯站

2 Comments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