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周刊独家专访扎克伯格: Facebook创立10周年

商业周刊独家专访扎克伯格: Facebook创立10周年
马克·扎克伯格一般不喜欢热闹煽情的周年庆活动。今年,他有三个周年庆。2月4日,他在哈佛大学宿舍里创办的公司Facebook将满10岁。5月,他自己满30岁。今年还是他跟妻子普莉希拉·陈(PriscillaChan)恋爱十周年,他们是在哈佛一个联谊会上排队上厕所时认识的。

来源:商业周刊中文版

因此从去年秋天开始,扎克伯格写下几十页的想法,经常都是在手机上写的。他将这些想法分为3年、5年和10年计划。他还给自己制定了2014年的具体目标。他喜欢每年制定一项挑战,以前的挑战包括发誓学中文(2010年)、只吃自己屠宰的动物(2011年)、每天认识一个新的人(2013年)。今年,他计划每天通过电子邮件或手写信件写至少一封经过认真思考的感谢信。

“这对我很重要,因为我是一个很挑剔的人,”他在加利福尼亚州门洛帕克庞大的Facebook办公园区说,“我总是想怎么能把事情做得更好,而一般情况下我对现状总是不满意,无论是我们为人们提供的服务水平,或者是我们建立的团队的质量。但如果你客观地看待这些东西,我们其实在很多方面已经做的很好了。我想,对此感恩很重要。”他仍像个大男孩,这有点违背自然规律,穿着他习惯穿的制服:连帽衫、灰色T恤和牛仔裤。但脚上没有穿阿迪达斯的拖鞋,而是穿了一双黑色的耐克球鞋,这可以解释为他悄悄变成熟的一个迹象。

这位Facebook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有很多理由感恩。他的社交网络在全球有12.3亿用户。公司市值1350亿美元,可能成为史上最快达到1500亿美元的公司。Facebook最近的财务业绩令华尔街刮目相看,部分是由于公司转向手机业务的成功。公司在1月29日发布的第四季度财报中,首次披露手机和平板电脑的广告销售超过来自传统电脑的收入。向手机的转变“还应该更快,”扎克伯格说,但“我们公司的一个特点就是我们的意志坚强。”

Facebook的挑战就是公司在不断增长。现在全球几乎一半网民使用Facebook,公司正面临大数定律,不可能像以前那么快速地增加新用户。同时,面对几个威胁趋势,Facebook必须捍卫其高利润的商业模式。互联网用户——特别是年轻人——渴望不同的在线体验和与人连通的新方式。很多互联网用户自始至终都没有Facebook帐户。Twitter和Snapchat等竞争对手接受非实名制以及公开和私下分享的不同方式,这些对手已经在曾经Facebook一家独大的生态系统以外成长壮大。硅谷最有才华的产品开发工程师过去热衷于开发依靠Facebook平台的游戏和其它软件,现在却将他们的聪明才智用来开发与Facebook竞争的应用。“现在还没有人能取代Facebook,”硅谷风投公司Khosla Ventures合伙人基思·拉博伊斯(Keith Rabois)说,“但随着越来越多人选择另一个社交平台作为他们的主要中心,这就成了一个问题。他们可能失去一部分市场。”

扎克伯格说,很多公司在重大转型中往往迷失方向。他说,Facebook还没有迷失方向,因此“我们正处在这样一个时刻,我们可以后退一步,思考我们下一步想做的大动作。”

2012年初,扎克伯格召开全体员工会议,高调宣布公司要“以移动为先”。然后他进一步强调这个重点,在任何会议上,如果员工的报告首先讲的是电脑,而不是智能手机,他就会粗暴地立即结束会议。他的三年计划仍是如何加强Facebook在手机上的渗透。“马克过去两年来不得不学会如何经营一个以移动为先的公司,这意味着在如何管理团队、如何开发产品以及需要哪些工程技术方面用不同的思维方式思考,”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说,“他很快完成了这个转变。”

这个过程并非一帆风顺。Facebook曾考虑推出自己的智能手机,但最后决定放弃。去年,公司推出了一款名为“Facebook Home”的软件,可对使用谷歌(Google)安卓系统的设备进行定制,但这款产品以失败告终。现在,公司正在集中火力准备第三次出击:独立应用,很多独立应用。1月30日,Facebook计划发布一系列移动应用中的首款应用,作为“Facebook创意实验室”计划的一部分。

很多这些应用将拥有自己的品牌和独特的分享方式。首款应用名为“Paper”,它看起来一点不像Facebook的产品。如果说Facebook是互联网的社交报纸,那么Paper则致力于成为互联网的社交杂志:用户可以浏览照片、朋友状态更新以及分享的文章,显示页面以图片为主,设计简洁。文章的挑选和排序主要根据它们被分享以及在Facebook上被点“赞”的次数,由真人编辑来确保这些内容来自真实的来源。这款应用包含一些巧妙的互动手法,比如全景模式,用户可以将手机或平板电脑向不同方向倾斜,来浏览一张照片的不同部分。“我们只是想,人们想要有那么多不同的分享方式,把它们都压缩到一个蓝色的Facebook应用里并不是未来正确的形式,”扎克伯格说。换句话说,Facebook的未来可能并不完全依靠Facebook自身。

Facebook朝多元化应用巨头迈出的重大一步就是收购Instagram。2012年4月,Facebook以10亿美元收购了这个照片分享应用,两家公司的联姻看来很美满。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的一项调查,57%的Instagram用户每天使用这个应用。Instagram在所有社交网络中参与率位居第二,仅次于Facebook。

去年,Facebook出价30亿美元收购Snapchat,这是一个流行的社交网络应用,用户分享的照片在几秒钟后会彻底消失。但Snapchat的联合创始人、23岁的斯坦福大学退学生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似乎对Facebook的看法就像扎克伯格当年看待谷歌以及谷歌创始人曾经看待微软(Microsoft)一样:一个将面对挑战、有时还将被嘲弄的业内巨头。斯皮格尔拒绝了Facebook的恳求,还将他与扎克伯格的电子邮件截屏照片发在了Twitter上。

在被问到对他的私人信件被公之于众有何看法时,扎克伯格似乎有一丝忧思,但并不生气。“哦,我不知道,我可能不会这么做,”他说,然后表示,斯皮格尔的举动是一个可以原谅的判断失误,“我在跟创业者们交谈时,他们总是问我,他们应该避免犯哪些错误。我实际上认为,你肯定会犯很多错误,我们也犯了很多错误。”

尽管Snapchat没有透露它有多少用户,但有报道称,最受青少年用户青睐的社交网络是Snapchat,而不是Facebook;Snapchat每天处理的照片数量已经超过Facebook。社交媒体咨询公司IStrategy Labs最近报告称,Facebook的青少年用户自2011年以来下降了25%。包括扎克伯格在内的Facebook高管对这些报告的准确性提出质疑,并指出,大部分青少年仍每天使用Facebook,其使用频率是任何竞争对手无法比拟的。这并不表示扎克伯格和他的团队对竞争对手不屑一顾。“一般来说,如果一个产品非常成功,我们就会花很多时间讨论它为什么成功,”前Facebook首席技术官布雷特·泰勒(Bret Taylor)说,他2012年离开Facebook自己创业,开发手机文字处理工具,“马克非常愿意认识到其它产品的优势以及Facebook的缺点。”

Facebook越成功,发现缺点并改善自身就变得越困难。当全世界约五分之一的人口使用你的产品时,要改变它就不是一件小事。去年春天,Facebook推出升级版的“最新动态”(News Feed),这是用户发布状态更新、新闻文章和照片的功能,是Facebook最重要的信息发布工具。尽管手机应用首先更新了升级版,但Facebook从来没有在电脑网页上全部推出新的功能,因为用户测试后不喜欢升级版。数年来,公司还推出一些新功能,如问答服务,用户可向朋友播报所在位置的工具,以及“Facebook Credits”数字货币。这些功能都被加装到Facebook上,然后大部分却被用户忽略不见。

Facebook自己开发的一个独立应用最近获得了成功:Facebook Messenger,去年这个应用进行了升级,极大地增加了用户对这个Facebook聊天服务的使用。现在该应用在苹果应用商店下载最多的免费应用排名中位居第12名,超过了Facebook自己的应用。有一段时间,Facebook本身带有短信功能,但只不过是一个掩埋在庞大的社交网络中的另一个功能罢了。过去的短信功能“每次你想使用时必须点击两个按钮,”Facebook负责产品的副总裁、扎克伯格的长期心腹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说,“这给用户增加了很大很大的不便。”去年12月,公司召集工程师召开头脑风暴和编程会议,启动“Facebook创意实验室”。这种“编程马拉松”大多持续一天;而这一次持续了三天,参与者被提前一个半月通知做准备。负责工程的副总裁迈克·韦纳尔(MikeVernal)称,这次是他在公司看到的最有活力的一次编程马拉松。扎克伯格说,编程会上产生了大约40个想法。他拒绝透露这些想法,但他说,今年“创意实验室”可能推出几个新产品,其中一个可能专为“Facebook Groups”量身定制,这是一个让用户可以在群里私下交流的功能,但经常被忽视。

有些新的应用会令熟悉Facebook的人大吃一惊:用户将能够匿名登录。这对扎克伯格来说是一个重大改变,他曾经对《Facebook效应》(The Facebook Effect)一书的作者大卫·柯克帕特里克(David Kirkpatrick)说,“一个人拥有两个身份是缺乏诚信的表现。”

Facebook创立时,互联网上还没有实名制这种东西。Facebook成为第一个人们在网上以真实身份见面的地方,公司坚持用户必须使用真实姓名注册并分享信息。一个Facebook帐户成为通往整个互联网社区的一种护照,其成功也带来了新的问题。青少年不愿与一群朋友分享疯狂的派对照片,因为这群朋友里可能有他们的父母和老师。在某些地区,发表自由言论的异议人士可能使自己受到牵连,因此他们不愿意使用Facebook,而喜欢Twitter等可以选择匿名的社交网络。

一些前Facebook员工说,实名制一直是公司里激烈辩论的话题。现在扎克伯格似乎急切地希望放松他原来的条条框框。“我不知道这个摆动是否幅度太大,但我确实认为,我们正处在一个我们不需要继续只做实名制的时刻,”他说,“如果你总是处于实名制的压力之下,我想这就是一种负担。”Paper仍需要用Facebook帐户登录,但扎克伯格说,有些新的应用可能像Instagram,不需要用户用Facebook帐户登录,或者与Facebook上的朋友分享照片。“我想,十年后的现在我们肯定更平衡一点了,”他说,“我认为这是好事。”

Facebook公司的高管们似乎希望控制对Paper等新应用的预期,他们称,这些应用是专为较小规模的用户开发的,近期内不会达到十亿用户那样的巨大成功。这种谨慎态度可能源自以前的失败,比如大力宣传的Facebook Home以及“最新动态”改版,还有Poke,这是Facebook几年前推出的一个类似Snapchat的应用,最后也以失败告终。扎克伯格说,Poke“更多是一个玩笑,几个人作为编程马拉松项目搞出来的一个产品,我们发布了一次,然后就放弃了,再也没碰过它。”Facebook这些新的应用也不需要复制它的巨大成功。它已经是全球利润率最高的公司之一:在最近一个季度中,公司净收益7.8亿美元,不包括某些会计项目的运营利润率高达56%。公司拥有114.5亿美元现金。有这么多钱,你可以进行很多实验,犯很多错误。

未来五年内,扎克伯格希望Facebook能够更有直觉,能够在用户甚至都不知道他们有问题的情况下解决问题。在Facebook上5%到10%的发帖是用户向朋友提出的问题,比如推荐附近的好牙医,或是最好的印度餐厅。他说,Facebook应该更好地利用所有这些数据来为用户提供答案。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扎克伯格正在引领他的公司进入谷歌的领域,谷歌就是对互联网上大部分问题提供可靠的答案,并且是少数几个拥有强大资源和意愿的公司之一,能够并且愿意比任何公司投资更多资金来试图推进搜索的技术界限。例如,谷歌最近击败Facebook,收购了DeepMind Technologies,这家英国人工智能公司正在寻求理解并回答复杂问题的办法。

去年,Facebook推出了一个类似谷歌的工具,称为“Graph Search”,但结果令人失望。当记者称Graph Search在一半的时间还算有效时,扎克伯格说,这么说都是言过其实。工程副总裁韦纳尔说,Graph Search是主要为台式电脑设计的最后一款主要产品。现在公司在为手机重新设计。他说,机会在于可以使用用户所在地点提供有关附近的搜索结果。例如,如果一个用户正在新西兰旅游,Facebook就可以提取出以前去过奥克兰的其它用户的更新和发帖。韦纳尔说,在Facebook历史上发布的数以兆计的状态更新中挖掘所有这些数据是“一个需要好几年才能完成的任务”。

扎克伯格还有一些雄心勃勃的个人目标。他在加快他的慈善事业,现在已远远超过史蒂夫·乔布斯(SteveJobs)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等技术巨头在他的年纪所达到的财富。根据彭博富豪指数,扎克伯格的净资产超过240亿美元,名列全球富豪榜第26位。他还是最富有的150名富豪中最年轻的一位。扎克伯格夫妇最近向硅谷社区基金会捐赠了10亿美元,这个当地慈善组织资助教育、医疗和环境领域的非营利组织。今年1月,扎克伯格夫妇分别承诺向硅谷欠发达的东帕洛阿尔托社区的一个家庭保健中心捐赠500万美元。提到自己的家庭何时添丁时,扎克伯格说,他太太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他还没有。“我只是想确保,当我有了孩子,我可以陪他们,”他说,“这是重点。”

在被问到他在假期沉思期间得出了什么结论时,扎克伯格很认真地说,“我只是非常幸运,我真的感觉到这种深深的责任感,我想去帮助人们感受到我们处在一个多么特殊的位置,我们需要尽自己所能做到最好。”

扎克伯格谈到他的十年计划时显得更富有激情。他认为,Facebook不会开始提供基础计算服务,像亚马逊(Amazon.com)的云计划,或者像谷歌或苹果(Apple)的操作系统和可穿戴电脑那样。他的使命是让数十亿还没有用过互联网的人可以上网。Facebook去年夏天与包括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高通(Qualcomm)和爱立信(Ericsson)在内的六家科技公司成立了一个简化服务的组织,从而可以通过初级无线网络和使用廉价手机提供更低成本的服务。扎克伯格说,初步的测试大有希望。欠发达国家的更多用户将会获得移动服务,有机会使用Facebook,这又有助于移动运营商降低成本,从而改善其无线网络,以支持在线教育和网上银行等宽带服务。

这种远见令人钦佩,但风险很高。Facebook可能帮助整个国家的人能够上网,但最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投向一个本土社交网络,就像中国和韩国的用户那样。Facebook董事会成员曾问扎克伯格,这个计划是否能赚钱,他承认,这个问题的答案基本上是基于假设。“如果我们可以帮助这些国家发展经济,它们就可能发展成为我们能够开展目前业务的市场,”他说,桑德伯格还说,这种结果不会很快发生。“我们永远不可能对这个产品收费,[这些低收入国家]也不会有真正的广告市场,”她说,“马克是个绝对的理想主义者。他总是说,Facebook的创立不仅仅是成为一个公司,而是实现一个连通世界的梦想。”

文BradStone、SarahFrier 编辑吴以四译贾慧娟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