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过载时代的以退为进

以下引用的这篇文章最近似乎颇为热门,很多人提到或转贴部分内容;其实论点并不是很新鲜,不少人都想这么做,包括我在内。不过话出自TechCrunch网站、作者算是名人,自然有人关注这是「网路名人的逆袭」、「以退为进创造新风潮」、还是「心里有事想不开」等等。

一个多星期前, 我关闭了除Twitter之外的所有社交媒体帐户,而唯一幸存的Twitter也被锁定了. 我的理由是, 在一个每个人甚至连狗都在分享他们生活的每一面的时代, 作为一个数字隐士或许能成为新的“网络名人”。
──微博的兴起,希望的没落.


社交网路太复杂的状况有两种:
一种是自己本身很单纯,只是朋友多,一百个也好、两千个也好,基本上只有一两层;反正总是有办法分清楚亲疏远近,哪些是至亲好友、哪些是点头之交,完全不会搞混。

另外一种则是(以现在流行的状况为例)东一个Facebook社群、西一个推特、MSN上有一个圈圈、论坛上有几个版常去,在网路上呼风唤雨,走到马路边却没人认得;也就是说,人际关係的圈圈多、类型多、层次多,但关系的强度(我原本想用的词是「连结」,也就是「bonding」)和彼此的瞭解并没有跟这些成正比。

用真实世界做生意的观点来说:
前一种比较符合「出外靠朋友」的条件,但后一种比较容易搞成「每晚都应酬、订单没半张」的窘况。当然,不是事事都得拿做生意的标毕来衡量,也不是说透过网路就找不到真正的友谊,只是在每个人醒著的时间总是有限的状况下,扣掉工作和吃喝玩乐的时间以后,能拿来想点正事的精神就已经不太多了。

即使不谈人际网路,用这些来形容「自己个人」和「资讯来源」之间的关系其实亦无不可;于是在资讯超载成为普遍现象、处理多余资讯的「成本/困扰」已经超过「收获/乐趣」的时候,会感到焦虑、甚至想退出江湖归隐山林,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前几天我在「Seth Godin跟我的异曲同工」中提到「资讯过载曲线」的变化,讲的大致上也是同一件事;刚好今天也发现,有位不认识的朋友引用了我先前写的一段话,来描述面对「资讯焦虑」的心态:

很多事情没有天天盯著,就会像沙子一样从指间流过。然而,要不是为了写作或工作,其实这个资讯爆炸的时代还有个好处,就是大多数的事情反而都是可以遗漏的,遗漏了也不会有太多伤害;三天不看新闻或许会让人更乐观、一个月没追科技发展只会省更多钱、半年前没赶上的电影会自动出现在电视萤幕上,一点都不可惜。

这位朋友自己也说:

想通之后一切海阔天空,於是就有更多时间可以做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总之,至少是比较像在网路上冲浪了,而非被浪花带著跑,虽然这两者之间的差异颇微妙。

如前所述,我自己也想过缩减资讯来源和人际网路的事情;理论上很简单,只要按几下滑鼠就好,但实际上并不容易。

首先要面对的问题是:
砍哪些、留哪些?如果关掉A网站的帐号,但真实世界的亲朋好友都在上面怎麼办?如果关掉B网站的帐号,但B网站却又是即时有效的资讯来源怎麼办?

另外一个问题是:
如果我的脑子处理资讯的能力有限,应该选择多保留一点人际网路,还是多一点资讯来源?怎样才能在这两者之间找到平衡点?然而,如果我的人际网路就是资讯来源怎麼办?

事实上也是如此。过去我自己很多资讯来自订阅RSS之类的来源,现在有很多是经由社群网路的推介,而后者往往是个人有限的眼界中所看不到的,这或许也可以说是「Folksonomy」(乱翻或许可以翻成「七嘴八舌」XD)的优点;然而这也造成人际和资讯网路之间更盘根错节、牵扯不清,要享受这样的优点,就得接受它的缺点,很难两全其美。

其实,在所谓Web 2.0时代,Internet上「资讯网路」和「人际网路」之间的异同、彼此的影响、以及对於网路用户在真实和虚拟世界行为的影响,应该是个不错的研究题目,不过已经超出我的能力范围就是。

写到这裡,心裡忽然冒出的话是大家都很熟悉的「无友不如己者」;学生时代对这句话其实相当反感,觉得道理虽然是说得通的,但何以见得别人「不如己」、又何以见得「不如己者」不能当朋友?

然而话又说回来,如果从资讯超载成为常态、而资讯网路又和人际网路牵扯不清,必须找一条出路来解决的话,或许订个标准来整理这些脉络也是个方法。这方法倒不一定是「无友不如己者」,也可以「独此林下意,杳无区中缘」,在多多益善和全面退守之间找个平衡点,把八竿子打不著关系的「朋友」、大半文章直接按「标示为已读」的网站订阅都清一清,也就差堪可行了。

在这个时代除非完全不上网,直接回到只看报纸、订杂誌、边看新闻台边骂的时代,否则大概很难真的变成「数位隐士」、更不要谈TechCrunch文章所说「唯有『隐』者留其名」的可能;顶多就像控制饮食一样重质不重量,或者说是在曾经沧海之后,再回头勉为其难喝点白开水。

Via: 石墨工房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