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月月的美女始作俑者:我只能辞职搬家换手机号了

近日,报纸上、论坛里、办公室间,无所不在的“小月月”成为国庆长假后的全民谈资。“最极品的女人,在她面前,芙蓉姐姐和凤姐都只是浮云。”疯狂的网民自称拜月族。今天上午,这个讲述楼主蓉荣招待老乡小月月及其男友小W国庆节来上海游玩,在两天一夜的时间内遭遇无比复杂而又痛苦经历的帖子,浏览量已超千万。

小月月是否真有其人?作者是否自我炒作?由此引发的谣言四起、人肉搜索,彻底打乱了帖子作者蓉荣的正常生活,重压之下,这个25岁普通女孩选择公开自己的身份,昨晚,蓉荣(新浪微博)在本市田林地区某咖啡店接受了本报记者独家专访。

新闻话题:小月月是否确有其人?

新闻人物:天涯原帖发帖人蓉荣

蓉荣想对小月月说:我希望你能够认识到生活当中的压力,然后能够调节好,最好看看有没有人能够给你一些心理方面的帮助,这个我会私底下想想别的办法,比如说旁敲侧击的跟你的亲朋好友去问一问。我已经很委婉的建议小W该如何去和你相处这段事情,怎么去帮助你,不再给你更多的刺激。因为目前来说,小W还是你的精神支柱。

谈热帖效应:搬家、换号、辞职防网友人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记者(以下简称记)很多网友都对你的身份很好奇,能否介绍一下你自己?

蓉荣:有人说,走的远,才能看的远。我的经历相对于很多人来说不算丰富,但也多彩多样。学习不算优秀,但爱好广泛,工作不顺利,但刻苦努力。总的来说,我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原先平凡到对于生活的憧憬仅仅是该吃饭时可以好好吃饭,该睡觉时可以好好睡觉。

记:为什么此刻选择站出来面对大家?

蓉荣:小月月事件发展到现在,已超出我的预料,我应该直接面对读友,将谜团解开。勇于面对一切舆论是我现在的宗旨,站出来可以避免无辜读友被炒作团队所蒙蔽。

记:一开始怎么会想到写这样一个帖子?

蓉荣:有这样一句话一直充斥着我们的生活,那就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最近各个BBS上总有一些吐糟帖、诉苦帖,展示身边让人难以忍受的极品人物。刚好我遇到了这样一个极品人物,就找个地方来诉苦来吐糟。

记:现在你已经更新到十几万字了,之前想过会有那么长吗?

蓉荣:没有,我可以很负责地说,我10月5日开始写的时候连word文档都没建,是在对话框里直接写的,回头去看,错别字一大堆,一开始前面好几段没发出去,我还重新写了一遍。

记:什么时候注意到帖子红了?

蓉荣:我刚更新半天,就上了热帖榜,点击量有一百多万,在天涯算热帖了。第二天晚上天涯就通过站内短信联系我,让我在线做一个访问。

记:你认为这个帖子爆红的深层原因是什么?

蓉荣:这么高的关注度是我原来没想到的,当然,文笔和人物精彩是一方面,但我觉得更深层次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获得了广大网友的共鸣。

记:更新帖子的过程中,关注度越来越大,你的生活、心理有哪些变化?

蓉荣:生活变化很大,因为有些信息暴露了,我只能尽量改变原来的生活,比如换手机号码、更改家庭住址,我这几天还辞职了。心理上从原来被雷到恶心,到与网友交流的欢乐,再到私生活被干扰后承受的强大压力,直到目前收到读友鼓励后的振作,变化很大,但我会调节。在这里谢谢所有读友的关心和厚爱!

记:你辞职是因为同事知道你是帖子的作者吗?

蓉荣:我同事猜到了,但也没确定,他们每次问我,我都是敷衍过去。选择辞职和搬家,是热心读友建议的,他们认为或许有人会用科技手段干扰到我的生活,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尽量脱离原来的生活,也不要给周围人带来压力。目前周围的朋友并不清楚我是作者蓉荣,但可能隐约感到,网络上人肉的信息大部分都是虚构的,大家也是在模糊的猜测中。

记:你很多更新帖子是在凌晨甚至黎明时,为什么要熬夜发帖?

蓉荣:事发到现在一直没好好睡觉,刚开始发帖的时候睡觉少,是因为内心有一股冲动,想把这个写完,后来是因为受关注的速度太快,第二天就有媒体要接触,心理压力越来越大,更睡不好了。

记:后来为什么想到注册微博?

蓉荣:当时这个帖子已经热了两天了,我QQ群里的朋友就建议,水帖太多看不下去,让我去注册一个微博发些声音,我也想建一个和大家交流的平台。

谈小月月:小月月和芙蓉姐姐、凤姐有本质区别

记:小月月从一个你所说的正常人变得如此极端,你认为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

蓉荣:像她这样年龄的人也属于比较敏感的年龄段,要面对比如说从学生转变为工作者,从工作者转变到一个要结婚的人,可能这中间的很多转变是学生时期碰不到的,所以外界给她的压力很大,她自己对这些身份的转变也很茫然,对未来也没有什么规划,加上几次感情的受挫,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是我个人的理解。而且你也知道我们这一代是压力比较大的一代,面对很多东西我们无法回应,比如像高房价和高物价,年轻人买房买车都是很大的问题,结婚呀谈恋爱呀这些东西都是个人很难去控制的。

记:80后如何排解社会压力不仅是小月月的问题,你是怎么减压的?

蓉荣:大城市的生活节奏很快,导致我每次回家与朋友一起玩的时候,总被说为什么做事怎么快,连走路都如此急速。我排解的方式更多的是选择倾诉,与朋友倾诉,与网友倾诉,藏在心里会很闷,说出来就缓解了。

记:有专家概括小月月是娱乐时代的审丑现象,你怎么看?

蓉荣:美丑的定论自古以来就不明确,审丑也仅是社会现象的一种,无论美丑,只要我写的东西能给大家带来欢乐,能解除掉生活中的压力,就足够了。

记:有媒体拿小月月和《山楂树之恋》里的静秋比较,认为两者有共同点,都是为了得不到的爱而作,你觉得呢?

蓉荣:《山楂树之恋》我看过,一定程度上我比较认同这个说法,电影可能使用另外一种方法去诠释这种心路历程。只不过两者的行为方式和表达方式不同吧。

记:你如何评价芙蓉姐姐和凤姐?小月月与她们有可比性吗?

蓉荣:芙蓉姐姐和凤姐只是一个敢于自我牺牲,迎合一些恶趣味现象的公众性人物,小月月仅仅是我笔下的人物,有原型而已,更多的娱乐性来源于我的倾诉方式,她们在本质上是有区别的。芙蓉姐姐和凤姐仅仅是固定人物,而在我笔下,有可能有一个小月月,有可能有更多小月月。

记:有批评说你这个帖子三俗,你如何理解?

蓉荣:三俗也是一种社会现象,虽不认同但不能否定其存在。小月月不是三俗,仅仅是一种特殊的社会现象。我更想说的是,文学作品无法定义其三俗的可能性,大家开心就好。

谈网络炒作:想做回热爱写作的小白领

记:帖子爆红被很多所谓的“职业网络炒手”指为炒作痕迹明显,你如何解释?

蓉荣:小月月事件只能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从发帖到爆红,完全是一个偶然。背后没有任何团队,是我个人行为,我可以负法律责任地告诉大家,这就是我一个人的战斗,只是为了大家欢乐更新帖子而已。至于事后如何发展,我就不能确定了。现在我已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有了广大的读友支持,会更加努力。

记:关于你的人肉搜索每天更新,你关心吗?

蓉荣:围绕着这个事情的传闻很多,我有时候拿来当笑话看,人肉的大部分信息都是错误的,只希望不要给无辜的人带来困扰。至于现在冒出来的各种大神们,我表示不解释不认同,这可能是别人策划出来借鸡下蛋的,。如果真有人与此事件有关,与我有关,躲避还来不及呢,为什么要站出来演出呢?这样的人,选择无视就好。我觉得最好玩的是,有一个身份挺严谨的人说,写这个帖子的肯定是个男的,我当时就感觉很无奈。网上说蓉荣是山东的也有,是河南的也有,我换了一个QQ后瞎填了一个自己来自呼和浩特。

记:有没有网络营销公司找过你包装这事?

蓉荣:不否认有很多网络营销公司希望找我包装这个事情,我一直没有正面回应。小月月成功了,也许会有下一个小日日,小明明,小王王,但一切以我的读友为基础,参与进更多的其他事情,我觉得娱乐价值可能会降低。

记:这是你第一次在网络上发帖吗?

蓉荣:我是一个资深的网络潜水党,网上也有很多痕迹,发帖很多,但不是用这个名字写的,反响还可以,纯粹是写着玩的。我对各种网络用语都非常熟悉,无意中就会应用在发帖中。我是标准的宅女,除了工作,便是网络,对各种类型的话题都有兴趣。最喜欢的是一些怀旧的帖子,包括老歌曲、老电视等等。

记:你是从小就喜欢写作?

蓉荣:小时候我妈把我房间的电视机锁了,我只能看书,看了很多很多书。工作后,写作就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平时我遇到一些事情都会把它写下来,更多的是自己写给自己看。遇到特别愤怒的事情或者一些社会上的事情,我也会在网络上发帖给大家看。

记:有没有哪个作家是你比较欣赏的?

蓉荣:我说实在话,目前来说比较喜欢看《红楼梦》,可能对古文方面特别喜欢,其实我古文写的也还可以。

记:未来有什么打算?是否想过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做些有积极意义的事情?

蓉荣:暂时只想完成这个帖子后,睡几天安稳觉,回归以前的生活。我只是一个爱写作的小白领。至于未来,还在计划中,没有落实到实际,目前被推到风口浪尖上,也许会做一些其他的规划,当然我考虑的宗旨是以社会意义以及娱乐价值的观点出发,尽量做对社会有贡献的事。

今晨最新:4:01拜月族熬夜迎来“大结局”

记者结束对蓉荣的采访已过了零点,“我马上回去写完这个帖子的结尾,算对网友也对自己有个交代。”蓉荣告诉记者。结尾会有多长?面对这个问题,蓉荣摇起了头,“我每次更新都没想过会写多少字。 ”

从昨晚到今天凌晨,天涯原帖始终保持极高的人气,不少熬夜的拜月族一边刷屏等待蓉荣,一边讨论着与小月月有关的各种问题。终于在3:27等到了蓉荣的帖子更新,一直到4:01的短短三十多分钟里,蓉荣共更新了4段,近4000字。

“小月月淡淡的告别,凌晨四点一分准时结局。用这个ID这个时间纪念风华绝代的哥哥。4月1日,4点1分。说再见,再见不会太遥远,若有缘,有缘就能期待明天,你和我相逢在灿烂的季节! ”随着蓉荣今晨发布这条最新的微博,《感谢小月月这样一个极品的朋友给我带来了这样一个悲情的国庆,深度八做留恋》这个诞生于10月5日的最红帖,终于和拜月族说再见了。

令人有些意外的是,相比无比给力的帖子开头,蓉荣这个帖子的结尾却犹如浮云一般温情,表达了自己对小月月的祝福,也印证蓉荣接受专访时说过的“帖子本意并非轻视某些特殊群体”。

蓉荣最新更新“小月月”大结局

事情发生一直到这个时候,他们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程。一号线到上海火车站下。 LZ一直沿途尾随……

等到他们进站,LZ的心仍旧是怦怦跳的。

小月月并没有如同我想象中会再来一句再歪!上海之类的话。

而是平静的与小W离开了上海,离开了LZ的视线。这样的一切,来的那么汹涌,来的那么真切,却又离去的那么刹那。

跟梦一样,那样分别的场景虽然不够震撼,虽然欠缺力度,但是却给我视觉上精神上强烈的冲击源源不断,持续力长远。

挥手道别,不知何时相见。

离开的时候,虽然莞尔一笑,但是充满悲沧的水气仍旧试图冲破阀门……是的,说过不哭。

小月月就这么告别了我,也许就这样告别了我的世界。

也许回忆起来的时候,我会觉得,世界真美好,世界真灿烂,多少落寞多少豪杰也不过就一瞬间。

小月月,也许是你,也许是我,也许是所有人……

那小时候的尿床,长大的人际交往,都是学问,都是艺术,都是成长的过程。

也许有一天,也许有一年,我存在过,小月月存在过,大家的热情存在过,那么,记忆便永不会褪色。

不论结局是喜是悲,不论未来是近是远。

LZ只希望小月月可以给大家带来一些反思,一些希望,一些感恩的心……那么多的人事纠纷,那么多的感情褪色,如同浮云一般,飘过生命又走出生命。

不光是爱情,不光是爱人,那么多东西,那么多回忆,都是过客,不是归人。

沉淀下来的,不仅仅是浮躁的心,还有更多值得深思的东西。成长,也许就是一个磨炼的历程。

蓉荣,再见!小月月,再见!

相见不如不见,相见不如怀念。当真正成长起来的我们,拥有了一个包容的心,对待每一件身边发生的事,才会拥有更美好的将来。

另:我近期会直面媒体,该承担的承担,该说法的说法,该结束的结束,该开始的开始。多谢大家的厚爱,无论对我赞或贬!

蓉荣。 2010年10月13日 凌晨4点1分。

本文摘自:新闻晚报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