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道大数据——专访随视传媒首席执行官薛雯漪

damndigital_adsit-ceo-xuewenyi_2013-09

“雯云千态风光盛,浮云戏水泛清漪”,随性、亲和、自信、从容,不带一丝矫作、无需三千发丝飞扬,随意挽成髻,风情自流淌。一个女人,沉思而开朗,纵然不离感性的柔,也饱俱理性的韧,她就是随视传媒首席执行官薛雯漪。

她担任过安吉斯集团旗下安布思沛中国区CEO、中信大东宽带CEO、中电通信CEO、中国网通企业方案事业部总经理、UT斯达康全球管理部总经理,二十年来她华丽转身,从电信走向互联网,驰骋商场如疆场,伴随她的不只是名誉与荣耀,更是贯穿她一生事业的满腔热忱。

凤鸣朝阳,一举成名天下知

7月4日,北京随视传媒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公司(新三板)正式挂牌上市,成为登陆中国资本市场的大数据营销国内第一股。作为拥有中国领先数据营销的优化平台,随视为客户提供端到端的数据营销解决方案及优化服务,坚持自己采集数据、分析数据、解读数据,其战略目标便是成为中国大数据营销的第一品牌。

说到数据分析,薛雯漪首推易经算卦。大数据其实古已有之,作为“群经之首,大道之源”,《易经》中早已蕴涵着大数据的精妙。“易经、八字都是把很多的数据按照很多的维度细分到很多的小模块,当一个人具备所有模块时,就会勾勒出他的整体命运。”大数据营销也是一样的,随视做的只是把互联网上的时间、行为、交互信息等,分时间、分地域进行精分。“一系列细分下来,虽然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是如果我选择这些项目,我找到的这个人应该是我想找的,其实数据营销无非就是这样。”

说白了,神秘莫测的大数据就是把人群、用网行为、交互信息做分类,当分类细到一个程度时,企业可以非常精确地和消费者或潜在消费者沟通。互联网是个花哨的世界,时不时就会推出一些振奋人心、让人趋之若鹜的新名词,这让电信出身的薛雯漪不禁莞尔,“其实我们团队在很早的时候就接触了所谓的‘大数据’、‘云计算’,一些大型运营商早就这么做了。”

对于是否预测到大数据会成为流行,薛雯漪表示一切都是顺其自然,公司初创时并非目光如炬,“随视一开始的想法很淳朴”,其实就是想做个赚钱的生意。薛雯漪随后讲述了一个创业故事,美国当年有一个公司专门做批发流量的生意,也就是从大量网站上买流量,再重新打包做流量分类,批发给不同买家。这家公司在2006年被卖掉,其创始人恰巧是随视现任董事长George的旧相识,二人聊天时谈起了自己的发家史,George从中看到了流量商机。

“2006年的时候,垂直门户是很兴旺的,但是大部分垂直门户很多的内容是卖不掉的,大把的流量都没法兑现。我们完全可以批发过来,分类再卖掉,这可是个好生意啊!”薛雯漪强调生意就是将本求利,要做生意首先得确定市场有需求,并且需求是可规模化的;其次中间要有足够的利润,要有源源不断的供给,“然而薛雯漪在中国跑了大概六个月之后,发现中国跟美国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中国的门户网有强大的VC支持,所有的垂直门户都不愁钱,所以大家都不肯卖。”随视的初衷只是想做一个交易平台,没有做到很复杂,却在无意中就塑造了现在流行的广告交易平台Ad Exchange的前身。“当时我们发现批发这个东西自己做不了,只有依靠像搜索引擎这种大家伙才有机会控制流量、控制流量价格、掌握流量源头。如果要做流量的生意,或者是要在流量上通过细分流量赚钱,一定要跟一个大的搜索引擎合作,于是我当时去找了百度、谷歌和雅虎,后来决定跟百度合作。”

生意机会处处有,关键是你能不能做深做大了。虽然薛雯漪一再谦称随视并非那么有前瞻、有洞察,但是看得见别人看不见的商机,亦非俗人,正如京东商城前副总裁吴声评论随视,“随新而跃,视你未见”。

不忘初心,随新而跃洞察新视界

跟百度合作也并非一帆风顺,跟百度合作的四年里,不停有人唱衰,包括很多投资人都觉得随视太过依附百度、不够独立。随视一路拼杀发展到今天,名誉双收,薛雯漪无不自豪,“其实我们很感谢百度,要知道百度TV绝对不是个小Case,无论是对营销还是对系统、产品精度的要求,方方面面都很严谨、标准很高。”一做四年,随视积累了众多的赞颂与信誉,业界都知道随视是个很讲信誉的公司,是很能够支撑规模化商业解决方案的公司,同时也是一个很尊重合作伙伴的公司。

而关于外界认为随视在7年间调整了业务方向,薛雯漪则表示“不论是以前的百度联盟、还是新浪微博、腾讯微信、奇虎360,随视一直以来都在做基于大流量平台,用数据来做细分人群、细分行为的精确沟通或精准沟通,但因为媒体平台不一样,所以我们产生的解决方案是不一样的。”
随视亦能与时俱进,紧跟潮流,当开始做微博的时候,因为不同粉丝关心的话题各异,与品牌产生共鸣的点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是通过分析交互的信息,希望找到活跃的、忠诚的粉丝,那些跟产品或活动交互活跃的人,他是愿意成为品牌或活动的推手”,因此随视做了一套社交CRM体系,把人群的交互行为分类出来,通过私信通路来启动人与品牌之间的交互。

而到了微信上,随视依旧沿用CRM体系进行人群细分。在微信上,品牌与粉丝之间其实是品牌和会员、品牌和客户的关系,在这样的关系下,随视做的更多的是有针对性的活动。此外,随视开发了更多服务性和交互性的功能,如添加一个类似400的Call Center的客服功能,因为目前只有当客户主动打电话咨询时,客户与品牌才真正做到了交互。此外,随视也推出了一些机制激励用户间的口口相传,让扫一扫的功能变得更加灵活,使得企业更容易把它的消费者或者客户拉到微信上,提高客户加入微信平台的效率。

而随视现在与奇虎360开始合作后,发现其属于偏门户型的网站,虽然是导航,却越来越像个流量很大的门户,随视称之为智能门户,由于要跟信息相互结合,360不适合很强的高冲击广告,更强调广告与搜索内容的融合,进行更好的转化。

若要问随视是否变了,薛雯漪的答案是,“随视一直在变”。“随新而跃”,也就是跟随新鲜的东西跳跃,及时捕捉变化的脉搏。“在不同平台上其实我们开发的形式不一样,解决方案不一样,但是到最后,万变不离其宗,全都是在大流量平台里做人群细分,然后在这个人群中研究他们的使用习惯,激发他们的参与。”就像一章乐谱,在不同器乐上演奏,只是指法有差异,出来的还是同一首曲子。

顺毛捋狮,心中有数方能手中有术

狄更斯在《双城记》的开头写道,“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早已不是“江山代有新媒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了,从最初的门户网,到各类BBS、贴吧,再到人人网、开心网、QQ空间之类的社交化平台,以及之后的微博、微信,所有基于互联网媒体的大流量平台,都面临着商业化的挑战。微信超越微博也就是一年的事,便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以前主宰所有社交人群的QQ会不会杀回来都很难说。薛雯漪表示,“所有大流量平台都在非常强的竞争态势下变化着,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开始以后,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然而在不同大流量媒体上,不光说你会细分、会精准就行,你还要理解使用这种媒体的消费者的心理是什么,你最重要的是讨好消费者。让人惋惜的是很多企业对社会化营销趋之若鹜,只知埋头苦干却始终不得要领。工具没有错,但是怎么用好工具对于广告主是个绝大的考验。”

“在一个媒体平台里,要去想消费者是怎么看的,一定不要想广告主是怎么看的,你要是想广告主是怎么看的,你就是害了广告主,因为广告主大部分的时间不是去理解媒体平台上的消费者,而是去理解他的目标消费者,只是他用的也许不是对的方式、手段、通路。“像我们这种商业化的、懂大媒体平台、懂他们消费者的,还能利用我们的数据能力帮他们商品化的一个机构,在未来的十年当中很有价值。”

提到微信及其运营团队时,薛雯漪表示相当欣赏,“我很看好微信,微信是个强关系平台,人的活跃度非常高,它非常保护人与人之间的强关系,如果我不想加你,你是加不了我的。人与人之间是这样,品牌和人之间也是这样,只要有一方不愿意,这个事都是成不了的。因此做解决方案时,一定要维护这种强关系,而不是破坏这种强关系。”

不仅如此,“最让我佩服的一点,微信团队敢于Say NO”。新出的微信5.0对于企业账号推送信息数量有了限制,大大降低了每天高强度的信息流对消费者的冲击和干扰,薛雯漪认为平台本身没有问题,重点在于是否有良好的机制。以前我们在场院里看电影,在客厅里看电视,现在电脑到我们面前了,手机到我们眼前了,媒体的发展呈现出“由远到近”的趋势,这个时候媒体与我们距离越近,我们的反感越强烈,对打扰的忍受力越低。因此一定要理解媒体本身的属性与消费者的心理,通过交互的强关系产生更好的品牌体验、更高的品牌忠诚度、更多的消费量。

驾驭命运,女骑士驰骋雄性社会

当问及是否满意现在的生活状态,薛雯漪坦言,自己比较遗憾的是,由于高密度高强度的工作而没有时间要宝宝。车尔尼雪夫斯基说过,“既然太阳上也有黑点,人世间的事情就更不可能没有缺陷”。或许在薛雯漪看来,有缺憾的人生或许才是真正的完美。“有的东西想开了就好了”,“我天性就是这样,本身就是个工作狂,天天工作也不会厌烦,每天我都带着好心情上班,想着这一天要做些什么,做完之后就会相当有成就感。”闲不住的薛雯漪十分享受工作,在工作中她得到了满足,也升华了自己。“一停下来不忙就要生病,平时忙反而不生病”,她就是这么个“劳碌命”,前几年常常一熬就是几宿,半夜三四点还在给员工发邮件,好在年轻时当过运动员体质过硬,再忙也能保持精力充沛,就连她带领的年轻人也拼不过她。薛雯漪笑着回忆,“当时三十个清一色小伙子,跟着我出差,一周三四次,每去一次就有人病倒,我就再换一拨”。

历经多年的风雨砺练,薛雯漪对于人生的起起伏伏更加释然。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人的生辰八字注定了人的性格,但是后天也是可以培养和锻炼的,因此我们有了修行”。修行能够让人看到自己的本质,全盘接受并理解自己的好与不好,克服心里的一些纠结与魔障。修行让人能够把这些东西看开、放下。“很多东西未必能改,但是我们至少能接受它,如果能把自己的一些对外界不正确的互动模式做一些调整,那就更好。”薛雯漪承认了后天的能动作用,但更强调了先天的决定性,“有些时候驾驭人、驾驭资源、承受所有外界的东西,得看你本身承受力有多大。”男性从小被灌输了更多的责任观和社会观,女性则是被教导了更多的家庭观,对于想进入高层的女性们,薛雯漪建议不用太牵强,凡事量力而行,有时候把拯救世界的任务交给男人也并无不可。但是性格强悍、内心够强大,又很能驾驭资源、把自身的感性与沟通技巧用好的女性,出来驾驭驾驭也无妨。

一杯清茶在手,品其傲骨奇香,人生大彻大悟,只在细水流长,观她付出得到,悟她舍弃拼争,如精卫填海之痴,如曼殊食冰之纯。涟漪灵影,雯风留痕。




Have Your Say »

Required

Required, never publishe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