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专访LinkedIn创始人霍夫曼:中国有300万用户

腾讯科技专访LinkedIn创始人霍夫曼:中国有300万用户
霍夫曼表示正在认真研究中国市场。“我有7部手机,出门一般带三部。”

来源:腾讯科技

“LinkedIn 的核心是希望给人们提供巨大的帮助,而不是停留在看看照片之类的仅仅是有点儿意思。”LinkedIn创始人、董事会主席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近日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如是说。

他表示,用户不一定每天都上LinkedIn网站,但是在人们职业生涯的特定阶段,LinkedIn会对他们特别有用。

这是霍夫曼第三次来中国,此次行程主要有三项,一是应邀参加21世纪理事会的北京会议,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二是为他的书《The Startup of You》中文版《至关重要的关系》做宣传;三是见一些中国的创业者。他表示自己每去一个地方都希望见见当地的创业者,以此来了解当地的互联网市场和创业环境。

在社交网站短短10年的发展历史中,有太多明星公司如流星般在发出耀眼的光芒后开始陨落。从2002年的Friendster到2005年的MySpace,虽然Facebook现在如日中天,但唱衰的声音也不绝于耳。

但在一众社交网站中,LinkedIn却显得十分独特。这家公司已经有超过10年的历史,见证了Friendster和MySpace的兴衰,但却没有受到Facebook崛起的影响。这很大程度上都源于其独特的定位:商业社交,帮助人们拓展人脉,为人们的职业生涯和商务活动提供帮助。

尽管LinkedIn尚未正式进入中国市场,但是现在已经在中国有300万用户,霍夫曼表示自己也在认真的研究中国市场。他在前不久刚在硅谷见过雷军(微博),在北京国贸大酒店接受采访的当天他还带着雷军送他的红米手机以及其他两部Android手机。“我现在有7部手机,出门一般带三部。要了解Android的情况就必须多用这些手机。”他说。

LinkedIn 的早期难题:坚持和变通

创业一直是一个艰苦的过程,尤其在早期。对于社交网站来说,用户量是最关键的指标,但是LinkedIn的用户增长和同时期的其他网站相比都要慢很多。

“我们在2003年5月发布自己网站的时候,我们希望自己能够和Friendster一样迅速获得用户,但是到了7月,我们发现那是不可能的。”霍夫曼说。

在LinkedIn最初的几年里,不断人向霍夫曼建议在LinkedIn上增加图片分享甚至是游戏,但是霍夫曼并没有为网站增加这些功能。他认为,LinkedIn是提高人们工作效率的网站,只要能够为用户提供高于其他网站的价值,LinkedIn就能做的更持久。从现在的事实来看,霍夫曼是对的。

对于一开始针对LinkedIn的争议,霍夫曼认为那是件好事,因为一个好的想法往往在一开始都是很有争议的。“我现在在GreyLock做投资的时候最喜欢的投资案例就是那些有人同意、有人否决的案例。”他说。

不过LinkedIn还是做了一些事情来提高用户的增长,其中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增加了地址本的功能,让用户可以上传自己的地址本然后可以知道是否有自己的联系人已经注册了LinkedIn,从而方便这些人相互在LinkedIn上连接起来。“虽然和Friendster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是这个功能推出以后我们用户增长有了很大提升。”霍夫曼说,“这是一个很关键的功能,如果当时没有想出这个功能,LinkedIn 可能就完了。”

霍夫曼认为,创业者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愿景同时又必须很明确的知道当下最重要的任务,要会坚持同时也要会灵活变通,另外还要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可以对公司和业务进行适时的调整或转型来应对市场变化。“转型(Pivot)”是硅谷一个很流行的词,很多硅谷的成功公司,都经历过数次转型,霍夫曼之前任职的PayPal也不例外。

职业社交:找到别人 也让别人找到你

“无论你是否承认,我们其实已经活在一个社交网络的时代。”霍夫曼告诉腾讯科技。社交网络时代的特点就是人们之间都是有联系的,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商业世界里。

商业世界里,每一个人脉连接都有极强的商业目的,或是为了钱或者为了人才。这种连接能够为双方都带去价值。但是要找对人,首先需要双方有一定的了解,尤其是在双方专业领域的了解。

在 LinkedIn 早期,很多怀疑者认为没有人愿意分享自己的人脉,很多人认为只有强关系才能带来价值。霍夫曼记得一位投资跟他说,自己已经非常成功,根本不需要通过LinkedIn来找工作。但是两年以后再见到这位投资人,他告诉霍夫曼说自己现在每天都会上LinkedIn。这位投资人并不是去LinkedIn上找工作,而是更新自己的页面,方便创业者更好的找到他,从而为自己带来投资项目。

霍夫曼用自己的例子举例说,如果有创业者在做互联网支付项目,想找有相关经验的投资人,那么很可能会找到他,因为他的工作经历显示他现在做投资(霍夫曼是投资公司GreyLock合伙人)、同时也是PayPal前高管——而如果他没有填写完整工作经历的话,这位创业者可能就不会找到他,而他也可能失去一次投资机会。

信息的完整性意味着更多被别人发现的机会,这种机会包括了工作机会、投资机会、合作机会等等,这促使人们愿意在LinkedIn上填写完整工作经历。

“在社交网站时代,你不仅仅是去找人,你同时希望被别人找到。当人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人们就会主动填写工作经历了。”霍夫曼说。为了让找人和被人找变得更方便,LinkedIn对用户界面也有严格的控制,每个用户的个人页面都是统一的颜色和布局,这让人们在浏览不同人的页面的时候能有相同的体验。

贝宝黑帮效应:人脉圈扩大个人能力

《纽约时报》在2011年一篇人物特写报道时称霍夫曼是“人脉之王(King of connection)”,文章称霍夫曼在硅谷的人脉之广,可以说认识了他就等于认识了硅谷所有人。

霍夫曼的人脉之广,一方面因为他是LinkedIn的创始人和GreyLock投资人,另一方面是因为他是“贝宝黑帮(PayPal Mafia)”的代表成员之一。

“贝宝黑帮”指的是贝宝创始团队的成员在离开这家公司后,纷纷成立了其他公司并获得成功,而且他们这些人之间仍然保持着很好的联系。这里面比较有代表性的包括PayPal执行副总裁霍夫曼成立的LinkedIn,PayPal联合创始人、CEO彼得•泰尔开始做天使投资并且成功投资了Facebook,PayPal联合创始人、CTO麦克斯•拉夫琴创立的Slide等。

“我觉得如果没有PayPal的工作经历,没有PayPal后来的网络圈子,我做LinkedIn是不可能成功的。”霍夫曼说,“健康的人脉网络能够建立健康的商业关系。”

他表示,由于PayPal创始成员都很年轻,大部分人在PayPal出售给eBay后都选择了创业,所以在之后都一直保持联系,相互征求意见。现在PayPal黑帮的成员还会一起吃饭或者参加聚会,在遇到问题时也会相互通电话讨论。贝宝黑帮就是一个典型的职业社交网络。

在谷歌(微博)和Facebook等公司成功上市后,这些公司也有很多员工出来创业,霍夫曼很愿意投资这样的创业者。“因为他们有很好的人脉圈,人脉圈能放大一个人的能力。我并不是说没有人脉圈就不能成功,但是如果你有很好的人脉圈,那么对你的成功会非常有帮助。”他说。

对话霍夫曼精彩观点:

LinkedIn 早期

创业早期都是非常艰难的,你不知道自己在做的东西是否会成功。对于创业者来说,在早期要有很好的愿景,同时又要知道当下最重要的是什么。另外,创业者还需要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并且对业务进行适时的调整——用硅谷的话来说就是转型。

LinkedIn 早期面临的一个困难的就是,其他社交网站——一开始是 Friendster,后来是 Facebook——用户增长都非常快,人们一直在跟我说我们的网站也应该提供图片分享、游戏等内容。我们也投入了很大的精力来思考这个问题。

事实上,我们的目标是改变人们的“经济生活”,改变人们找工作的效率。对于任何商业事件来说,都是把人连接起来,有可能是为了资本、有可能是为了人才、有可能是为了资源,当你能把人们连接起来的时候,你就创造了价值。因此虽然我们用户增长比较慢,但是我们提供给人们的价值比其他社交网站要高,同时这些价值也更能持久。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做对了。

我经常给其他创业者的一个建议是,要能坚持但同时也要灵活。坚持就是要坚持自己的愿景,灵活就是要倾听别人的意见,了解市场的变化。很多互联网公司做大很大,但是后来失败了,比如 Excite 曾经是第二大搜索引擎但后来失败了。有时候坚持是错的,有时候太轻易的就向现实屈服是错误的,所以创业者需要把这二者结合好。

我一开始对 LinkedIn 的模式并没有任何怀疑,但是我一直在判断自己是不是一直在学习。

我们在2003年5月发布自己网站的时候,我们希望自己能够和 Friendster 一样迅速获得用户,但是到了7月,我们发现那是不可能的。那我们就想,自己公司是不是在正确的道路上。我们研究以后发现,我们还不够努力,还需要想更好的方法来提高用户增长。

于是我们开始提供了一个地址本的功能。当2003年6月时候,人们来 LinkedIn 的时候并不知道还有谁也在这里,但是当我们开始提供地址本功能的时候——就是你可以上传自己的地址本,然后我们会告诉你,这些人里有哪些已经在这里了——当人们发现可以看到熟人也在的时候,就自然会和熟人连接起来。这让我们的用户增长有了很大的提升,虽然和 Friendster 还有很大的差距。

这是一个很关键的功能,如果当时没有想出这个功能,LinkedIn 可能就完了。

我们做的另外一件事是如何对待盈利。当时很多人告诉我们说要尽快想办法让 LinkedIn 盈利,但是在 LinkedIn 成立的一年半到两年时间里,我们完全没有考虑过盈利模式的问题。我们认为一开始最重要的是用户增长。

这也是很重要的一课:最好的想法是有争议的想法。我现在在 GreyLock 做投资,我们最喜欢的投资案例就是那些大家有不同意见的案例,有人支持有人反对。LinkedIn 早期大家的各种想法事实上对它的成长也很有帮助。

大学教育

我大学学的两件对后来创建 LinkedIn 有帮助的事情是,一是我学习了很多人们本能是怎样工作的,人们是如何思考,如何跟人沟通的。这对建立社交网络很有帮助,社交网络就是连接人。二是我学到了如何准确的思考。我做企业家其实会带有很多投资的思考,就是哪些是对的,对世界有贡献。

用户界面

在用户界面上我们要做很多妥协,因为我们要尽量做到简单,同时要对用户有用。我们做的一个很大的妥协就是,人们希望可以控制自己的页面,比如页面的颜色和布局,以凸显自己的个性,但是这样会使得整个网站看起来很混乱,也让别人在浏览用户页面的时候很不方便,因为每个人的页面都不一样。于是我们就规定了页面的布局,没有给用户什么控制权,但是这样让人们在招人的时候更方便了。

强关系弱关系

在 LinkedIn 早期的时候很多人认为只有强关系才有用,并且人们不愿意分享自己的人脉网络。曾经有一个投资人跟我说,我已经是那么成功了,我不需要 LinkedIn。但是两年之后,他每天都会用,因为他需要找到合适的人才,需要让人们了解他,来找他。另外一个例子是记者,记者都觉得要保护自己的联系人,但是 Adam Lashinsky 在写 Inside Apple 这本书的时候非常依赖 LinkedIn,他告诉我,通过 LinkedIn 他找到了很多适合的采访对象。

从我个人来说,我需要找到好的人、好的公司来投资。我希望合适的人能找到我。可能有的人在做支付相关的创业,想找 PayPal 的人来投资或者咨询意见,他们在 LinkedIn 上搜索的时候就会找到我,但他们并不一定一开始就想找我。这也是为什么人们会在 LinkedIn 上填写工作经历的原因。

在社交网站时代,你不仅仅是去找人,而且你希望被别人找到。当人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人们就会主动填写工作经历了。

为何会成为人脉之王

我觉得如果没有 PayPal 的工作经历,没有 PayPal 后来的网络圈子,我做 LinkedIn 是不可能成功的。另外,在我开始创业做 LinkedIn 的时候,我自己也越来越重视人脉圈子的作用,这也让我的人脉圈越来越广泛。健康的人脉网络能够建立健康的商业关系。

新的SNS关系

人们总喜欢说老的东西都要死了,但是我觉得人脉这件事,是人们生活里至关重要的一部分。 我也投资了很多社交网络,比如 Facebook,我们 GeryLock 还投资了 Nextdoor。人们需要不同的社交网络,因为不同的社交网络能够提供不同的价值,在现实世界里,人们也有家、有饭店、有单位等不同的场所。

WEB 3.0

我认为 WEB 3.0 就是数据,比如 Waze 就是利用了数据来帮助人们找到更好的开车线路。LinkedIn 也利用了相关数据,来帮助人们更好的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

从企业家到投资人

对我来说这两件事很像,当我做企业的时候,我也经常从投资方面去想问题,比如做这件事对世界有怎样的影响。我要么就是自己去做,要么就是投资别人去做。

我在1997年创立了 SocialNet,1998年我就做出了人生第一笔投资,投资了 PayPal。同时我还投资了 Friendster,Facebook,Six Apart。

挑战当然是有的,比如全职做这两份工作。但是我基本上只投资面向消费者的互联网公司,因为只有这方面是我专业的,我也能给这些公司提供帮助。

我把自己在 LinkedIn 时候跟投资人要融资时候的资料都放在了网上,我也希望人们能够从中学习到一些东西。

对投资的判断其实更多是艺术而不是科学。你要看这件事能否对世界有很大的影响,如果是,你还得看这群人能否做成这件事。

我会看这家公司能否被人们记住。人们通常只能记住7个常用的手机应用,你这家公司的产品能否成为其中之一就非常重要。如果有机会,那就是值得投资。

新的支付系统

支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移动创造了很大的机会,但仍然很难。我看过几乎所有来跟我要融资的支付公司,但是投的很少。

在硅谷有这样一种说法,可能类似于有知的悲观,就是当你了解一个行业太多的时候,可能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你会知道做成一件事有多难,从而开始害怕去做。当我们做 PayPal 的时候对银行、金融系统等并不是很了解,就直接去做了。但是现在我很担心自己会错过下一个十年在支付领域的大机会。

PayPal Mafia

我们做 PayPal 的时候都还很年轻,PayPal 也卖的很早。所以那时候很多人在离开 PayPal 之后都创业了,因为我们都很有想法。我们经常直接给对方打电话,讨论新的东西或者问自己在做的东西。社交网络的力量就是让人们更快、更方便的解决问题。

当然,我们也经常一起吃饭,或者我们中间有的人办聚会的时候,那我们也都会去。

在 PayPal 的工作经历对后来的创业也很有帮助。一个人的人脉圈能够放大他的能力,比如找到合适的人、找到合适钱等。对我们投资者来说,我们会看大公司出来的人,因为他们有很好的人脉圈。没有一个很好的人脉圈的话,并不是说就不能成功。但是如果你有很好的人脉圈,那么对你的成功会非常有帮助。

商业模式

对于面向消费者的互联网公司,规模比商业模式更重要,尤其是社交相关的。很多时候规模起来了,再想商业模式就会简单很多。

我们的核心就是做好人们职业相关的东西,比如工作经历、职位等,我们一开始是专注在个人的,但是后来发现企业有这样的需求。其实我们面向企业的产品晚了两年才做出来,很早就有企业跟我们提建议想要这样的产品。

在 LinkedIn 我有这样一个说法,就是 Next Play,要想着接下来这部怎么做,就是明白未来要的是什么,这点很重要。心里有明确目标之后,就不会被用户的需求带乱了。

社交网络就是创始人

这句话是 Danah Boyd 最先提出来的,那个时候还是2005、2006年左右,我觉得这句话很有洞见。当 Mark Zuckerberg 做 Facebook 的时候,他的经历就到哈佛为止了,他很多时候想的功能都是为大学生而做的。我成立 LinkedIn 的时候已经有创业过,有在 PayPal 工作过,所以我想的更多的是如果让一个社交网络能对人们的商业行为有帮助。

这是创始人对一个网站的影响。

LinkedIn 对用户的帮助

我们希望 LinkedIn 能对人们有巨大的帮助,可能是在某段时间里特别有用。当然我们希望用户尽可能多的来,但是核心是,我们要让他们在上 LinkedIn 的非常有用。

硅谷如何看中国

我觉得硅谷一直关注未来、关注变革、专注颠覆。他们都很关注中国市场。我在 GreyLock 的一个同事完全不懂中文,但是他让自己孩子学中文。

至于那些 Copy to China 的说法,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把其他地方的行的通的模式搬到另一个市场,这是符合常理的商业行为。

我现在有7部手机,今天带了三部,其中一部是红米。不久前我在硅谷和雷军吃饭他给我的,我觉得这是很不错的手机,雷军也很棒。要了解 Android 的情况,使用 Android 手机是必须的。

对于 Linkedin,中国也是一个很大的市场。现在在我们只有英文网站的情况下,我们在中国已经有了300万用户,我们在很细致的了解中国市场。这是我第三次来中国,我计划以后常来。

Twitter 上市

我和他们都是朋友,也结合 LinkedIn 的上市,给过他们一些上市的建议。我觉得一家公司在融资的时候,很重要的是找到合适的投资人,让投资人能给你带来更多的价值。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