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Flappy Bird》,你就暴露了人性弱点

damndigital_views_opening-flappy-bird-means-showing-human-shortage_cover_2014-02

过去几天,手机上最热门的游戏主角是一只笨鸟。它不会自己飞,居然还是像素化的,连个鸟形也没有。玩家要做的,就是不断轻触屏幕,保持小鸟不往下坠,然后通过一个又一个管道并获得积分。对,这就是现在最红的游戏《Flappy Bird》(下坠的小鸟)。这款免费游戏极易上手,上手以后极难玩好,被称为史上最高(fan)难(ren)度(lei)却根本停不下来的游戏。今天壹读君来给大家说说,为什么这只鸟会让你“完全停不下来”。

来源:壹读iRead

上架一个月,这款游戏就在免费下载榜上居高不下,一共被下载五千万次,获得59万条好评,游戏制作者靠广告就能日入5万美金——要知道,这可是一款一个人只花了2、3天就写出来的游戏,性价比实在太高了。

坠落的是什么鸟

先来跑一跑题,说说《Flappy Bird》是什么鸟。

开玩笑吧,那么抽象的造型也能找出三次元世界的原型?没错。如果你仔细观察《Flappy Bird》的飞行方式,你会发现,当你戳屏幕的时候,它会拍打翅膀上升,而到达上升顶点之后,就不再拍打翅膀,开始以抛物线下坠。

自然界中,确实有些鸟是像《Flappy Bird》那样飞的。一些小型的雀形目鸟类,比如麻雀,就采取这种“夹翅飞蹿”的方式飞行。因为它们的翅膀短而圆,完全不能像鹰隼、鸽子那样展开翅膀滑翔,但是能够通过快速扑打飞起来。快速扑打翅膀是很费力的,为了减少体力消耗,所以它们会在飞行中采取这种波形的飞行方式——快速扑打翅膀上升,然后收拢翅膀,以抛物线下坠,再继续拍打翅膀上升。

跑题到此为止,接下来正经说为什么《Flappy Bird》会火。

强迫症、自虐狂、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为了分析这个问题,相信各大游戏公司都已经绞尽脑汁,可是如果他们真的能够研究出答案,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倒闭的企业了。

但还是有一些分析是比较有道理,至少在壹读君看来,是值得参考的。

《Flappy Bird》只有一种操作方式,就是戳屏幕,钻过水管空隙。这种极简的操作设计,让用户产生了情绪化黏度。简单地说,就是消除一切干扰,完全锁死你的注意力。虽然你的理智下达了停止的指令,但还来不及传达到你的行动上,你已经开始了下一轮游戏。而这样往复循环下去,你就成了一个……强迫症患者。

回想一下那些简单而广受欢迎的游戏,比如俄罗斯方块、贪吃蛇,都是把这种强迫症发挥到极致。

锁死注意力的,还有它的难度。玩家一不小心,小鸟就会在水管上撞死,惨剧频频发生,而玩家则沉浸在一种自我暗示里:“这么简单的游戏,下一次一定会更好。”

当你这么想的时候,壹读君不得不提醒你,你已经在自虐里不能自拔了。因为从遭受折磨和陷入无力感中获得享受,是受虐倾向的典型特征。

奥地利精神分析学家西奥多·瑞克研究受虐人格,他说:“有受虐性格的人们坚信,灾难、痛苦和贬低最终会得到报偿。在内心深处的一个阴暗角落,受虐者像殉教者一样想:为了在天堂里呆一小会儿值得付出生命的代价。”

不断的GAME OVER是痛苦和贬低,而“玩得更好”就是天堂,哪怕只有一瞬间。

所以《Flappy Bird》用最简单的方式,揭示了人性的阴暗面:强迫症、受虐倾向、求死本能、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这只鸟真正抓住了人在游戏中的弱点——摆脱身份、智力、物质财富等等方面的差异,在屏幕上无差别竞争,仅仅靠手指的技术和毅力来取胜,这一点,戳中了玩家的兴奋点和整个游戏产业的痛点。

猪、鱼和超人,各种乱入

也许,正如游戏设计师 Lan Bogost 所说,我们都开始将游戏视为一种娱乐媒体,希望它们有一天达到戏剧或文学的深度,但是游戏最深的吸引力就是原始而愚蠢的。

一个玩家玩游戏挫败之后怒摔手机的视频在网上走红之后,甚至还出现了一系列对这款游戏的“报复型”产品——操纵管子夹死小鸟的游戏!

而在《Flappy Bird》下架以后,一款装了游戏的爱疯手机在eBay上被拍出了将近10万美元的高价,说真的,壹读君很为这些沉迷游戏的孩子心痛啊。

不过别担心,一个鸟游戏下架了,还有千万个其他动物站起来……据不完全统计,山寨这款鸟游戏的,还有Flappy pig,Flappy fish,Flappy 灰机,Flappy 真鸟(而不是像素鸟),Flappy 裤衩超人……

不说了,壹读君要继续Flappy Bird去,我们的产品经理“团子没插电”已经玩到129分了。

damndigital_views_opening-flappy-bird-means-showing-human-shortage_2014-02-02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