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彼思亚太区董事长余沛文: 数字广告时代广告公司的发展

来源: 新浪财经

  2008年4月10日由新浪网和第三种人论坛共同主办的“2008新浪·第三种人高峰论坛”北京峰会在京召开. 新浪网独家直播此次大会. 以下为达彼思亚太区董事长余沛文先生演讲.

  余沛文: 我不会讲数据, 我只讲我的意见, 我是有很多意见的人, 希望大家与我互相交流. 现在很多人常常问我, 达彼思是不是数字化, 你们做了几十年广告的人, 说说以后传统广告的变化会怎么样, 所以我今天讲的题目是数字广告时代的广告公司, 我们是什么, 不是什么, 这个问题很多人问我.

  我们如果生活在60年前, 生活的很简单, 60年前我们只有几个媒体, 只有电台、报纸、电视, 过去几十年我们就把怎么样做电视、怎么样做电台、平面, 这个技术我们掌握的很好, 对于我们来说这些就够了, 上了个广告效果会很好. 而到了今天, 数字化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震动. 无论是网吧, 还是手机也好, 我们注定要进入数字时代和信息经济, 唯一的规矩就是经常、随性且不懈的变化. 这个变化是我们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传统的广告公司变化很难, 我们做了六十年这么好的广告, 我们每年拿广告奖, 为什么要变呢?所以变的很慢. 但我们十年前, 我们说数字化了、互联网了, 这个东西我不想知道, 那么让外面人做. 现在互联网广告公司, 我们也不想知道他们搞什么, 我说你们搞吧, 这个模式是不成功的.

  很多广告公司都是单独运作, 我们也有我们单独的互联网广告公司, 另外我们用我们现在广告公司的运作模式来攻击同行, 最后大家都不高兴, 他们来分我们这个饼, 现在也有很多广告公司. 经过十年, 一个代理公司需要用怎么样的态度、方式来在数字化的时代如何繁荣发展, 这就是我们的经验, 这不是关于技术的, 我们最主要是心理学和社会学, 关于技术来看, 我们的客户要看消费者的心理、消费怎么样变化, 我们是最厉害的, 我们如何卖更多的广告, 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做广告跟技术有关的, 最聪明的是我不知道你这怎么样, 但是我可以给你找一个合作者, 这是合作的时代, 我们需要找一些专家. 我们要找一群人来帮助我们销售. 很多人说, 我在这要学互联网, 对于互联网最重要的是做, 和学习, 当我们学习时我们要忘记我们学的东西, 因为这个世界永远是会变化的. 可能你昨天做的事情, 今天可能就要反过来.

  我们是要双方共同的合作, 有专家来的技术人员来也不行, 请了技术人员来的时候, 他们也不懂品牌的东西, 我们要合作.

  还有我们不一定需要有个数字化部门, 我们是要有数字化的方案, 我们过去两年有很多数字化的人在我们公司, 帮助我们与其他公司合作, 我们做了很多案例, 我们不需要花很多钱请很多人来.

  另外我们把数字业务变成我们组织里新的业务, 把我们掌控了, 最主要是刚才我说的, 把数字化渗透到所有业务里面, 因为数字化不是一个部门, 已经是我们生活的一个部分.

  互联网有一个特性就是没有地域性, 我们可以跨地区的合作, 然后产生新的想法, 我们建立了很大的数字化广告公司网络. 很多人跟我讲, 我就请一些专门做数字化创意的人, 请专门做数字化策略的人, 但是我们认为, 我们是用数字工具来解决这个问题. 客户让我们去解决他们的问题, 不是要我们做他们数字化的方案, 所以我们是用解决问题的方法.

  最后不是关于数字化本生, 是关于营销的, 我们广告公司过去两年, 每年我都会担心, 广告在改变, 我们不再是线上和线下的改变, 我们帮助客户卖东西, 帮助他们影响消费者, 影响他们的行为, 数字化是帮助我们做这个工作的. 谢谢各位!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