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杂志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By Maria Popova, 翻译 Victor

跟iPad有关的罗宾汉式印刷、老式信息视觉以及管风琴乐.

作为趣味策划力量的支持者,我们不得不承认杂志是印刷世界里最好的一个组成部分,至少来说它是文化策展中最杰出的典范之一。然而为了使这种编辑管理式的模型能够存活并且让过往的印刷繁荣起来,它就必须适应一种从科学技术中应运而生的无限制性平台内容式生态系统,同时又要扎根于读者的行为方式和文化需求中。所以在今日,我们试图将这一切场景化,通过三个不同角度去了解杂志出版的过去、现今和未来,探究印刷的数字化、兴起的定位合适的独立刊物以及iPad的出版潜力。

1.现代杂志简史

过去的十年里,杂志业经历了过山车般不可思议的历程,从独立出版物的激增到网络出版物的减缓直至消亡。LineFeed公司的Michael Bojkowski刚发表了《杂志的十年:2000-2009》——一部闪亮辉煌且雄心勃勃的作品,将五百万分钟的杂志出版史萃取成一段五十分钟长短的历史。

深入探究到了印刷世界最最扣人心弦的部分,比如是什么促使了革新(不假思索猜到是科学技术,不过还有更进一层环境方面的担忧),决定杂志成败的因素是什么,读者们如何划分罗宾汉式的读者身份,抑或是侵蚀大牌的同时又允许那些更小、定位更合适的独立单元蓬勃发展。他凸显了一大把标志性出版物,其中不乏有一些如今我们特别喜爱的名号,例如我们正在看的-GOODWired,并且还剖析了一些最具代表性的编辑、艺术总监和设计师在出版工作中的行事风格。

尽管可能有些冗长,不过这部影片的回顾绝对值得一看。我们强烈推荐它不仅是因为它对于杂志业的深刻洞察,而且它还是一个令人着迷的文化人类学片段,同样也是杂志业的根源。

2. 印刷数字化

作为开场白,我们得先说:数字化印刷是有缺陷的,并且具有误导性。它试图挪用脑中具有某一媒介的主张,拿到另一个媒介中去消耗,本着完全不同的阅读行为。就好比在你的iPod上听着一场管风琴音乐会:你仍旧听得到声音并且获取得到主要信息,但音乐会所有的质量、真实性以及魅力都丢失了。尽管如此,印刷数字化还是具有一定的我们不能忽视的历史价值——了解媒介的传承对于谱写它的未来是必不可少的。

在过去几年里,我们见证了一些最具文化价值的杂志以一种或另一种形式发布了电子档案。2008年,LIFE与Google合作,发布了世界上最庞大、最丰富的图片档案之一。上个月,Popular Science (科技新时代)将其137年的档案资料发布上线供人浏览。除此之外,每期的SPIN杂志在Google books上都能浏览。

Fulltable这个网站致力于视觉化叙事,收集老式杂志封面、广告、地图、照片、插图和其他存在时间很短的印刷品,从时尚类早期数据视觉化,几乎涵盖了一切东西。尽管这个网站界面不怎么美观,不过上面充斥着“宝物”。就好比这些描绘美国小城镇生活的John Falter杂志封面,或者是这张吸引人的解释大会制度的流程图,抑或是这张美轮美奂的1939年洛杉矶地图。

虽然数字化显然不是解答印刷与网络平台之间关系的答案,但它对于最大的网络瘟疫之一却是一剂强有力的解毒剂:其短暂性是一个方面,还有就是在具有即时性和强制性的现势文化中,它对于优秀的老式内容进行了掩埋。

3.iPAD 未来

毫无疑问杂志业对于iPad已经垂涎三尺,印刷出版商们欢呼雀跃得把它当作为一个“高招”,这样他们的业务就能获救。这是有可能的,不过只有当用一种聪明的方法去利用它的力量,提供更加无缝和直观的策展体验才会起效,而不是单单依靠它的技术潜力。这里有一些构思较好的想法能把iPad变成杂志魅力的看守人。

Wired有一个在Adobe Air上运行的“读者雏形”(reader prototype)软件,在iPad出来前就设计出来了,将在今年夏天推出。上个月我们在TED看了现场演示,不过视频尚未公布,所以对于这个本月在SXSW上拍出来的可怜版本我们表示歉意,但你始终可以获取一些基本理念。

VIV这边有一个互动iPad展示,我们认为有些炒作成分,不过还是挺抢眼。

Time公司这边是为Sports Illustrated (体育画报)设计的一个平板概念。

最终,Sunset Magazine(日落杂志)的Jesse Rosten一个观念,重新想象杂志业最有力的传播方式以及读者看守人:那就是杂志封面的魅力。

当然,一旦这些技术到位,以合理的方式针对内容定价,而不是悍然、无理、昂贵地要价,那就是另一个层面的事了。但是不论这些是否推动了进步一的演变和发展,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媒体结构性的转变正向我们袭来。

源文来自:www.brainpickings.org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